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17 儿子找妈妈  妻心似刀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当我打开门的那一刻。

    整个人如坠冰窖,透心冰凉。

    之前的激动、高兴,瞬间消失。

    门外,根本没人。

    有的,是冰冷的不锈钢栏杆,行道,静悄悄一片。

    或许是我开门动静太大,让行道的感应灯亮起。

    明晃晃的行道,我却感觉一片昏暗,有一种,孤苦伶仃,老无依靠的错局。

    老婆还没有回来,已经深夜。

    我不知道她到底怎么想的,背叛我就算了,现在连家都不回了。

    难道,她就不怕我有所怀疑吗?

    我轻轻将门关上,浑身仿佛散架一般,使不出丝毫力气。

    看了看昨晚抽血留下的痕迹,已经发肿发黑,碰一下,很疼。

    应该是我藏甩棍的时候,一直抵在哪里,导致血液不流畅引起的。

    人没收拾到,倒把自己给弄伤了。

    我怀疑自己不会先疯掉,而是先郁郁而终。

    来到冰箱前,我撬下一块冰,敷在伤口处。

    很刺骨,仿佛有一把尖锐的利刃,在上面一寸一寸的刮着。

    墙壁上的挂钟显示,此刻已经深夜两点,从窗户往下看,如蜘蛛网一般的城区柏油路,只有少数几辆出租车经过。

    夜,很凄凉。

    我站在窗口,任由冷风吹打。

    看着手臂上的伤痕,我忽然觉得自己就是一只受伤的野猫,在夜深人静、阴暗潮湿的角落中,偷偷舔邸伤口。

    有人觉得,婚姻就是爱情的坟墓,而我,便是典型的例子。

    可在我看来,没有婚姻,爱情岂不是死无葬身之地?

    巷子里的猫,很自由,可它们没有归宿。

    跟老婆结婚,由始至终我都没后悔过。

    以前,我压力也很大,为了存钱买房、为了存钱结婚,没日没夜的工作。

    当我撑不下去的时候,我会想国外的难民,他们居无定所,生活在战乱的水深火热之中,连吃一口包饭都是梦想。

    和他们相比,就觉得自己幸运多了,也就有了撑下去的动力。

    随着后来工作有所提升,工资也蹭蹭上涨,我就再也没有拿自己和那些难民相比。

    现在,是时候再次和那些难民相比了。

    这样一想,我忽然感觉自己很幸福,郁闷也一扫而空。

    老婆虽然背叛我,但我至少生活在没有战乱的国家,不用为了吃口饱饭而发愁,也不用整日担心,会有一颗导弹落在头顶。

    我有家,有儿子……

    这个家哪怕已经千疮百孔,也比没有的好。

    “爸爸?我好怕……”

    就在这时,儿子从房间里面,红着眼跑了出来,眼中,有晶莹的泪珠,随时会掉落的样子。

    “乖,不怕,有爸爸在呢,是不是做噩梦了?”

    我放下冰块,摸了摸儿子的头,将他抱起。

    “呜呜呜……嗯……我梦见有蚂蟥,很多很多,它们钻进我的身体,在吸我的血,我好怕,妈妈呢?我要妈妈。”

    儿子把头埋进我的胸膛,一边哭,一边说道。

    看得出来,儿子确实被吓的不轻。

    只是……

    妈妈?

    爸爸也在等妈妈回来啊。

    你妈妈现在应该躺在别人的怀里,正呼呼大睡吧……

    “不哭了啊,男子汉大丈夫,不能动不动就哭鼻子,跟个娘们一样,你要学会坚强,勇敢!!”

    这句话,我也不知道是说给儿子听的,还是说给我自己听的。

    看着在怀中哭泣的儿子,我眼睛有些发酸,好像进沙子了一般。

    “妈妈,我要妈妈……”

    “乖,不哭了,妈妈今晚加班,还没回来,应该要明晚才能回来了。”

    我摸着儿子的头,心如刀绞般说道。

    儿子很懂事,知道妈妈不在,也不在吵着要妈妈。

    我哄了他一会儿,直到他在我怀中哭着哭着就睡着了,这才将他抱回房间,替他盖上被子。

    我轻轻将门关上,在大厅等着老婆回来。

    左等右等,两个小时过去,已经三点零七分,老婆还没回来。

    我决定不等她了,实在是困得不行,明天还要早起送儿子上学,自己也要上班。

    我起身,回到卧室,一头倒在柔软的床上。

    刚倒上去,外面响起敲门声。

    这一次,我发誓自己没有听错,绝对有人敲门。

    这个点,谁会来敲门?不用想,肯定是老婆。

    一想到老婆在门外,我再次起床,朝门口冲去。
本章结束,请点击下一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