返回第7章 照顾他一夜  陆太太是朵黑心莲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她深吸了口气,跟着病床和医生一起去了病房。

    从他的病例单里,可以看到,他身上有三处刀伤,头部受到剧烈撞击,这肯定不是温乔茵的车能够撞出来的,因此就吻合她的推理了,他是被仇家追杀到荒郊野岭的,只是不幸在逃逸中还被自己撞了一遭,可以说非常可怜惨烈了。

    说心里没有罪恶感,是不可能的,任何人撞了人,都会慌得一批。

    医生走后,病房里就剩下他们两了,温乔茵没有照顾人的经验,便到护士站去要求请看护,可是护士说天太晚了,看护都回去了。

    温乔茵只好回到病房,也不知道怎么照顾昏迷的病人,就把他那身换下来的带血西装搜了一圈,结果,什么东西都没找到。

    怎么会连证件都没有带呢?

    她心里疑惑又无奈。

    夜间,他忽然发烧起来,温乔茵不会照顾,按护士铃叫护士,护士给伤者测了下体温,38.2,低烧不給药,叫温乔茵自己给他做物理降温或等烧上去了找医生开药。

    温乔茵见这个男人烧得眉头紧蹙,似乎很难受。心里过意不去,便去求问护士怎么做物理降温。

    护士简单教了她几句。

    温乔茵记下步骤,回到病房里,接来温水,然后把护士借给她的毛巾丢进水里,拧干,绕过心脏区,依次擦拭他的脑门,四肢,来带走温度热量。

    可是,毛巾刚刚碰到他的额头,就被这个警惕性极强的男人抓住了手。

    他并没有清醒,只是下意识出现了戒备状态,全身所剩无几的力量都按在她的手腕上,差点把她的骨头捏碎。

    温乔茵吃痛,皱眉低头,“别激动,我只是要给你做物理降温而已。”

    其实她是有能力掰开他的手的,只是他太虚弱了,她怕一使劲,会牵动他身上其它伤口。

    陆辞整个人烧得迷迷糊糊的,恍惚中听到有人在说话,是一个女人,声音很轻柔,但是他没有松开手,因为他不确定,这个女人是不是在说谎……

    温乔茵低语,“能听到我说话吗?你身上被人砍了几刀,还出了车祸,现在正在发烧,我给你做降温,不然烧上去了,就得输液了……”

    陆辞的睫毛颤了颤,手松开了,他不是放松警惕了,而是已经没有力气分辨了,体力完全透支,陷入了沉沉的昏迷……

    之后,物理降温并没能让他退烧,他不到一小时就烧到40度的高烧,两颊和耳廓都烧得红通通的,胡言呓语,温乔茵看得害怕,赶紧按了护士铃,值班医生和几个护士匆匆赶来,开始了一系列的检查,给药,输液,手忙脚乱……

    清晨六点半,陆辞的高烧退了,恢复了安静,冰冷的手脚也渐渐回温,睫毛颤了颤,缓缓睁开眼睛。

    先是一片模糊,随后一双明澈的眼映入视线,他看到一个恍若天使般的漂亮女人对他说:“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陆辞没有力气说话,眨了眨困顿的眼,再一次昏昏睡去。

    但他能醒来,已经让温乔茵松了一口气,只是她守了他一夜,现在整个人都很困倦疲劳。
本章结束,请点击下一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