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十章:笄礼(下)  怀雪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玉小翎轻轻跪了下来,双手伏地,一头瀑布般的乌黑长发随即倾泻下来,“见过范大提司。”

    李妈妈总算松了口气,然后看着六皇子轩辕晔,展颜一笑,“六殿下与小翎自幼相熟,算是半个兄长,今天这笄礼——”

    话音未落,一个冰冷淡漠的声音就已经斩断李妈的言语,“我来给玉姑娘定髻如何?”

    声音不疾不徐,虽是商量的口吻却透出无可反对的力量。轩辕晔虽然贵为皇子,但是此刻,除了满脸铁青,双手握拳,竟然也不能说半个“不”字。御史大夫卢中铭张了张口,想说什么,但最后还是闭了嘴。

    于是,没有人反对,也不会有人反对。

    “哎呀,那真是小翎前世修来的福气啊!小翎!还不快拜谢范大人?!”

    李妈妈激动的声音落下,玉小翎的脸依旧距离地面两寸的距离,没有任何反应。然后一个高大身影忽然在她面前跪坐下来,一双强劲有力的大手接过那只翠绿色的雕竹玉簪,细细把玩着。

    李妈妈熟练利索地将玉小翎倾泻的长发盘了起来,“范大人请定髻!”

    范惊蛰没有动,手心那根雕竹玉簪在慢慢转动着,他忽然说道,“四年前,我在挥剑斩一个妇人头颅的时候,见过另外一只这样的簪子。”

    玉小翎的身体忽然就僵硬了。

    她慢慢抬起头来,盘起的头发让她白皙的脖颈一览无遗,纤长优美,像是一只白天鹅,惹的观望的人群发出了低低惊叹。

    范惊蛰看着玉小翎,那双如刀锋般锐利的眸子里满是笑意,可那笑意却让她不寒而栗,同时又有一股悲愤,让她想要掐死他。但她没有动,因为她知道这样没有意义。

    然后,范惊蛰将那根簪子插在了她脑后的发髻中。

    “很好,很美!哈哈哈哈哈!”

    范惊蛰大笑着长身而起,正要大步而出,忽然看到一旁半边脸肿起的微黑少年。少年正抬头静静看着他,那双眸子太过平静,直直的盯着他,这让他忽然生出一股厌恶。他的手习惯性地握住剑柄,但转而又放下,然后与肖离擦肩而过,大踏步走了出去。

    “恭送范大人!”

    李妈妈谦卑的弯腰送行,两排站立的各位权贵大佬也都纷纷施礼,“恭送范大人!”

    看着范惊蛰扬长而去的背影,轩辕晔冷笑一声,但同时又与卢中铭对视一眼,彼此只能苦笑。

    送走了宾客,肖离重新换了干活的衣服,正要去擦地板,老吴一边嗑着瓜子,一边走过来,说有人找他。

    肖离走到后院,看到一个年轻人正站在那颗光秃秃的桑榆树下,正抬头望着阴霾积郁的天空。他没有负手,没有故作样子,而是真的进入了某种思绪,很放松,很真实,也很孤寂。肖离想到自己曾经也是一个人这样子仰望天空。

    所以,他没有出声提醒,只是静静地等。

    终于,那年轻人扭过头来,肖离记得,是之前笄礼坐在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