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5章 骑牛向东  普普通通小牧童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等织女带着喜鹊翩然离去,已经被妖火烧得奄奄一息的老牛,努力抬起头看向张牧之。

    “哞,你,你真的不是他吗?”

    看了看将死的老牛,张牧之眼神里没有丝毫的怜悯:“我是不是牵牛星,你都要死,这是你该得的报应。”

    火焰中的老牛张了张口,似乎是想要最后哀求一下,但突然火焰高涨将其淹没,没有给老牛开口机会。

    匍匐在池塘边,小黄牛眼睁睁地看着老牛被火焰给烧成了灰烬。

    在老牛被烧死后,灰烬之中有一颗看上去流光溢彩的珠子。

    在珠子的旁边,还有一块漆黑如墨的令牌,上面透露出一丝丝妖邪之气。

    小黄牛一对牛眼瞪圆了,但很快发现了张牧之座下的那头水精之躯的青牛,牛眼也瞪圆盯着那颗珠子。

    不过没等两头牛出手,张牧之先一步伸手将珠子和令牌都给收入手中。

    捏着珠子看了看,张牧之嘀咕道:“嗯,不错,这枚妖丹是个好东西,我先收着。”

    言罢也就不客气地揣进怀里,根本没有在意小黄牛和青牛眼馋的样子。

    收起老牛留下妖丹后,张牧之又看了看手上的令牌。

    令牌入手的感觉有些冰凉,同时从令牌上透出一丝丝的寒意,倒不是非常刺骨的那种,但却隐约有一种似乎要噬咬神魂的感觉,非常诡异。

    令牌的一面刻着“妖”字,另一面则刻着一个怪异狰狞的牛首。

    那牛首双目瞪圆,咧开的嘴巴里似有锋利獠牙,不像是一头牛,倒像是一头恶魔。

    在张牧之伸出手触摸瞬间,令牌上的牛首突然凸出,竟然张开满是锋利獠牙的嘴咬向张牧之的手。

    不过张牧之早有防范,眼疾手快地双指一下子捏住凸出令牌的牛首。

    刚准备要用力,将凸出令牌的牛首给拉出来看一看。

    哪知道张牧之稍微一用力,竟然将那牛首给直接拉断了,并且断裂后的牛首化为黑烟,在他的手上一拍两散。

    看着失去牛首图案的令牌,还有手上残留下的黑色痕迹,张牧之开口问小黄牛:“这令牌你可见过?知道老牛从何处得到吗?”

    小黄牛赶紧回答:“没有,这令牌我不曾见过,不知道,我爹从何处得到。”

    张牧之居高临下地看向小黄牛,冷声问:“真的?”

    面对张牧之锐利的目光,听到他那冰冷的声音,让趴在地上的小黄牛感到魂魄都颤栗起来。

    “真的,真的,小神仙,这令牌我真的没有见过,也不知道我爹他从哪里得到的,我爹这些年的算计,我只知道他想让我顶替您去骗织女,其他我真的一概不知。

    小神仙,求求您,求求您饶我一命吧。”

    张牧之盯着小黄牛打量了一番,手握着竹笛心神微动。

    就如同之前聆听到青牛心声一样,窃听到了小黄牛此刻的心声。

    这是牧笛的一种神奇力量。

    透过聆听小黄牛的心声,张牧之确定小黄牛没有欺骗自己,而且此时他确实非常的害怕。

    同时心中,不免还有那么一点点,对老牛死的愤怒,和对张牧之的仇恨。

    不过这在张牧之看来,实在是太过正常了,他不想去多追究,只是在小黄牛心神内留下了一缕暗示。

    把小黄牛心中对他畏惧放大,如此一来以敬畏之心压下心中仇怨。

    要不了多久,小黄牛应该会忘却仇怨,会选择更加安稳的生活度日。

    当然这种手段,倒也不是手握牧笛便能够使用,张牧之确定这需要对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