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2章 坑爹的娃儿  重生后渣爹变成了忠犬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吴乘抱了抱拳,道:“在下吴乘,家住河间县,府中上有老下有小,今年二十三岁,妻子贤惠,身体如意。”

    花棠棠脸色变了变,掩饰掉失落。

    竟然是个已经娶妻生子的。

    这个人的名字倒是耳熟,只是她一时间想不起来。

    这时人群后挤进来一位剑眉星目的黑服少年,长发披散在身后,头顶束着一个紫玉冠,衣襟上绣着福鼠。

    胸前用金丝线绣着麒麟,脚上踏着黑色的靴子,周边用上好的丝线绣着,腰间挂着一块蟠龙玉佩。

    十三四岁的年纪,可是目光冷彻,器宇轩昂,走来之时,带着上位者的压迫感。

    面无表情的看着不足半人高的花棠棠,淡漠的道:“你方才说的银票是什么?能够当钱财用?”

    花棠棠见他气场逼人,一点不像虚心求教的模样,也不甘示弱,挺着圆圆的肚子高声问道:“你家娘亲是这般教育你和人家说话的?若是要请教,要低下头懂么?”

    少年听了这话脸色瞬间一黑,吴乘也是吓了一跳。

    马场里面的人哪里见过吴公子这么低声下气的,在看着少年更是心惊,这般的气场并非寻常人。

    吴乘连忙双手抱拳,对着花棠棠弯了个大大的腰:“还请姑娘解惑,我家主人也是想要知道您所说的是什么。”

    花棠棠小脸微红,其实银票出现在十年后。

    现在的大周朝还没出现过,众人一听银票这事儿自然觉得新鲜。

    她也知道自己说秃噜了嘴,想着打岔挽回,可没想到竟然还是被这小少年给提起了。

    不免有些不悦,小声的低估道:“还是你这个大人懂礼,不像这个小子这般无礼。”

    她向来骄傲,又被惯坏了了,管这个小子是谁,她也不怕!

    少年神色冰冷,可见怒意就在胸腔里,眼神不善的盯着花棠棠,淡漠一笑,冷声的道:

    “大胆刁民,竟然说我无礼,你这小贼,原本看你是个孩子,想着给你一些钱让你回去好交差,怕你后面的人为难你,谁知道你这孩子竟然敢如此大放厥词,口无遮拦,真是岂有此理。”

    “来人,将她带到京御司,朕要好好审问审问。”

    朕?

    敢问这天底下,有谁敢自称‘朕’?

    又让河间的吴家公子这般恭敬的,那也就是……当今圣上了。

    花棠棠愣怔在当场,周围已经跪了一地的人。

    少年得意一笑:“朕乃天命真龙,你怕不怕?如是你现在跪下,给朕行一个大礼,朕便原谅你了。”

    这身份摆明,暗处也涌出不少的护卫。

    大周自打开国以来,便是一片祥和。

    历代帝王出宫游玩的传说不少,先帝曾经更是在城中驾车,对于帝王出宫,那是见怪不怪!

    “我爹是大将军夏侯玉琼,我才不怕你一个小皇帝!”

    我靠!

    吴乘捂脸,这孩子莫非是出来坑爹的不成?

    但想到了什么……

    他小声的道:“其实陛下,大将军何等人,这战马……轻易不会丢。”

    还有一句话他没说。

    战马都是认主人的。

    看来这马是认识这孩子的。

    若是看在大将军面子上,这还真的不能抓她去衙门。

    更何况一个孩子,放就放了。

    “那是当然,因为是我爹让我拉出来卖的。”

    这种事情,一定得让夏侯玉琼这个亲爹发挥作用。

    买卖战马是犯法的,她虽然将这马的痕迹遮住,可要是查定然是能查的清楚的。

    她是知道这马场里有人有路子,这马一经转手,也甭管是什么来历,经过几方洗白,都是干干净净的。

    可要是现在就落在这小皇帝手里,那可就来不及洗白了。

    “战马?竟然是战马!可买卖战马是死罪,这夏侯将军就算是立下战功,也不能这么玩儿吧。”人群中响起一声惊呼。

    其实大家心里有数,里面买卖黑马的也不少。

    但是他们得在皇上面前表示:我们绝对是良民,我们都不做犯法的事情!

    花棠棠小脸上闪过一丝笑意,眸子闪了闪,道:“我爹爹这样的战马可多了,卖一个能挣好多钱,这不好么?”

    “陛下息怒,童言无忌,更何况她说的那个银票之法……”

    虽然他还没想到,但是用来顶替沉重的金银,那可是造福百姓的好东西。

    但是陛下到底年纪小,即便聪明如妖,被人如此挑衅,也挂不住威严。

    只是有些奇怪的是,今日陛下格外生气。

    “呵,朕熟读万卷书,还从未见过如此狂妄坑父之人,怕是贼子计谋,拉到大理寺衙门,严加拷问,若是细作,找出同伴,统统处死。”
本章结束,请点击下一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