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十四章:困杀  怀雪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风雪夜中,一把燃烧着的剑忽然飞来。

    这把剑撕裂开风雪凝结成的冰冷,点燃这片世界的温度,这把剑很宽、很直,它飞来的方式也很直接,一剑当空斩向“郭时”。

    昨天才破境入离魂的“郭时”,此刻比任何人都明白这把剑的可怕。这把忽然凌空飞斩来的剑,蕴藏了浓烈的阳魂之力,更可怕的是,这把剑好像已经把他的退路都封死了,无论他往哪个方向哪个角度闪躲,退去,都不可能,因为他没有剑快。

    死亡来临前的恐惧让他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叫声,然后,他就一分为二。

    一道白影飘然落地,手持那把直且宽的剑,孤傲的仰望漫天风雪。他原以为是一场苦战,没想到对方派出的诱饵这么弱,所以他有点意兴阑珊。

    但是很快,他就发现不对了,因为四周出现了无数条金紫交织的怪异光束,这些光束以肉眼很难追上的速度迅速织成了一道光阵。这些光阵连他的剑也斩不动分毫,反而会吞噬他剑上的阳魂,于是他收剑归鞘,望着街道两侧的屋顶上亮起来的灯火。

    两侧屋顶上站满了人,清一色的黑甲神箭手,这是范惊蛰手中最精锐的牌。黑甲神箭手从他们身穿的甲胄,到手中特制的弓箭,都是专门用来对付修行者的,他们所使用的箭叫焚心箭,这种箭能很容易就刺穿无垢境之下的强者,箭头钉入身体的一刹那会点燃修行者体内的阳魂,中者瞬间爆体而亡。

    “二师兄,我的剑再怎么锋利,也破不开这些鬼画符,到底是什么东西?”

    随白风忍不住用心声询问身边的黑影,黑影随即也以心声回复,“这是锁魂八相阵,长生殿的高阶阵法之一,除非你现在已经破云,或可一试。”

    “难道要等死么?”

    “你看到那些黑甲神箭手后面的人了么?”

    随白风定睛望去,在两边屋顶上,前排神箭手之后,各站着一个紫袍人,在紫袍人身后还有两位实力不弱的护卫,境界实力都在离魂之上。

    “被保护在中间穿极紫法袍的就是阵师,干掉阵师,锁魂八相阵就会不攻自破。我以‘阎罗’遁地术可以脱离这阵法,但你得坚持。”

    随白风点头的时候,两边的神箭手忽然同时松开手指,数十根焚心箭撕裂黑夜和雪幕,穿过光阵射向随白风。随白风单手握住剑柄,深吸了口冰冷的空气,他举剑迎向了这些恐怖的箭矢。

    郭时的嘴扯动出了一个无声残忍的笑,他握着已经出鞘的刀,望着肖离,“忘记了,原来这里还有只杂碎。”

    “肖离,你快走!”

    玉小翎忍不住失声叫道,她不愿意自己牵连肖离,他本应和这一切无关。

    但肖离没有动,也没有走的意思,他的眼神很坚定,很透彻。

    于是,郭时动了,他朝着肖离走了过去。他握刀的手斜斜垂下,刀身与他的脚步竟然形成了一种默契的节奏,这种节奏就像是一张罗网封死了肖离的所有生路。

    肖离只觉得一股强大的压迫感逼仄而来,全身汗水透出的时候,对方的一刀已经斩了过来。

    这一刀并不快,但是覆盖的范围却极其广阔,刀身纵向劈砍,但随时可以变为横向抹杀,无论肖离怎么避,似乎都无法闪避,他只能退,朝门外的走廊退去。

    但他没有这样做,他反而迎着刀锋冲了过来,然后在刀锋接近的时候用了一个及其轻巧地步法,就这样避开了这一刀。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你很难相信,一个不会修行的少年,竟然躲过了离魂境中期的郭时的一刀。尽管这一刀他并未出全力。

    避开这一刀,并不意味着就安全了,反而因为肖离的突进,两人之间的距离变得触手可及,郭时狞笑着,刀锋再度破空斩来,斩向肖离的脖子。

    肖离忽然左手掌心撑地,似乎抓住了一件东西,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