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4章 毒种  怀雪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世间最难解的,只有情之一物。白如期怔怔半晌,然后轻轻撇开头去。

    很多年前,她还是少女的时候,在西京游历,听闻有个画女子像十分传神的画师,想要请他给自己画一幅画。但是这位画师真是太红了,满京都的名媛贵妇争抢着来,根本轮不到她。

    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夜,少女白如期翻进了这位画师的宅子,硬生生将他从被窝里拽了起来。

    “给本姑娘画幅画,这是我全部的家当……也不对,我还留了一点回师门的车马费,反正,你画也得画,不画也得画!”

    故意装凶恶的白如期,丢下两颗金株,却惹得那位画师哈哈大笑。烛火下,画师看清少女样貌,一时竟然呆了,世间怎会有这么好看的女子呢?像是志怪小说里描写的仙女、或者是妖女。

    画师对少女一见倾心,为了能多看她几眼,他故意画得很慢,又以半夜没有灵感,状态不好为由,陆续拖了三天。三天后,画像成,少女却不高兴了。

    可画像上的少女明明比现实中更加清丽动人,任谁见了都会移不开眼睛,为什么她会不高兴呢?

    少女没有说缘由,只是失落的离开了。

    少女离开了,画师依旧是西京王都的红人,日进斗金,被各大豪门奉为座上宾。但这样的日子,画师却过得不开心了,因为他心里一直都抹不掉那个少女的倩影,她的容貌,她的一颦一笑,就像是慢性毒药,渐渐快要致命。

    于是,画师决定诚实面对自己,他要去对少女表白。他千方百计打听到了少女的师门,以一个远游画师的身份登门拜访,他再一次看到了魂牵梦绕的少女,时隔两年,她出落得更加美丽动人。

    他用最真诚最饱满的态度对少女说出内心的情话,不求连理,但求一生追随左右。

    可少女很平淡的指着不远处那座亭台里的负剑男子,“我爱的男人像他那样,修为高深,儒雅风流,你只是一个画师,一个普通人,你永远不可能在我身边。”

    很平静,却又让人绝望的话。少女甚至自始至终都没有正眼看过他。画师失魂落魄的离开,行至半途遇到抢劫,所有财物被洗劫一空,还遭受了一顿无妄拳脚,躺在滂沱大雨的泥泞地面上,画师决定从此不再画画,他要开始修行,终有一天,有资格站在少女身边。

    周文之笑着流泪,望着换了苍老面皮的梦中人说道,“我知道我这辈子都不可能配得上你,也永远难忘你那意中人项背,所以这十五年,我装疯卖傻,只是想在你在的地方,安安静静地守望着你。”

    白如期感觉心口有一股难以言说的激流在回荡,她的眼眶开始湿润,但很快,她的眼神又恢复了冷漠。

    “你懂的,这些并无意义。”

    周文之沉默了很久,叹一口气,“都过去了这么多年,你还是放不下?”

    白如期不回答,但是握紧的手已经表明一切。

    “那三个女人——”

    老周说的,自然是今天白天找来的三个白衣女人。

    “是我师门的人。”

    白如期点点头,“你看,过去了这么久,他们又何曾放过我?”

    老周张了张口,想问她当年那样做,值得吗?但他终究没有问出来,就好像问自己做这一切值得不值得一样,没有意义的。

    老周再一次叹了口气,然后他移动视线,望着躺在木床上,从头到脚缠满了白色纱布的少年。还在昏迷当中,但是身体不时地颤抖,干裂的嘴唇也似乎一直在嗫嚅着什么,像是说梦话。

    “他呢?”

    白如期望向肖离,缓缓摇头,“情况很糟,能不能挺得过去,全看他自己的造化……我竟然没发现,他身体里潜藏着那么骇人的力量。这些力量不是赠予,而是毒种,在特定的情况下就会爆发,会要了他的命。”

    “凭你也没法化解,或者等他以后成长自行吸收?”

    老周皱眉问道,他接触过肖离的身体,所以他很清楚那些诡异红色力量的可怕。

    白如期沉默,她起身走到肖离身边,从茶盏中抹一些水渍涂在少年干涸的嘴唇上,她只要晚回来一刻,现在他已经是死人了。

    “这些力量是被人恶意种入他体内的,就像是蛊毒,无药可解。”

    白如期的双眼如同星光一样璀璨,能透过肖离的身体,窥视他此刻体内脏腑,以及所有窍穴的情况,然后她顿住了,“先天日核……”

    什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