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1章 天庭遭劫  普普通通小牧童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江州城内,守在西城门边最大的酒楼,迎客居三楼的一个雅间中。

    张牧之和织女相对而坐,喜鹊和青牛则是在一旁,守着那被抓上来的江华侯府二公子。

    张牧之首先向织女拱拱手说:“多谢姐姐再次出手相救。”

    织女满脸傲气地点了点头:“不用谢,我出手是除魔卫道,可不是专门为了救你的,还有不要叫我姐姐,我和你可没那么亲密。”

    见到织女这傲娇的样子,张牧之也是不禁在心中发笑。

    你不是想救我,为什么妖邪一露面,你想也不想就出手呢?真是口嫌体直啊。

    表面上,张牧之保持着恭敬,依旧是再次拱拱手:“不管怎么说,我也算是受益了,所以谢还是要谢的。”

    说着,张牧之甚至恭恭敬敬地向织女躬身一拜,表达了自己的谢意。

    面对这种情况,织女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想要伸手去扶起张牧之,但却有觉得不好意思。

    犹豫再三,织女只能是故作镇定地说:“好啦,都说啦不用你谢,快点坐好,我们还有正事要说呢。”

    张牧之立刻正襟危坐,认真地聆听织女口中的正事。

    看到张牧之神情严肃,正襟危坐,颇有几分刚正气派,让织女一时之间看得呆住了。

    回想起前尘往事,似乎在织女的印象里,从没见放牛的有过这种气度。

    虽然看上去依旧是那身放牛装扮,但是少年郎唇红齿白,眉眼中透露出的英武气息,再加上严肃认真时,面容上透露出的那份刚正不阿。

    织女瞬间感到心中一阵小鹿乱撞,甚至心底不经意升起了一丝情愫。

    眼见着织女面若桃花,两腮浮现出一抹绯红,一双杏眼更是浮现出一份秋波。

    “咳咳咳……”

    喜鹊突然开口呵斥青牛:“你这青牛,就知道吃吃吃,这些可都是江州城上好的酒菜,你这么吃,吃得出味吗?”

    青牛本来正在趁机胡吃海喝呢,突然听到喜鹊的呵斥,一边咀嚼口中的菜肴一边闷闷地反驳。

    “哞,这些酒菜不就是让吃的嘛?凭什么你不让俺吃啊?”

    被喜鹊和青牛这么一闹腾,让织女顿时醒过神来,再看向张牧之的时候,见对方一脸平静地盯着自己。

    张牧之怎么会看出来,刚才织女那面颊绯红,杏眼之中满是春情的神情呢?

    不过,他并不打算去点破,所以假装什么也没看出来。

    织女调整了一下坐姿,好缓解刚才的一些尴尬,然后才认真地开口。

    “想必,你应该知道,天庭遭逢大难,所以我们才会被贬谪下界,实际上我们不是贬谪,而是被提前安排下界,躲避天庭的大劫。”

    这方面,张牧之倒是通过之前牵牛星碎片记忆,心中大概有了一些猜测。

    如今听织女亲口说出来,倒也算是印证了张牧之的猜测。

    天庭遭逢大劫,所以才会让牵牛星和织女星提前下界,躲避天庭的大劫。

    “那么,下界的神明,只有我们吗?”

    织女摇头说:“自然不是,下界除了你我之外,还有天庭各家的传人,是为了让我等有一天重聚,若是发现天庭真的倾覆,可以重建天庭。”

    张牧之接着问:“那,你除了找到我,可找到过其他天庭下界的神人?”

    织女摇头:“暂时没有找到。”

    张牧之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