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4章 是个男的都像那个挨千刀的  重生后渣爹变成了忠犬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花棠棠拉着花云菲回到屋里,猛地关上门,认真的说:“娘,我觉得我们是时候请两个粗壮的丫鬟婆子在院子里镇宅了。”

    “刚才那人真的不是你爹?怎么看你和他很熟一样?”

    想想又不对,棠棠出生的时候她已经和那混蛋和离了,怎么会熟悉?

    但是棠棠才六岁,又怎么会认识外面的小贼?

    又想了想,脸色瞬间不好了。

    “棠棠,以后不许随意跑出去玩儿了。”

    说着,拉着她进了屋内。

    只是这一晚上,俩人都没睡着,就怕那小贼卷土从来。

    花棠棠有些想不明白她爹为啥翻墙,以她对她爹的了解,他不是这样的人啊!

    花云菲想不明白那人怎么那么像前夫,那人也没这毛病啊。

    唉~可怜见的,她现在看个男的都像那个挨千刀的。

    第二天,花棠棠趁着她娘在梳头,扎好两个麻花辫就借口出门找隔壁小胖溜了出去。

    到了京御司,就看到穿着大红禽兽官服的长安令点头哈腰的将她爹给恭恭敬敬的送了出来。

    她小脸黑了黑,眸子更是闪了闪,有些不悦京御司的见风使舵,躲在石狮子后面捏着一块小石子,用在小胖那里抢来的弹弓,狠狠的对着他的脑门儿弹了过去。

    “哎哟——哪个该死的混蛋敢弹本官。”

    夏侯玉琼下意识的遮住长安令的视线,道:“太史令,本将军这就回去了,你也辛苦了一晚上,还得回去写案文呢吧。”

    “是是是,我倒是忘了,还有一大堆的事情要做呢。”

    得赶紧送这个大爷走,昨晚可是闹了衙门一晚上,这要是再留下来,他怕是得被扒了一层皮。

    花棠棠见他转身朝着将军府的方向走去,心底松了口气,正准备离开。

    忽然身后响起一串脚步,她还没来得及反应,后脖颈处一紧,整个人就被提了起来。

    “小丫头,胆子不小啊,竟然敢用石头子儿弹太史令!”

    男人的声音很好听,带着久经沙场的磁性,一双眸子如长夜星空,唇边带着浅浅的温柔笑意,可惜这幅柔情从来都不是属于她和她娘的。

    小脸恶狠狠的瞪着夏侯玉琼,小脚努力的踢着。

    但是男人生的高大,手臂也长,似乎对她早就有了防备,手臂伸的很直。

    夏侯玉琼看了眼挥舞小拳头的棠棠,眼底闪过一丝疑惑:“架势不错,看来有人教过,只是力度太小……”

    “那我也能踢的你脸色乌紫,像个大虫子缩在地上。”

    花棠棠得意一笑,其实这一招就是夏侯玉琼教她的。

    夏侯玉琼捏着她的脚,提着她脚朝着城西的牡丹巷子走去。

    花棠棠狠狠的挣扎两下,却见他眼底的笑意越发深沉。

    心底狠狠的一抽,这个老狐狸、是借着她明目张胆的靠近她娘了。

    完了完了,引狼入室了。
本章结束,请点击下一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