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488章 大结局  鲛人弟弟又咬我了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他就是觉得,我素日里就吊儿郎当的,不相信我是真的想跟你在一起,怕耽误了你。”

    林如练一边低声嘟囔着,像是自己也感觉到了沮丧,垂下脑袋挠了挠头。

    陈墨兮看着他,轻轻地笑。

    林如练以为自己听错了,一抬头,看到向来清高孤傲的的陈墨兮真的在对她笑,恰好此时暮霭渐冷,她脸上的笑意宛若一抹轻浅烟波。

    那样浅淡,却又撩人心弦。

    林如练怔忪着,下意识屏住了呼吸的。

    他听到陈墨兮对自己说,“不是。”

    此时廊道的过堂风拂来,挂在檐角上的灯笼吱吱嘎嘎轻晃,风一阵一阵的,将陈墨兮那身颜色冷淡的太医服袖摆吹得好不飘逸。

    陈墨兮挽起袖摆,抬起手,将手腕内侧的纹身印记,

    “我是北昭太子成殷安插在大秦的的细作,这个就是北昭细作的印记。”

    林如练的目光落在她手腕上的那一抹暗黑色印记,过了好半晌才冷不丁回神过来,怔怔地看着陈墨兮问:“你……你是细作?”

    陈墨兮点头。

    林如练心情逐渐变得复杂,“你……不怕我带你去见陛下吗?”

    陈墨兮和他对视着,并没有立即说话。

    林如练又不死心地接着问,“那你做过伤害大秦的事情了吗?”

    “还没有。”陈墨兮说。

    不知怎地,林如练立即就松了口气,眼眶微微发红地瞪着她,有些郁闷地说,“那你以后别做细作了,成不成?”

    “好。”

    几乎是在林如练话音刚落,陈墨兮就很平静地开口答应了他。

    林如练愣了好一会,伸出手,想要抱她,又怕太过冒失吓到她,正局促着,陈墨兮忽然上前一步,伸出右手轻轻搭在他后背上,低头埋在他怀里,抱住了他。

    她抱人的动作很轻,说话语气平缓,“不过,即便如此,我仍然认为,这种事不需要你兄长答允。”

    林如练被她猝不及防一抱,脸都红了,“可以吗?”

    陈墨兮从他怀里抬起头的同时,手轻轻拉住了他的手掌,说“可以”,又接着说:“少将军想跟我在一起这件事,只需要告诉我就行,并不需要别的人同意。”

    林如练气息有些作乱,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这一刻,心脏却又好像是满的。

    他终于鼓起勇气,低下头,小心翼翼而又诚恳地开口:“那,我想跟你在一起,墨兮,你可以答应我吗?”

    陈墨兮微微仰目看着他,片刻后,眼角轻弯,给到他的回复则是,很轻盈踮起脚,搭住他后背——

    以吻封缄。

    ·

    这一日,林清幽在花市买了些花,让祝可搬了一些回去,她自己最后捧了一簇小花,在准备打道回府的路上,不太巧的,碰上了皇帝的銮驾。

    林清幽捧着花退到了街道一旁,低着头本想等銮驾过去,却没想到等她抬起头时,却冷不丁看到了温承出现在她面前,注视着她。

    林清幽往后退了半步,很平静地向他行了礼,“参见陛下。”

    温承轻声说:“平身。”

    他看着林清幽,好像要从林清幽眼里捕捉出一点异样,但林清幽始终冷静,并没有半点慌乱。

    甚至于,她的眼里,已经波澜不惊,没有了半点爱他的痕迹。

    温承仿佛是被刺痛到了,目光纠扯了一会,不得不收敛回来,接着开口道:“清幽,你的辞呈,朕看过了,朕不想批准。”

    林清幽端庄地颔首道:“还望陛下恩准,避免微臣去找长姐帮忙。”

    温承呼吸微微一沉,他从林清幽不卑不亢的这句话听出来,如若他不答应她的辞呈,她就会去找林微绪出手帮忙,到时候……就由不得他答不答应了……

    温承感到心口狠狠抽痛,“清幽,你心里当真没有朕了?”

