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十六章跳楼的厂长  1997重启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第十六章跳楼的厂长

    付德豹坐在办公室的办公桌前,用力的抽着烟,一根烟抽完,他仿佛想好了对策:“李工,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李兴殴打陆文皓是事实,无可辩驳!”

    “可是,付明泽……”李建民正准备反驳,话到嘴边,却说不出来了。

    对于,自己的儿子李兴。李建民还是非常了解的,李兴的胆子向来不大,一旦闯祸之后,不会隐瞒,总会一五一十的告诉他。

    他突然想起最关键的一点,付明泽只是介绍张士刚和罗士明认识,具体张士刚和罗士明谈什么,如何密谋,付明泽并不在场。可以说,付明泽并不知情。华冠一号的事情是罗士明和李兴自作主张。

    就算想攀咬张士刚,同样也没有证据。

    张士刚只是让罗士明想办法,排挤走顾清风。

    可是并没有让他们对华冠一号动手。

    没有证据,红口白牙可不算证据。更何况,李建民只是一个普通的技术工人,在光明厂还有几分面子,在光明市,他又算得了什么?

    “可是我儿子他不能坐牢啊,要是坐了牢,这辈子就毁了。”李建民说着,扑通一声跪在付德豹面前。

    付德豹急忙起身,上前扶起李建民:“此事可大可小,华冠一号损失高达三百多万元,当事人轻则十年以下,重则枪毙他都不过分。”

    听到这话,李建民慌了,手足无措,蹲在地上郁闷的抽着烟。

    “此事还用我教你吗?陆振华当初怎么求你的,他可是撕了老脸不要,你的脸比他的脸还重要?”

    李建民恍然大悟,这事虽然是老黄历了,不过事情的性质却一样。

    当年李兴在读高中的时候,一次喝多了,遇到宋佳琳下班回家,他当时就是逞能,对宋佳琳言语挑逗,不曾想却惹恼了陆文皓。陆文皓抓住李兴的胳膊,一个过肩摔摔在地上,李兴的盆骨骨裂。

    李兴堪堪十七,还是未成年。

    可是陆文皓却已经二十二岁了,李兴的伤,足够让陆文皓判刑。

    为了避免陆文皓坐牢,陆振华就带着三千块钱,还有礼物,上门赔罪。

    为了让李建民撤诉,陆振华差点就给李建民跪下来了。当然,李建民还真不敢往死里得罪陆振华,毕竟陆振华是总工程师。

    李建民返回家中以后,赶紧教待李兴,打架这事,咬死就是因为罗士明被陆文皓处罚,心中不忿,怒而报复。他当时就是因为喝多了,神志不清,其他关于华冠一号和付明泽的事情,一个字不许提。

    在李建民的交代下,罗士明和李兴等五名动手成员前后去滨湖派出所投案自首。

    ……

    位于光明市东郊,光明化肥厂西侧一墙之隔,就是光明市农机厂。

    光明农机厂是1970年4月份开始建厂,1971年十一月投产,以生产农用拖拉机单滑犁、双滑犁、拖拉货箱、农药喷雾器、脱粒机为主,进入九零年代,企业开始经营不善,时常发不起工资。

    后来在1995的时候,刚刚上任的农机厂厂长张剑锋拉到两千万投资,以农机厂所有设备和厂房向银行抵押,贷款三千万,从南粤省购买两条二手生产线,开始生产市场上最紧俏的洗衣机。

    可是光明农机厂生产的洗衣机质量虽然不错,可是款式没有特色,而且由于第一次生产,生产成本虽然高,结果这两年生产了足足二十万台洗衣机,却积压下来十数万台,卖出去的不足三分之一。

    农机厂眼下不仅发不起职工工资,也同样还不起银行的贷款。

    已经半年没有发工资的农机厂职工打着“我要吃饭,我要工作,人民工厂为人民,狠心资本家滚蛋”的标语,包围光明农机厂的机关办公楼。

    保安员在楼下组成人墙,防止职工冲击办公楼。

    坐在办公楼四楼的光明农机厂厂长张剑锋,眉头拧成一个“川”,光明农机厂的眼下情况,可是他始料未及的。

    作为一个军队转业干部,他一直严格要求自己,自从担任农机厂厂长以来,从来不接受客户和厂商的宴请,也不收任何贿赂,不占工厂一分钱的便宜,哪怕上下班回家,从来不坐厂里的配车,而是一直骑着他的自行车。

    他废寝忘食,一门心思扑在厂里建设发展上面,可是,农机厂还是陷入了绝境。

    看到下面众职工群情激愤,脏话连篇。

    张剑锋既委屈,也是无奈。

    想了好久,他走出办公室,整整衣衫,沿着楼梯走向七楼的天台。

    天台原本有道铁门,不过一直没锁,只是用铁丝缠上去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