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23 焦急的等待  妻心似刀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时间,度秒如年。

    我和父亲一直守在手术室大门外。

    期间,签了两次病危通知书。

    每签一次,沉重的内心就仿佛多一道枷锁。

    母亲还在里面没有出来,我不知道里面什么情况,还需要多久。

    我只能在外面等着,祈求老天爷让我母亲活着出来,除外,帮不上任何忙。

    我甚至在想,如果我以前去学医多好?有了医术,就可以给母亲治病。

    人有两大痛苦,第一就是在手术室大门外,等着亲人出来。第二,赚不到钱。

    两个痛苦,我都占据齐全,或许,这就是混迹在社会底层百姓的通病吧。

    就在这时,手机铃声响起。

    我一看,是老婆打来的,赶紧接通。

    “凌海,你妈的病怎么样了?出手术室了吗?”

    “还没……”我开口道。

    老婆居然打电话过来问我母亲的病情,我还是非常高兴的,至少证明老婆不是冷血动物。

    实际上,老婆是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嘴上说着不治,最后还是拿钱出来了。

    除去她背叛我这一点,我认为老婆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不和她摊牌的原因。

    只是,有些时候,老婆过于无理取闹,可在她优点面前,都不值一提。

    “还没出来,这都快三个小时了,你确定你妈只是伤口的肉坏死?”老婆发出质疑。

    “我不知道,医生还没出来,护士也没告诉我原因,签了两次病危通知书了。”

    实际上我也怀疑母亲的病情,按理来说,只是伤口的肉坏死,早就该出来才对,毕竟这也不是要命的病情。

    要么母亲有别的病,要么医生手术出现问题。

    我知道,现在不该质疑医生,可人在着急的时候,往往都会朝坏的方向去想。

    “你别急,等我回家,到时候过来陪你。”

    “你不是在家吗?”

    我有些疑惑,刚才去取钱的时候,老婆都在家里,听她口气,似乎没在家了。

    “昨天的闺蜜又约我去逛街了,你放心,我没喝酒,现在已经在回家的路上,大概还需要十分钟到家,我回去收拾一下就过来。”老婆在电话中说道。

    “行!”

    我挂断了电话。

    从身上拿出一包烟,自己一根,递给父亲一根。

    然后走到窗口,将烟点燃。

    我很烦,母亲还在手术室,老婆还背叛我。

    就算背叛,也挑一个时间啊,为什么偏偏是现在?

    如果不是昨晚我亲眼看见老婆和地中海男人在一起,我就信了。

    她和闺蜜逛街?这个闺蜜是地中海男人吧,逛街是逛酒店吧?!

    阵阵无力感,从心底深处蔓延。

    这样的日子,我不知道还要持续多久。

    我现在已经麻木了。

    痛到深处,便是麻木,这句话,说的果然不假。

    之前知道老婆背叛我,会在心底嘶吼,现在……没有任何感觉。

    要说有,那肯定有,很不舒服。

    可不舒服又能怎么样?摊牌不行,找地中海麻烦也不行,两次行动,都以失败告终。

    我除了当一个演员,还能干嘛?!

    这操蛋的生活,不能反抗,只有默默承受。

    还好,我身体没有任何毛病,很健康,也很年轻,才三十岁。

    健康的身体和年轻的年纪,就是我的资本,我相信,总有一天,咸鱼也会翻身。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饿其体肤。

    我现在,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沐雪给你打电话了?”

    父亲双眼通红,身体颤颤巍巍的走到我身边。

    我担心母亲,父亲何尝不是?看他双眼,肯定偷偷哭过。

    能让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流下眼泪,该是多么绝望的事情。

    “嗯,她问我妈的病怎么样了,有没有出手术室。”我点了点头说道。

    “要不,你先回去吧,小风也快放学了,你还有自己的家,不能一直守在这里。

    一有消息,我第一时间给你打电话。”父亲犹豫了一下,然后看着我说道。

    “在等等吧,说不定等下母亲就出来了。”我说道。

    话音刚落。

    手术室的门开了。

    一名略微发福的中年医生,端着一个盘子走了出来。

    盘子中,放着一团极为刺眼的血腥腐肉。

    他额头上布满密密麻麻的细汗,还带着沾染鲜血的手套。

    为了第一时间告诉他们消息,连手套都来不及摘下。

    医生虽然出来了,但表情十分凝重。

    我和父亲齐齐冲了上去,十分急切的对医生问道:“医生,我妈(我老婆)怎么样了?她没事吧?”
本章结束,请点击下一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