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8章 青牛吐芬芳  普普通通小牧童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木精之气试图要逃走,但张牧之微微摇晃了一下牧笛,立刻又将木精之气给震慑住。

    在牧笛的震慑下,木精之气最终还是完全被降服,一个个仿佛乖巧的小娃娃,安静地伏在张牧之的掌心中不敢动弹。

    看了看变得乖巧的木精之气,张牧之捏起其中的一个,然后对座下的青牛说:“大青张嘴。”

    青牛扬起脑袋,然后对着天空张开嘴,张牧之便将木精之气丢进青牛口中。

    木精之气入口,青牛根本连什么味道都没能尝到,瞬间便消失不见。

    但是过了片刻,青牛张口发出了一声叫“哞”,喷吐出的一口气,竟然让路边小草迅速生长,并且很快挂起了一朵小白花。

    嗝。

    打了个嗝,青牛赶紧闭上嘴巴,刚才喷出那一口气产生变化,真是让青牛有些惊讶。

    接下来,青牛还真有点控制不住自己,接二连三地一个一个嗝打起来,从口中喷吐出一股一股的木精之气。

    原本只是一团木精之气,可似乎经过青牛体内水精的化解,似乎一下子变得有点多。

    嗝,嗝,嗝……

    一下一下不停打嗝。

    每次喷吐出木精之气,都会让周边的树木花草都疯狂生长。

    其中一口气,喷在被靠在路边树下昏厥宁采臣脸上,瞬间宁采臣所背的竹制箱笼发芽抽枝,甚至还开出了一朵朵小花,就连宁采臣头发上都生出一抹绿。

    不过,被青牛给喷了一口,还是让宁采臣很快从昏厥中醒了过来。

    慢慢地睁开眼,宁采臣首先看到的是不停打嗝的青牛,接着定睛去看,才看清楚牛背上的牧童。

    接着,宁采臣才算是终于彻底清醒,记起了自己昏厥前的一番遭遇。

    从地上爬起来,宁采臣整理了一下衣服,将头发上生出的绿色枝叶给拨掉,上前一步来到张牧之面前,恭恭敬敬地向张牧之行礼致谢。

    “采臣多谢小神仙相救。”

    还没等张牧之去回应,青牛已经先一步张口打了个嗝。

    张牧之微笑着拍了拍青牛,然后对宁采臣说:“先生不必客气,如先生这般读书人,修持浩然之气,其实即便我不出手,先生也不惧方才的妖邪。”

    宁采臣听了不禁有些脸红,他虽然是自幼读书习武,但要说对付妖邪,他其实没有那份胆量。

    否则的话,他也不会刚才被几具重新动了的尸体给吓得手足无措。

    伸手揉了揉撞在牛背上的额头,宁采臣尴尬地笑着说:“小神仙谬赞,采臣实不敢当。”

    张牧之接着问:“宁先生,不知道这是要去哪里呢?”

    宁采臣赶紧回答:“小生是去江州城参加秋闱的,如今新皇初登大宝,朝廷正值用人之际,吾辈读书人自然是要上进求取功名,为国为民奉献所学。”

    看着眼前这宁采臣言语行为,倒是和张牧之记忆中电视上的形象有着不小偏差。

    倒是和中,形容他为“慷爽正直”比较的贴近。

    宁采臣在回答了之后,接着又恭敬地问:“小神仙,您此行也要去江州城吗?”

    张牧之微笑着回应:“宁先生切莫称呼我什么‘小神仙’,我不过是一放牛小子罢了,此次也是贪玩,所以离家出来,想要走一走,看一看这世间之繁华。

    既然宁先生说这秋闱在江州城,想必江州城应该是个繁华地,那我便去瞧瞧热闹。”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