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7章 劫匪和书生  普普通通小牧童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颇有些熟悉劫道对白,还真让张牧之有那么点小小亲切。

    然后,那几个壮汉一步一步逼近过来,迅速将张牧之和青牛就给围住了。

    “老大,好像是个放牛的少年。”

    “这头牛好健硕啊,肯定非常美味的。”

    “就知道吃,这么健硕的牛,拉到集市去,肯定能卖个好价钱。”

    “对对对,这么一头牛,起码能卖个五两银子啊。”

    “什么五两?这头牛起码也要给二十两。”

    “哈哈哈,二十两,二十两好啊,够咱们兄弟吃上半年啦。”

    ……

    一群劫匪围住了张牧之,在那里肆无忌惮商量着,青牛拉去集市上能够卖多少钱,像是压根就没有当张牧之存在一般。

    此时领头的劫匪开口呵斥:“都闭嘴。”

    然后,劫匪头目看向张牧之说:“放牛小子,看你的样子,肯定也是身无分文了,把牛留下,老子今天便发善心让你活着过去。”

    青牛见此情形,立刻便有些忍无可忍,准备要开口喝退这帮劫道的浑人。

    可是还没等青牛开口,突然身后传来了一声义正言辞地呵斥声。

    “住手,这光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你等竟然敢行这拦路抢劫之事,当真是无法无天了。”

    听到突然响起的呵斥声,让劫匪和青牛都是一惊,然后一起扭头循声看去。

    但见一个白白净净,背着个竹制箱笼的书生一脸正色地走来。

    书生面相看上去俊朗洒脱,并且眉宇间颇有几分刚正不阿神色,一看便是个正直之人。

    只是无论是从样貌,还是从装扮上,都看不出书生拥有和劫匪正面刚的资本。

    张牧之端坐在牛背上,看了一眼书生后,轻轻拍了拍牛背,在青牛心神中提醒:待会出手不要留情,这几个劫匪身上有怨气,应该都有命案在身,死不足惜。

    劫匪们本来被呵斥,也都是有些心慌,但看到是个白净书生顿时全都放肆大笑起来。

    “哈哈哈,原来是个白白嫩嫩的书呆子。”

    “书生,你这一身看着挺富贵啊,要不你替这放牛小子把钱给了?”

    “那不行,一码归一码,咱们可是劫道的,书生要把值钱东西都留下,这头牛也要留下。”

    “对对,我们是劫道的,值钱的都不能放过。”

    说着,一个劫匪便持刀走向书生,看起来是准备要动手了。

    张牧之见状拍了一下青牛,示意青牛准备要动手,不要给这群劫匪放肆的机会。

    然而,就在青牛已经准备要动手瞬间,那书生突然大喝一声,挥出一拳将走到他面前的劫匪直接轰飞。

    接着,书生双目瞪圆,颇有一股正义之士的浩然气,用脚踢起劫匪跌落的刀刃。

    下一刻,书生步伐沉稳,丝毫不像是看上去那样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

    眨眼之间,林间拦路劫匪尽数成了书生刀下亡魂。

    把手上刀刃很随意丢下,书生正了正肩头上的箱笼,一袭白衫纤尘不染,还真的是气度非凡。

    在张牧之和青牛都有些错愕时,书生向张牧之拱拱手说:“小兄弟没有被吓到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