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6章 被震断的丝线  禁忌之炼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克罗索教堂正厅。

    身穿黑色风衣,手持盾形银牌、脚踏皮质长靴的金发女士,低头坐在祷告长椅上。

    “塞壬,过了正午,我必须要去西尔维拉街。”

    “凡妮莎阁下,警察局不一定有您想要的消息。”

    “不能再这样盲目寻找!光照会那些蛀虫们,已经公开宣布接纳塞尔苏斯,如果那东西被他送给光照会,恐怕会引起骚乱!”

    “可是......”

    “没有可是,至少得拿到东部最近发生的诡异事件报告。塞尔苏斯这家伙,以前最喜欢装神弄鬼!”

    “好......吧。”

    还未等身穿教士长袍的下属作答,金发风衣女人突然坐直身体,一对碧蓝色眼眸凌厉瞪向正厅二层的玫瑰窗。

    “谁!谁在偷窥!”

    悦耳却饱含威严的女声响彻大厅,牛油蜡烛的烛影似乎都凭空被压低三分。

    噗噗...

    翅膀煽动的声音从玫瑰窗外传来,一只夜枭从玫瑰窗外扑扇遁起。

    教士长袍吞了口唾沫,小声道。

    “阁下,是夜枭。您已经三天没有休息了!”

    金发风衣瞪了属下一眼,没有开口,算是默认过度敏感,她挥了挥手中的盾形银牌,放回衣兜。

    转身从大门离开。

    等正厅重新恢复平静。

    站在走廊尽头的克劳德小心翼翼地挪动脚步,碎步返回小屋。

    跳回床上,他紧张的打开铜制怀抱。

    6:24分。

    还好,还有半个小时。

    刚才那道威严的女声,吓得他连呼吸都几乎停滞。

    他将烧瓶摆在桌上,突然发现,烧瓶中的透明小人身体扭曲,似乎也陷入某种痛苦。

    难道也是被那道声音吓得?

    克劳德摇晃发闷脑壳,躺在床上。

    心底,模糊声音响起。

    “克劳德,他们刚在说什么?”

    陆离强忍着脑部刺痛,分散出几缕精神丝线问道。

    “好像是塞壬教士与一位女士交谈,大概是在寻找某种东西,她准备今天去警察厅询问......”

    克劳德将听到的对话按照陆离教导的方式翻译完。

    陆离坐在烧瓶中沉思。

    咋一看,稀松平常,没有任何的隐秘信息。

    但陆离清楚,事情绝对不像表面上看到的。

    就在刚才,他分出精神力丝线透过玫瑰窗,想通过丝线侦查。

    但精神力丝线刚从体内投射出去,靠近玫瑰窗,就被一道女声撕扯破灭,并且断裂的精神丝线竟然有被灼烧的感觉。

    那绝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

    陆离十分肯定,那个女人,绝对不正常。

    她能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力丝线,所以才有那声叱喝。

    原以为这是一个平凡的旧世界,却没想到无意间竟然发现这世界中拥有诡秘力量的人。

    想到这里,陆离看向少年,问道。

    “克劳德...你知道那种拥有神奇能力的人吗?”

    神奇力量?

    克劳德听的迷迷糊糊,似乎并不能完全理解烧瓶小人口中的神奇。

    “就是拥有常人没有能力......比如像我这样的......”

    陆离伸出透明手指,指向自己,然后抬起头等待少年回答。

    克劳德抓耳挠腮想了半天,只想到一个父亲曾经醉酒后的故事。

    那是他父亲约翰威尔还在海上当水手时,有一次在风暴中遇到体型大过船的乌贼。

    乌贼触手捆住船只,差点将所有人都杀死。

    危机时刻,一艘诡异黑船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