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8章嘲笑  医妃,王爷枕上撩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薛湄把珠算的方法,告诉了刘忠德。

    刘忠德是会算账的,一教就会。他亲自试了试算盘,发现的确很容易,比沙盘要好用太多了。

    这算的更准。

    如果账房先生都用此物,以后请账房先生怕是会容易很多,因为珠算出错比沙算少很多。

    刘忠德的眼睛,已经放光了。

    “此物最厉害的,就是它能算更庞大的数字,也不会出错。贵商铺买卖大,分号又多。有了珠算,您刘掌柜一个人查七八家铺子的账都不费事了。”薛湄又道。

    刘忠德已经心动不已了。

    薛湄继续道:“此物是我今天做的,珠子还是买的现成佛珠代替,一切都很粗糙。我把此物的制作方法、使用口诀,都卖给您,您出二万两,意下如何?”

    刘忠德稍微清醒了点。

    他看着薛湄,有点为难。

    东西的确很好用,他以为花个十几两银子买下来,不算什么的。

    “这……薛小姐,您这贵得离谱了。”刘忠德为难道,“只怕是值不了这个价。”

    “那您何不去问问安诚王爷,看看他愿意不愿意给这个价钱?”薛湄微笑,“您不要,那我去卖给其他商家了。”

    刘忠德大惊失色。

    他吃惊的,不是薛湄威胁他要此物另卖,而是她说出了安诚王爷。

    摘玉轩背后的东家,是安诚郡王萧明钰。

    萧明钰乃是当今圣上的亲侄儿。他私下里经营这商铺,是与民夺利,皇帝并不赞同。只是,他每年交大量的税金,又给皇帝、皇后和太后大额的孝敬,皇帝这才睁只眼、闭只眼。

    皇帝也要用钱的。

    若是动用了国库,御史们不停弹劾、吵闹,皇帝也头疼;而皇帝的私库,进项也是有严格的标准。

    因此,安诚郡王的孝顺费,是名正言顺的,御史们也不能说什么。

    此事到底不能放在明面上,因此安诚王爷很低调,也叮嘱商铺里的所有人,全部都要低调行事。

    谁若是仗势欺人,把事情闹大,他便要将人打出去,重重责罚。

    这些年,知道摘玉轩是安诚王爷产业的人不多。

    这薛小姐一口道破,让掌柜的吃惊不少。

    “刘掌柜,您不必震惊。怕是您也不知道吧,安诚王爷与我大哥薛池是故交,他时常到府上看望我大哥。”薛湄解释。

    这话不假。

    她选择摘玉轩,也是有这个缘故。她刚刚穿越过来,去大哥的院子,远远瞧见大哥和一男子在门口的凉亭里说话。

    薛湄的大哥薛池,十六岁时挨了一箭,射中了他的大腿。箭上有剧毒,只能整条腿被锯断,保住了他的命。

    这个年代没有麻醉药。

    薛湄一想到大哥那条腿是好生生被锯断的,想到他清醒听到骨头被锯的声音,就毛骨悚然,觉得薛池太可怜了。

    当时他是怎么忍过来的?

    自从断了腿,薛池成天闷在屋子里,只偶然被小厮们抬着,在门口的凉亭里坐一坐,晒晒太阳。

    薛湄有个人终端作弊,又有空间,她当即停住脚步,利用个人终端里的扩音器,听到了大哥和安诚郡王在聊生意。

    安诚郡王就说到了他的摘玉轩,最近生意挺好的,只是皇帝每年问他要的钱越来越多,他有点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