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章 马修  极夜行动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你叫我什么?”南宫夜雨猛地抬头。

    “夜雨。”

    南宫夜雨挑了挑眉毛,没有说话,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

    秦罗很累。在班组彻底解体的一年间他断断续续,或是单人,或是和阿洛克一起,执行了十几个危险程度A级的任务。

    他们疯狂地狩猎安卡尔,只为了向总部证明自己的价值,证明01狩猎班组还有存在的意义。

    但现在证明这都是徒劳无功了,阿洛克在塔尔夫山脉的失踪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至此01班组彻底从历史长河消失。

    不知道要和南宫夜雨说什么好,便只能再次叮嘱:“别和十二号行政区的人走太近,界河的凶险可以让一整支作战旅葬身河中,这些人根本就不懂界河代表什么,那么多条路可以去乌尔城却偏偏要走界河流域,我觉得这件事不简单。”

    “知道了。”南宫夜雨安静地点了点头。

    秦罗看着眼前二十岁出头的年轻女孩,又想起了五年前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

    那时候为了迎接班组第一个后勤官,十二个人都在门后列队欢迎。结果南宫夜雨走进来的时候秦罗问了句:“你妈呢?”

    然后整个大厅就安静了。

    他当时刚从前线赶回来,根本没心思查看后勤官的资料,看到这么个十五岁小女生第一反应就是后勤官的女儿。

    虽然后来南宫夜雨展现了非凡的天赋,但是那一幕至今还刻在两人心底。

    这是01班组最深的秘密,只是现在守住秘密的只剩下两个人了。

    当初秦罗很清楚跟南宫夜雨说过,两人是明确的上下属关系,但不知为何在漫漫岁月中随着她每次维修时的骂骂咧咧,这些年早已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

    有时候南宫夜雨会说,秦罗就是自己在外面吹牛的材料,但秦罗不会告诉她其实偶然间在街上碰到南宫夜雨的时候,面板早就把南宫夜雨说的话都反馈给秦罗了。

    没有南宫夜雨,秦罗早就死了无数次。

    秦罗闭上了双眼,这段时间总干觉不太舒服,眼前的面板不知为何给他一种奇特的陌生感,可这明明是自己的主脑芯片。

    之前在塔尔夫山脉服用完液化源能后记得系统给出了一个反馈——代码结构错误。

    那些源能很快融入了自己的体内,但是秦罗惊恐地发现,自己源代码正在发生变化。

    也就是说自己的芯片开始发生变化了,而那管液化源能,有问题。

    这件事他谁都没说,因为液化源能是阿洛克放进去的,但是他相信阿洛克没理由会故意这么做。

    “夜雨,我要睡一会。”

    “嗯?”

    “稍等片刻。”

    找个舒服的姿势,秦罗把意识完全沉进主脑芯片的代码中,寻找出错的环节。

    其实在更久以前他就发现自己的主脑代码似乎和别的伪生人有些不同,而那管液化源能直接让这一点点不同被放大。

    秦罗决定仔细看看发生了什么,他相信如果真的有问题话南宫夜雨是有足够能力去解决的。

    南宫夜雨看了眼椅子上的秦罗,抱着膝盖缩在沙发上。

    偶然扫过的探照灯光柱从窗外刺入,秦罗的影子被拉得极长,看起来越发萧然。

    秦罗这种突然陷入关机状态以前也发生过,她知道秦罗是在检查芯片,他是一个谨慎的伪生人。

    宿舍里的确很乱,但她这一年来都没有心思去收拾。

    父亲非常忙碌,知道她不会回去参政后就基本没有理过她了,五年前跑去成为后勤官也只是赌气下的离家出走,但在帮第一个士兵疗伤后她找到了自己的归宿。

    她永远都不会告诉秦罗他在她的眼中是什么模样。

    秦罗就是一个庇护所。

    即使父亲是行政区总长,他也不能随意插手军务,更不能强迫一个狩猎者班组交出后勤官。

    这就是为什么她会愿意跟着秦罗打架,喝酒,然后跑到边境要塞过苦日子。

    门铃在这时候响了,南宫夜雨吓了一跳,习惯性地把秦罗的手枪拎在手里才走过去。

    这是秦罗教她的第一件事,你永远都不知道敲门的是人还是怪物。

    “我找秦上尉。”

    门外传来沉厚而陌生的嗓音,“我是十二号行政区车队护卫长,马修。打听到秦上尉在这里就找来了,有事需要和秦上尉谈一谈。”

    南宫夜雨把门拉开一条缝,口径颇大的判官手枪瞬间顶在了来者的脖子上。

    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