    对此,林清幽也只是垂眸道:“请陛下恕罪。”

    “好,朕……知道了。”

    温承看着她,艰难地说出了这句话。

    “谢陛下成全。”林清幽说完,淡然转身离去。

    她手里捧着一簇初生的花儿,阳光洒落下来,向往新生。

    此后再也没有回过头。

    而温承却被永远滞留在原地,心脏骤然发疼,眼眶渐渐变红,眼睁睁看着她走向人群。

    终于,离他越来越远,远到再也没有机会靠近。

    ·

    林微绪是在这一天快要过去的时候才发现拂苏真的不见了这件事。

    林微绪让许白带人去拂苏可能会去的地方都找了一遍,甚至也让骊南分头行动去找人了,但一直到深夜时分,都没有拂苏的消息。

    林微绪到底是按捺不住了,让许白看好小鲛宝宝,她亲自出了一趟门。

    她筛掉图纸上骊南他们已经找过的去处,正想着要去哪里找拂苏,忽然心里咯噔一下,这才猛地想起来了什么。

    她好像知道……拂苏为什么不见了。

    林微绪把城中几处河流都找了一遍,最后想到很早之前去过的永安山,在一处隐蔽山洞里边,得有一处活泉口……

    思及此,林微绪没有再做迟疑,当即骑着马前往了永安郡。

    只是,林微绪还是高估了自己的认路能力,再次来到那一处隐蔽的山洞,林微绪还没来得及找到那一处泉口,人已经先在山洞里边迷路了。

    林微绪点亮了随身带着火折子,却在幽暗曲折的山洞里越转越找不到出路。

    夜里山上又冷,林微绪这会儿怀着身孕本就体质脆弱,在山洞里边转悠了半个时辰不到,林微绪就觉得身体不太舒服了。

    加上火折子的火光渐渐黯淡下来,林微绪不得不靠在石壁边沿坐了下来,想要小憩片刻再继续找路。

    但刚坐下来没多久,林微绪模模糊糊的好像是听到了山洞不远处传来了滴答滴答的水声,在林微绪强撑着想要扶着石壁站起来时,窸窸窣窣的细响忽然靠近。

    火折子被吹得星火摇曳,等林微绪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被突然抱了起来。

    熟悉的气息让林微绪一瞬间安心下来,她下意识就伸手抱住了他的颈脖,鼻尖微动,嗅了嗅他身上那熟悉的气息。

    “微微——”

    比起在这之前平铺直叙的语调,拂苏这一声低沉的唤声饱含浓厚的情绪,但林微绪这会儿偏了重点,只知道把他抱紧,压根没注意去听他的语气变化。

    “微微,冷不冷?”拂苏在她耳鬓轻声问。

    林微绪能够感觉到拂苏的呼吸比以往还要重一些,贴在她耳廓,还有些缭乱人心的热意。

    林微绪下意识就应了一声,紧跟着,是拂苏将他身上的披风搭在了她身上,将她抱出了阴冷的山洞。

    一直到出了山洞,林微绪才发觉拂苏的脸色不太对劲,伏在银发间的一对鲛人耳微微扑动,并且流淌着深蓝色。

    这让林微绪不由得结合之前联想的可能性,惯性地摸了摸他的鲛人耳。

    拂苏两只鲛人耳扇动的频率立即发生变化,尤其是盯着林微绪的那一双的蓝眸,逐渐幽沉,仿佛要人溺进深渊里。

    林微绪趴在他颈边,很清楚感觉到他扇耳拂过脸侧,冰冰凉凉的触感。

    忍不住低声问,“拂苏,你是不是fq期到了?”

    拂苏说“嗯”,竭力克制住自己,很小心抱着他的孕妻下山。

    林微绪还是觉得冷冷的,轻轻吸了吸鼻子,带了一点鼻音说:“那你跑出来,不知道我会担心吗?”

