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十九章:活着  怀雪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他说完,仰头将茶一饮而尽,但是轩辕晔的脸上却满是受之有愧,这一晚,他的很多朋友,很多心腹都永远不能再与他喝酒吃肉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时,内屋的门开了,嵇舟一脸疲惫的走了出来。

    “嵇叔叔,怎么样?”

    轩辕晔抢先问道,声音压得很低,生怕吵醒玉小翎。嵇舟像是走了很久很久的路一样,艰难而缓慢地坐下来,喝了一口茶,额头的汗水还未干透。

    他的脸其实很儒雅,很英俊,若在平日,一定是风流倜傥的人物,只是此刻显得极为憔悴,他的心神消耗的过于剧烈。

    喘息了一会儿,他的神色稍微缓和,慢慢说道,“他的命……算是保下来了。”

    屋内众人顿时松了口气,尤其是轩辕晔,但是嵇舟随即又说了“但是”。

    “但是,他的内外伤太重,随时也有可能反复,而我在短时间内没有办法再为他治疗。能不能撑过三天,就看他的命硬不硬,如果三天之后他还没死,那应该就没问题了。”

    嵇舟的眉头还在皱着,因为他想不通一个问题,为什么一个十五岁的孩子,身体里会有那种恐怖的力量,很显然那并不是善意的,更像是某种诅咒或者惩罚。而且那股力量竟然在很短的时间内成长了,他能清晰的感觉到那股力量在吸食肖离身体里的阳魂,然后变得更加强大。这才是肖离今后活下来所要面对的最大问题,因为它将变得不可控,变得随时会暴走,下一次,肖离还会这么好命么?如果今夜不是自己刚好在,他也已经成为了福禄楼里的一具焦尸。

    “嵇叔叔。”

    玉小翎的声音忽然响起,众人望过去,她躺在椅子上,不知道何时已经睁开了眼睛。

    “我想去看看他,可以么?”

    “不可以说话,不可以惊动打扰他,因为现在,任何多余的举动都可能要了他的命。”

    玉小翎点了点头。

    她从椅子上起来的时候,窗外天光已经大亮,几天未曾露面的太阳竟然出来了。

    肖离反复发烧,折腾了三天三夜,终于恢复了意识。

    他沉睡的三天里,西京城发生了一些事。

    一代凤女玉小翎香消玉殒,葬身福禄楼的大火中,同时死的还有左相的次子郭时。

    皇帝下诏,御查府除了一司、二司和三司外,加设第四司,用以督查三司,新任提司却是一个让人陌生的名字,其月。

    谁也不知道他是谁,什么来历,长什么样,但这个人就这样,在这个寒冷的腊月,成为了整个西京城最有权势的人之一,甚至超过了一司的范惊蛰。

    再有,就是从全国各地涌入了大批的年轻人。这些人都是冲着春季招募去的。所谓春季招募,就是大宗门会在每年立春过后,进行新弟子的招募,经过筛选测试合格之后,准许进入宗门修行。

    如果是在往年,大部分人都是直奔苍云剑宗而去,用挤破头也难以形容场面之盛大,但是随着长生殿的迅速崛起,这一现象正在颠倒过来。这只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