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20章 不是感动哭了吧  结婚选我我特甜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丁朵带着安风踏进一家造型新奇门脸儿精巧的餐厅。

    黄木雕刻的门楣和门槛,富于古朴韵味儿的小桌和长条凳,旋转小吃吧台在视线里缓慢的转动。

    安风看着墙上挂着的雕版式的菜单和四周橱柜上摆满的各种民国旧俗旧物,心知这里消费肯定低不了。

    热情的服务员招呼他们坐上了二楼靠窗的雅座。

    丁朵连菜单都不用看,也没给安风点菜的机会,上下嘴皮子巴巴的一碰,点了一桌菜。

    个保个的硬菜,唯一的一道素菜还是海参凉拌杏鲍菇。

    安风都惊着了,纳闷儿的问:“今儿怎么个情况啊?”

    丁朵笑得特得意:“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等菜都上齐了,有服务员推着餐车进来,端起一个双层的派甜坊乳酪生日蛋糕,小心翼翼摆放到桌子正中间。

    安风一看就愣了,沉默了。

    蛋糕上面立个小牌子,清清楚楚的写着:安风,生日快乐!

    今天是他生日。

    丁朵兴致勃勃的插上蜡烛,点燃后,面朝安风弯着眉眼笑:“生日快乐!”

    安风闷声不响的听着丁朵给他唱生日歌,心里酸的,甜的,苦的,涩的,种种情绪最后汇聚成一团陌生的暖流,奔涌着泛滥……

    丁朵张罗着让安风切蛋糕,挑着最漂亮的位置盛到安风的碟子上。

    安风慢条斯理地尝着香甜的乳酪蛋糕,品着眼前笑颜如花温存静好的人。

    好菜配好酒,知道安风明天上午没有工作,丁朵直接开了一瓶辣口回甘的茅台。

    俩人一盅一盅痛快的干。

    话说的越多,酒喝得越快。

    安风喝得耳朵和脸颊发红了,问:“丁朵,你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生日啊,还特意给我过生日。。。。。。”

    丁朵说:“我看你身份证了,要不是今天碰巧看见,你今年的生日就得直接翻篇了。”

    安风的眼神儿黑幽幽的,深不见底:“我这都多少年没张罗过生日了,今天谢谢你了,真的,我挺感动的。”

    丁朵眯眼笑道:“没事,跟我不用客气,我是你女朋友,应该的,以后我年年都陪你过。”

    几两白酒进肚,安风把红通通的脸埋在手里,用力搓了搓,一颗心软的跟被水泡了似的,不知道说什么。

    丁朵没心没肺的凑到安风身边,伸手拍了拍安风的肩膀:“不是感动哭了吧?”

    安风垂眼道:“那不至于,我就是觉得你挺好的。”

    丁朵笑呵呵道:“知道我好,你就好好珍惜呗!看这可怜的。。。。。。哎,为什么你一直不张罗过生日啊?”

    安风说:“以前我爸妈活着的时候,都是他们惦记着给我过,后来他们出意外死了,就没人帮我张罗了。”

    安风的鼻音浓浓的,声音像是从雾水氤氲的眼底蓦地流了出来,让人心疼。

    丁朵也不知道是不是酒精作祟,此时此刻望着安风,满心里只想着把这人紧紧抱在怀里揉一揉,哄一哄。

    她有点受不了看着安风这样偶尔无意间流露出的脆弱无助。
本章结束,请点击下一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