    “不想伤害微微。”拂苏缓缓说。

    林微绪愣了一愣,忽然终于是反应过来了哪里不太对劲了……

    林微绪从他怀里支起身,搭在他后颈的手往下,很快就碰到了他的后颈鳍骨。

    是和从前以往一样,已经完完全全恢复过来的。

    林微绪仰起头,微微张开唇,几近是衔住他鲛人耳边沿,低声呢喃,“拂苏,你的后颈鳍骨,是不是完全长出来了?”

    拂苏脚步略微一顿,颇是低沉地应了一声“嗯”。

    下了山以后,拂苏不想林微绪过于颠簸,便在永安郡找了一家客栈就寝。

    拂苏让店小二准备了暖火炉以及热水盆,亲自服侍林微绪洗漱。

    林微绪坐在床沿边,挺不好意思的,看到拂苏突然又变回了过往的温柔态度,她自然是欢喜的,眼看着拂苏起身要出去,连不迭伸手扣住了他的手。

    “不准走。”

    拂苏转身回来,深蓝的眸压抑住了什么,缓缓开口说,“微微,我出去一会,再给我一点时间好吗?”

    “你……”林微绪面色微赧,仿佛是知道他要干什么去,嘴唇动了动,终于硬着头皮说,“在这里就好。”

    不等拂苏再开口拒绝,林微绪把他拉到了身侧,微微低头贴着他手臂,特别小声迅速说,“我帮你——”

    拂苏眼眸微微一暗。

    ……

    翌日清晨,林微绪醒来的时候,发现拂苏并不在身边。

    她担心拂苏又出什么差池,很快起身推开门,到了楼道往下一看,正好撞见拂苏端着早膳上楼来。

    拂苏看到她外衫没穿整齐就出来了,轻轻皱了下眉头,走过来拉着她的手回到了房间里。

    在拂苏的盯视下,林微绪只得老老实实穿好了衣衫。

    林微绪穿戴整齐后,刚想跟拂苏说什么,一抬头发现拂苏还在盯着她的唇看,林微绪一下子联想到什么,颇有些愠色地瞪了他一眼,“你还看——”

    拂苏被她一斥,这才回神过来,缓缓眨了眨睫毛,敛了目。

    吃过早膳后,拂苏就雇了一辆马车,和林微绪一同回京。

    路上,拂苏时不时看一眼林微绪的唇,过了没多久,终于忍不住把她搂进怀里低声问,“微微,需要补充灵息吗?”

    林微绪哪里看不懂他的眼神意味,耳廓微微泛红,刚想拒绝他,但不知怎地,就在这时,腹部传来了隐隐的阵痛。

    拂苏一看林微绪蹙起了眉,气息也变得不规律了,顿时察觉出了不对劲,手轻轻覆在她小腹上,开口问道,“怎么了微微,不舒服吗?”

    林微绪翁声说,“不知道,感觉肚子很疼。”

    拂苏拧眉一算,“应该是取孕珠的时间要到了,我先带微微回国师府,再让人去找圣医过来一趟。”

    尽管拂苏心里很着急,但是又怕林微绪不稳定,只能让车夫平稳行驶。

    好不容易抵达国师府后,拂苏抱着林微绪回到沐园之前,立即就让许白去找圣医过来。

    因为在这之前拂苏就已经安排提前安排了圣医在长安街住下了,许白很快就从长安街那边接到了圣医,把状况如实禀报了圣医后,圣医立即就跟着许白赶往国师府了。

    等圣医赶到国师府的时候,林微绪在拂苏的安抚下,除了脸色有些发白,已经渐渐得以平复了下来。

    林微绪半卧在床榻边,拂苏守在她身边,而小祉骄则同样睁大着眼睫,一对浅蓝的小扇耳扑啊扑,很紧张地趴在榻边,一副生怕林微绪出什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