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十一章:勿相忘  怀雪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肖离就在嵇舟的指导下,一边恢复身体,一边学习音律,他的身体恢复越来越好,音律上也是一日千里,这让嵇舟十分意外。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作为琴中圣手,他也见过很多有天赋的人,比如玉小翎。但肖离让他再次惊喜了一下。因为琴道和武道不同,武道可以通过不懈的努力,最终达到某个高度,但琴道不行。琴道最讲究的就是领悟,领悟不够,天赋不足,无论你弹多久,都不会有半分进步,最终也不过是自娱自乐罢了。

    一连七天就这样很快过去,这一天是腊月三十,也是炎黄国的除夕日,整个西京城家家贴春联,放炮竹,喜庆的声音从早上就一直持续着。

    嵇舟端了一碗水煮年糕进来,里面放了桂花干和蜜糖,香气扑鼻。肖离正在练琴,宫商角徵羽的转换已经十分平滑圆润,听的嵇舟频频点头。

    一曲终了,肖离起身行礼,“见过嵇先生。”

    “已经很不错了,如果你不想继续研习琴道,现在已经可以了。”

    嵇舟淡淡的说道,对于要不要继续传授肖离,他不强求。

    肖离沉默了一下,然后抬头,有些尴尬的看着嵇舟,“嵇叔叔,我忽然想起来一个问题,这琴这么大,平时背在身上也很麻烦,万一到时候我身体里的怪力发作了,而又没有琴,怎么办?”

    嵇舟也愣了,不是所有人都有像他腰带上的黑株一样的咫尺物。这种东西很稀有,用钱都很难买到,一般是各大宗门给与杰出弟子的灵物,市面上流传极少。

    “我在想,有没有更方便的乐器,比如,笛子,或者萧,是不是也能达到古琴的效果?”

    肖离提出了一个很有建设性的问题,这个问题是嵇舟从来没有想过的,但他觉得很兴奋,很有意思。

    于是他从黑株里拿出了一支洞箫,看起来很旧,颜色很深沉,但是同样年代久远,古意盎然。

    两人在阳光洒落的屋子里研究用萧来吹镇魔曲,按照乐理来说,应该是相通的,音能镇魔,当然不分是琴音还是萧音。

    “萧同肖,我觉得我更喜欢洞箫。”

    肖离说道,“而且随身携带也方便。”

    嵇舟点点头,“琴道也好,萧道也好,都是音律,彼此是互通的,这支‘不忘’怕是有很久没有出过声了。”

    说着,他把那只洞箫递给了肖离。

    “不忘?这支萧的名字?”

    肖离好奇的问道。

    嵇舟的脸上略略有一些感怀,眼神像是情人的手抚摸着不忘,“当年,我作‘勿相忘’的时候,最初它就是萧曲,后来为了一个人,改成了琴奏,名字也从不忘变成了勿相忘。世人只知道勿相忘是旷古琴曲,却不知道最初它其实是琴箫合奏。只可惜,再也不会有琴箫合奏的勿相忘了……不对,应该也不会有勿相忘了。”

    肖离沉默了一下,然后鼓起勇气说道,“嵇先生,这首旷世名曲的来历,不知道能不能说给我听?”

    嵇舟微微仰头,望着从木窗外落进来的冬日暖阳,眼神温和,又透着一丝迷离,他掌心抚摸着茶盏,微微摇头,“有什么不能说的呢,都过去了那么久了……”

    很多年前,嵇舟还很年轻。

    他从小就被师父三清上人收养,并传授琴道和医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