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三章 深渊  极夜行动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秦罗最后还是在南宫夜雨宿舍过夜了,马修在交代清楚一切有用资料后就被两人赶走。

    他在沙发上躺了一晚上,心中思绪纷杂。

    两人就这么熬到了破晓时分,秦罗看上去倒是精神,但是南宫夜雨的黑眼圈比以前更大了。

    虽然某人很希望会发生些什么,但可惜的是秦罗除了是伪生人,还是实实在在的钢铁直男。

    秦上尉穿上衣服,把手枪揣上就安静地离开宿舍,临走前还贴心地烤了块方包放在桌子上。

    这只是他对南宫夜雨愧疚的一种表现罢了,他觉得自己对不起她,仅此而已。

    离开宿舍大楼,天气有些冷,他只好默默调高了机体温度沿着街边向公园方向走去。

    跟着那支队伍去界河是唯一的方法,哪怕他知道这是打着找标本的旗号去冒险,实际风险要高了几十倍不止。

    但他别无选择。

    凌晨时分的基地形成了强烈对比,科研部大楼永远都是灯火通明,疗养院则截然相反,那是个忧郁的地方。

    经过疗养院郁郁葱葱的花园时,秦罗忍不住多看了两眼,他以前也在里面住过,原因是心理创伤。

    毕竟整个班组全军覆没,所有队员惨死,即使是块铁都会受伤的吧。

    天色很阴沉,这大后方看上去还好,接近废土的地方不开探照灯甚至见不到十米远开外。

    基地公园是一个类似小树林的地方,曲折的小径让它成为了幽会热门场所,同时也是联邦黑市的所在地。

    这已经是半公开的秘密了,作战旅高层和狩猎者高层有自己需要的物资,联邦分配不一定准确,每年的战损很多时候申报到总部都会下落无踪,所以一个联邦眼皮子底下的黑市就这么慢慢建立起来。

    “秦上尉。”

    身后突然响起了熟悉的声音,秦罗叹了口气,转过身果然看见了马修。

    这家伙还真是纠缠不休啊。

    “早,找我有什么事?”秦罗把甲级狩猎者的徽章挂到胸前,这样会方便点。

    “您也是去买东西么?”马修搓了搓手。

    秦罗没有回答,自顾自地继续走着,马修见套不到什么话,只好在后面补充了一句:“明天晚上九点在总部作战大厅集合,林煜老板会提供常规装备,至于还有什么要买但是经费不足的可以联络我。”

    秦罗点点头,马修加快脚步从前面跑开了。

    走到基地公园,秦罗想了想,还是直接穿了过去,现在黑市人还不齐,去了也没意思。

    公园的后边是一个极为宽广的山坡,一间间破败的木屋立在地上,仿佛随时要像骨牌一般悉数倒下。

    这些房屋里面都放满了各种零件,乱七八糟的杂物堆积如山,和不远处的基地呈强烈对比。

    几乎每一个来过这里的人都会问,这是什么地方?

    但没人可以说的清。

    秦罗是知道一点秘辛的,据说这山坡下埋葬了历代战死的顶尖伪生人,这些半机械战士被妥善收藏,然后埋入地底。

    而住在山坡上,不问世事的这批人,名曰守墓者。

    他们在等待什么,但这就无从知晓了。

    一路往木屋群深处走去,这里安静的出奇。偶尔有在古井打水洗衣的人类女子都没有看他一眼,似乎完全不感兴趣。

    秦罗走进看起来比较好的一间砖房,门上用油漆歪歪扭扭刷了杂货店三个大字,窗户玻璃肮脏到看不清里面有什么。

    坐在屋里的老头看到秦罗时格外热情,吱呀一下推开门招呼他进去,两个眼睛眯出了皱纹。

    “老汪头,给我两具人类尸体。”

    “哟,去界河?”

    老汪头还是一幅笑眯眯的样子,“那地方可不得了。”

    他从桌子上随手撕下两张草纸,在上面唰唰地写下一行字,“还要点什么?”

    “深海链勾。”

    “好。”

    秦罗想了想,“然后给我一把手炮。”

    “你的判官不够用?那东西劲老大了,翼蜥都给你打个对穿。”老汪头指了指秦罗腰间的狩猎者制式武器,五发转轮式判官手枪,弹巢里面装了特制子弹,这是专门给异变生物准备的。

    “不行。异兽归异兽,安卡尔可不能忽略。”秦罗说道。

    “界河见不到安卡尔吧。”老汪头眯了眯眼,若有所思。

    “鬼知道那雾里面有什么。”秦罗道,“算下价格吧,我明天就走了。”

    老汪头从桌子抽屉里取出算盘,枯枝似的手劈里啪啦拨弄着珠子,片刻抬头:“1500。”

    “这么贵?”秦罗眉头拧成了一团,“那我去公园问问吧。”

    老汪头很迅速地拽住了秦罗的袖子,“1400。”

    秦罗拔腿就走。

    “1000!”

    “成交。”

    老汪头恨得牙痒痒但是又无可奈何,拿着草纸就往屋后走,“你等我下,我去取东西。”

    秦罗注视着老汪头离去的背影,其实有几分疑惑。

    这个老头子都不知道活了多少年了,在他这里什么都能搞得到。

    他似乎很缺钱,当然,如果你愿意用源能去抵债他也无比欢迎,但这些东西他拿去有什么用?

    环顾四下,就这破屋子和摇摇欲坠的家具,这钱难不成都去进货了?

    那他图什么啊,这一辈子就不断地做生意?

    老汪头从屋后出来了,一手在肩膀上扛着两个大麻袋,一手拖着粗壮的金属链子,背上还挂了把枪,走路的时候发出刺耳的刮擦声。

    把东西丢在秦罗面前,“尸体是死刑犯的,保证没毛病,都保存的很好。”

    然后把足足十五米长链子的链子搁地上,“这个我建议你迟一些再来取。”

    最后把口径巨大,形象酷似老式双管猎枪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