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八章:笄礼(上)  怀雪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玉姑娘。”

    肖离擦了擦手上的水,微笑着行礼。

    “真的是你?”

    玉姑娘和那晚的打扮又不同,黑发盘起,露出白皙纤长的脖颈,一身墨绿色大氅显得她既空灵又美丽,美的让人不敢正视。

    她走到肖离近前,仔细打量,然后秀美紧蹙,“你怎么会来这里当杂役?我之前在楼上瞧着像你,还以为看花了眼。”

    肖离诚实回答,“因为我带的钱花光了,我看到这里有分招工的告示,包吃住,一个月还有一个金株,所以——”

    “所以你就答应了?!”

    玉小翎打断他的话,明澈的眸子深处隐有责怪的意思,这时,她身边的绿衣丫鬟小梅开口说道,“这份招工告示已经贴了有一个多月,但是迄今为止没有一个人来应工,你可知道为何?”

    肖离摇了摇头。

    “因为这里的杂役不但辛苦,还会丢了性命。在你之前,已经死了七个,其中四个是被来这里的官人直接杀了。”

    “这又是为什么?”

    肖离感觉到匪夷所思。

    “不为什么,只因为那些大官老爷们一时心情不好,看着他们碍眼罢了。”

    小梅嗤笑一声,脸上多了一丝愤懑,“在西京城,人命是最不值钱的东西了,你认为一个月一个金株很划算是么,一个金株买你一条命呢?”

    换做别人,此刻要么已经脸色煞白,要么已经六神无主,可肖离的反应都不是,他只是稍微迟疑了一下,反问道,“但事情还是要有人做的吧?把人杀了,谁来做事呢?”

    这次轮到玉小翎和小梅愣住了。

    “而且,我已经按了手印。”

    按了手印,就等于卖给了福禄楼,他此时若是逃跑,官府可以拘役入牢。

    “这样吧,我跟李妈妈说一声,让她不要为难你,遇到自己解决不了的事情,记得来找我。”

    玉小翎关切地看着肖离说道,不可否认,她对眼前这个皮肤微黑,有点木讷的少年,很喜欢。在西京城见惯了油头粉面的浪荡子,像这样的少年真是不多见,很质朴,很干净。

    “还有还有,做事情机灵点,看到达官显贵要立刻避让,千万不要触了霉头,否则啊——”

    小梅补充说明,顺带吐出舌头用手抹了抹脖子来警告他,只是小姑娘天真浪漫,模仿的滑稽可爱,肖离忍不住微笑起来。

    “好的,谢谢你们。”

    一连三天,肖离都平安无事,有了玉姑娘的关照,那些原本对他很不客气的言语也都缓和了不少。私下里,他也跟李妈和吴管事打听过,但见多识广的他们也从来没听过肖隐这个人,这是唯一让他高兴不起来的事情。

    这一天,是玉小翎及笄的日子,所以她很早便醒了过来,吩咐小梅准备沐浴的牛奶,花瓣等物,又让肖离去提桶冷水来。沐浴的水很烫,花瓣撒入其中都似要被熔化了,玉小翎在雾气蒸腾的木盆边已经脱了衣服,但是冷水却迟迟没有来。

    肖离正提了一桶冷水快步在回廊上行进,转弯的时候没想到竟然撞到了一个人,半桶水泼在了对方的身上。

    “对——”

    对不起三个字还没有说出,一个巴掌已经砸在了他的脸上。肖离整个人忽然就飞了起来,重重撞在对面的廊柱上,发出沉闷的响声来,啪的一声摔在地上。这一掌已经超出了普通巴掌的范畴,暗加了内息在其中,因此这一掌着实打的肖离天旋地转,半边脸已经失去了知觉。

    “妈的出门不看黄历,踩了狗屎!我这兰衫坊新做的衣服让你这厮给污了!”

    那人身型十分修长,五官英挺,只是那标志性的鹰钩鼻却显得十分阴鸷。他一边拾掇着被泼了水的衣服,一边冷冷盯着倒在地上的肖离,他看他的眼神极为冷漠,就像是俯瞰一只蝼蚁。

    然而那只蝼蚁却昂着头和半边肿的老高的脸,与他对视,眼神中的平静大于恐惧,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