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七章:福禄楼里的小伙计  怀雪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与福禄楼隔了一条胡同,基本上算是彼此面对面的,是怀远楼。本是一家叫醉亭翁的普通酒楼,但常常有一群心怀远大的才子佳人莅临,呼朋唤友,吟诗剑舞,使得这座酒楼的雅名冠盖西京,酒楼老板灵机一动,改名怀远,生意更加的红火起来。

    怀远楼二楼,临窗的位置坐着两位客人,两位都是身穿白衣的男人,其中一人一直保持正襟危坐。他的颧骨略略高而瘦削,显得脸庞似刀一样凌厉,他一直闭着眼睛,双臂环胸,似乎是在养精蓄锐。

    另外一人正在喝茶,顺便观察坐在他对面的看起来很拽很吊炸天的人,最后他忍不住叹了口气。

    “我终于遇到穿白色衣服比我还要潇洒的男人了……风兄弟,老柳说你破云指日可待,真的假的?你才二十一岁吧?嗯,果然是名师出高徒,不但修为高,这副无时无刻不装——咳咳,不是,不是装,是骨子里逼出来的大侠范儿,就让我大开眼界!哎你们师父还收亲传弟子不,要不你帮我引荐引荐?”

    白衣公子自然就是轩辕晔,西京城以纨绔著名的四大公子之一,当今皇帝轩辕羽的六子。

    闭目养神的年轻男人终于睁开眼睛,那双比箭矢还要锐利的眼睛里,释放出一抹嘲讽,“殿下不去做说书的,真是可了惜了!”

    他顿了一顿,“师叔让我来见你,但要不要帮你,我还没决定。我给你一盏茶的时间,你说服我,否则我没时间陪你在这里浪费时间。”

    很明显,他对这位权贵子弟并无好感。

    “嗯!爽快!我就是喜欢你们这些修行中人!但我有个疑问——”

    轩辕晔抚掌而笑,随即视线在整个楼层扫了一遍,“怎么就你一个人?不是说好的两个人么?两个!”

    望着轩辕晔很激动的两个手指,风姓男子平淡的解释,“还有一个已经来了,但是凭你的实力是看不到的,他会在该出现的时候才会出现。”

    “得!这我就放心了……哎你知道红庙血案么?”

    红庙血案。是指四年前发生在西京城红庙里的一桩惨案。

    时任右相的玉向天和前太子轩辕潞,被以谋逆之名统统斩杀在红庙,连同随从亲信共计一百三十六人。红庙原本不叫红庙,叫羽庙,是以当今天子轩辕羽的羽字命名的前皇家寺庙,但在那夜之后,羽庙被鲜血染红,见者触目惊心,所以众人私下里都称作红庙,或者是血庙。

    这件曾经惊动整个西京的大案,几乎家喻户晓,所以风姓男子想不知道都很难。

    “这和我帮你,有什么关系么?”

    他皱了皱眉头。

    “右相死后,陛下诏令,右相府男丁全部诛杀,女眷送入云韶府,充作官妓。丞相夫人不愿受辱,愤而反抗被当场诛杀,右相唯一血脉幼女玉小翎,则被云韶府安排在了福禄楼——”

    轩辕晔此刻的表情很平静,他看了一眼福禄楼,从这个位置望过去,对面的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

    “所以,你要我帮你救那个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