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十五章 大战骑兵  最初进化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不仅如此,与普通的刀盾手相比起来,这五名召唤出来的精悍士兵全部都是左撇子,左刀右盾,这样的话攻出的角度格外刁钻,令人防不胜防。

    有这五名刀盾手出现,成功的拦住了骑兵的冲击,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方林岩首先就冲上去缠住了为首的哨长,务必不会给他以再次奔跑冲击起来的机会。

    这五名刀盾手则配合山羊,秃鹫开始围攻另外一名骑兵。

    这家伙尽管施展出来了一个“突进”技能,在瞬间加速想要先摆脱这困难的局面,奈何胯下的劣马不争气,直接被山羊一发连珠火球轰得惊吓不已,直接将他摔下马来。

    而骑兵没有了马儿,那肯定就是落魄的凤凰不如鸡,所有属性大幅度下降,因此也是最先被杀的。

    这名骑兵在被围攻的时候,方林岩的龙嗽闪已经再次冷却,然后对之前中过招的那家伙补了一电,立即就召唤出了淤美加树傀!

    这次召唤出来的树傀很符合方林岩的心意,身上的树人特征很明显,移动速度虽然很慢,就和普通人走路一样,并且还不能奔跑。

    但是,其攻击方式则是将双臂枝条插入地下,然后从敌人的脚下刺出刺根,无声无息发起袭击,攻击距离差不多能达到十米!攻击方式也是格外隐蔽。

    顷刻之间,那名纵马跳过来的哨长也是惨遭毒手,不过比起其余的人来,他额外多了一个技能,那就是凝气斩,将自身的气劲聚集在了武器上,瞬间爆发出惊人的杀伤力。

    这名哨长落马之前,就抄起旁边的马刀想要杀出一条血路,对准了前方一刀劈下。

    方林岩果断闪过,让旁边的刀盾兵正面挨上这一刀。

    换成是普通士兵的话,这名哨长多半就能心想事成,可惜他遇到的是用“撒豆成兵”术制造出来的傀儡,没有疲倦疼痛畏惧那种。

    结果这一刀虽然凌厉无比,将面前的刀盾手的盾牌都劈开了,一只手臂也是随之断掉。

    但是,这刀盾手依然面无表情的挡在了那里,伤口处平滑一片也没有流血,甚至还反砍了一刀!因此哨长就被拦截了下来。

    有道是双拳难敌四手,何况现在还是九个(算上淤美加傀儡)围攻一个?于是很快的,就连这名哨长也被乱刀分尸,掉落下一把钥匙。

    而当他死掉以后,剩余下来的三名骑兵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撤离,毕竟他们这一次出来的目的,就是哨探而不是杀敌。

    此时距离方林岩他们最远的,就是率先被山羊用连珠火球轰下马来的那家伙了。

    只是他的坐骑被火球糊脸之后,剧痛之下又感应到了高阶生物的压制气息,直接就发狂逃走,这名骑兵要想撵上坐骑让其平复下来的话,得追出几百米开外。

    因此这家伙看起来距离战场最远,逃起来却是最慢。

    另外两名想要跳跃河沟的骑兵就更倒霉了,连人带马摔落在了里面的淤泥当中不停挣扎扑腾。

    要想骑马走的话,就得先将几百斤的坐骑从泥水里面弄出来再说,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何况旁边还有一个麦斯在不停的干扰?

    四人配合无间,立即就留下了刀盾兵,淤美加傀儡配合麦斯骚扰河沟里面的敌人。

    而方林岩,秃鹫,山羊直接越过河沟,对那名已经变成了步兵的骑兵发起攻击!

    这名骑兵倒也是训练有素,发觉敌人追赶的速度远比自己快的时候,很干脆的不再逃走,拔出刀来,面目狰狞的怒吼道:

    “来啊!爷爷就算是死,今天也要找个垫背的!”

    然后他就被一连串火球直接糊在了脸上!等到头昏脑涨好不容易爬起身来,方林岩又是一闪电劈在他脑袋上.......秃鹫这时候已经冲到了他的身前,二话不说就举起武器一阵乱捅。

    这样的战斗已经不能说是混战,只能叫做围殴,除非这名骑兵拥有强大的爆发能力和翻盘能力,否则的话,只有一个死字。

    干掉了这家伙以后,三人正要折返回来对陷在河沟里面的两名骑兵下手,却见到了远处居然已经烟尘翻腾,再次冲来了一队骑兵,四人见状立即心中一紧。

    方林岩仔细的看了看,立即大声道:

    “秃鹫带张续先撤上山,我们断后!”

    然后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知道此时是最关键的时刻到了。

    别看之前对付第一组骑兵的时候十分轻松,似乎连皮都没擦破,但那已经是整个团队心血合力的结果!实际上团队的压力已经到了极限,一旦有问题出现的话,那么就会十分严重。

    这一次方林岩将断后的地点选在了旁边的一处小树林当中。

    这地方说是树林,其实也就是十来颗树稀稀拉拉的长在了一起,其中最大的能有两人合抱,最小的只有碗口大小,树和树当中的间隙也至少可以让两名骑兵毫无阻碍的并肩驰骋。

    可是仓促之间,也就只能将战场选择这里,好歹能让冲锋起来的骑兵不至于肆无忌惮。

    而山羊的意思,则是继续将战场选在那条河沟边,用老办法故技重施,他的这提议看起来没有问题,却有一个前提,那是敌人只有这么多!

    方林岩一直都在计算时间,从他们遇到第一波骑兵起,到后续的第二波援军赶来的精确时间是五分十六秒。

    可是,在之前准备充分的情况下,他们也只是干掉了三名骑兵,将另外两名困住并且只是干掉了一大半的生命值。

    如果接下来继续扼守河沟的话,那么下一个五分十六秒,他们就要负责干掉七名敌人!

    很显然,就目前他们的实力,除非动用底牌,否则这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随着敌人一波一波的增援来袭,前线累积的敌人越来越多,他们就只会在这里被活活耗死。

    河沟距离山上还有五六百米。

    所以,方林岩选择抓紧时间撤退到距离山脚只有不到三百米的小树林,然后不追求杀伤,一波将来袭的五名骑兵打废或者打退,接下来就能借着这机会,一鼓作气冲上山去。

    之所以选择让秃鹫去护送张续,就是因为秃鹫的速度快。

    并且说实话,对付平地上的骑兵冲阵的时候,秃鹫拥有的手段是最少的。

    接着方林岩和山羊两人对准了还陷在沟壑里面的战马下了狠手,攻击的乃是马蹄的位置,确保它就算还能动,走起路来也将是一瘸一拐的,然后就火速后撤。

    等他们两人来到了小树林前方的时候,后方的五名骑兵已经呈现出锋矢阵型,联袂冲击而至!

    好在这时候方林岩和山羊两人抓紧时间吃了些恢复类的食物,虽然不算最佳状态,但也恢复了八成。

    在骑兵路过河沟的时候,方林岩本来还希望对方会分出一骑来照看同僚,遗憾的这个愿望并没能实现......

    看着奔驰而来的五名敌人,方林岩已经锁定了背后箭壶当中插着“赵”字小旗的哨长,而山羊则是自由发挥,此时亲身面对了骑兵的冲击之后,方林岩才深切的认识到了“射人先射马”这五个字当中的含义。

    血红色的闪电劈落而下,直接将一匹战马电得浑身麻痹,僵硬无比的摔飞了出去。

    方林岩可以清楚的见到,在摔飞以后落地的瞬间,一条马腿呈现出诡异的弯折现象,很显然直接废掉了。

    这马儿估计是平时有一条腿就有伤,这一次摔倒好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