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20章 拂苏哥哥,抱抱。  鲛人弟弟又咬我了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花坊小径四溢满植的青草花香,林木枝条荫翳纷垂,投落下来的树隙光影恰好分了几簇拢住了拂苏的侧颜。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在用帕子慢慢擦拭干净沾湿指尖的殷红汁液。

    不笑的时候,鲛人少年轮廓线条过分冷硬明显,周身气场也寒冽。

    将手指擦干净后,拂苏也没看纪游鱼一眼,径自往前边走去。

    纪游鱼听到他总算迈开了脚步,这才接着往前带路。

    “师父之前不轻易带人来这儿的。”

    路走到一半,纪游鱼想了想还是忍不住跟少年提了一嘴。

    闻言,拂苏微偏了下头,目光像是很匮乏一样只在纪游鱼身上停留了一瞬,又不耐地敛回,轻勾的嘴唇偎着一抹显而易见的寒凉,漫不经心地问:“我不是大人第一个带过来的吗?”

    纪游鱼听到这话,觉得这家伙果然年纪小很容易被哄,不由轻轻笑着幻灭他的念想:“自然不是,你应该有从如练那边听说过顾太傅吧,以前每次到了花季,师父会经常带他过来赏花。”

    言外之意就好像是在告诉拂苏,他现在只不过是国师大人的新宠罢了。

    拂苏低眉沉思片刻,半笑不笑地颔首,“原来这样。”

    淡蓝的瞳眸轻闪着诡异的冷光。

    像是被切割开来的光片,略有一些尖锐。

    之后纪游鱼把拂苏带到了曲径尽头的花亭上,又让人备上了点心美酒。

    这时候,花亭另一边花团锦簇的小道上渐渐传来了小女孩清脆甜美的咯咯笑声,以及林微绪难得温柔哄人的声音。

    拂苏是在听到林微绪的声音以后才抬起了脸,随后就看到林微绪抱着一个四五岁大的小女孩走上了花亭。

    小女孩似乎很畏寒,几乎快被裹成一团小粽子,脑袋上还套着毛茸茸的鹅黄色帽子,被林微绪抱过来以后,第一眼就看到了容貌漂亮气质矜贵的拂苏。

    也因为一直在花坊里养病鲜少见过生人,这次不仅见到了国师大人,还见到了漂亮哥哥,小宝高兴极了。

    拂苏盯着小家伙粘腻地缠着林微绪脖子晃啊晃,形容尚未变化,眼底已是逐渐趋于幽冷。

    林微绪有注意到小宝不好意思的小模样,知道小宝是高兴的,便把小家伙抱到了拂苏跟前放下,摸了摸她脑袋教她,“叫拂苏哥哥。”

    小宝不怕生似的,奶里奶气的仰头望着拂苏,张开两只小手甜甜地唤,“拂苏哥哥,抱抱。”

    “不会抱。”

    拂苏没有丝毫的动容,冷脸拒绝。

    闻声,林微绪嗔笑似的撩了他一眼。

    就好像是问拂苏,那会在酒楼里抱着她脖子耍酒疯的时候不是挺会的吗?

    怎么现在又不会了?

    不过林微绪也没为难这家伙,把小宝抱上圆椅说:“不抱就不抱吧。”

    小宝被漂亮小哥哥拒绝后,本来有一点失落的,但是一听国师大人的话,就很有骨气的重重“嗯”一声,接过纪哥哥递过来的奶罐,自己两只小手抱着奶罐咕噜咕噜喝了起来,喝得小嘴巴鼓鼓的。

    林微绪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下来,正好是跟拂苏挨在一块坐的。

    拂苏注意到这一点,方才面色稍缓。

    “师父应该不着急回京吧?”纪游鱼一边给林微绪斟酒,一边随口问道。

    林微绪刚点了头要说话,忽然看到纪游鱼还想给坐在她旁边的拂苏倒酒,林微绪赶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