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十一章 农场主陈昊不会改变国籍!  我真是个农场主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不,我是新加坡人。”李凯文解释道。

    而另一位老人也来到这陈昊的身前自我介绍道:“来自中国的年轻人你好,我是这所法院的院长布斯·维奇,斯洛德的遗嘱是在我与凯文的共同见证之下成立的。”

    “那么,我们现在能开始了吗?”陈昊试探着问道。

    “呵呵,心急的小伙子,当然没问题。”布斯院长点头示意陈昊坐下,接着将一沓厚厚的文件拿在了陈昊面前。

    “老斯洛德已经把大致情况在信中跟你说了吧。”布斯院长又从会议桌子的抽屉中拿出一份文件也放在了陈昊的身前道:“这是简体中文版本。”

    “谢谢!”陈昊不禁感叹到四外公的周到准备。

    翻开那沓文件,陈昊认真的将纸张上每一个字都收入眼中,凯文律师就在他的身旁随时准备着解答陈昊的疑惑。

    而布斯院长则又拿出了一只干净的杯子,问莫雷太太道:“茶还是咖啡?”

    “茶,谢谢。”莫雷太太看上去精神并不是太好,进门后就一直坐在椅子上休息。

    ……

    时间缓缓流逝,陈昊大概的将这些文件的内容浏览了一遍,无非就是继承条件、要求以及后续情况。

    “你外公的土地在‘怀恩克’小镇的西南方向,面积非常大。”凯文向陈昊详细的介绍着四外公的土地所在以及一些条款与注意事项:“但是为了保留这些土地的所有权,你的外公必须每年向怀恩克镇政府缴纳一笔费用。”

    “嗯。”陈昊点了点头,他并不知道这其中还有这些过程,也怪不得四外公连启动资金都没有给自己留下。

    “但是。”

    李凯文话锋一转,稍微有些尴尬的对陈昊道:“由于时间过长,预先缴纳的三十万澳元并不足以今年的费用,所以根据遗嘱,怀恩克抵押了你外公的渔场。”

    “渔场被抵押了?为什么信里没有说?”陈昊有些吃惊,这些事情他可不知道。

    “那是因为那封信是在四年前就已经写好的。”凯文律师跟陈昊解释了一下那封信的由来。

    原来早在三年前,陈昊四外公感到自己身体已经快要不行的时候就已经写下了那封信以及交代了自己的遗产继承,所以陈昊收到的那封信是在四年前的。

    “但为什么不早发给我?偏偏要到今年才给我?”

    凯文律师这么一解释,陈昊心中更加疑惑了,感觉就像是进了什么局之中,一切都是被设计好的……

    李凯文摇摇头对陈昊道:“我很理解你的心情孩子,但这些都是你外公要求的,而且还有一串蓝色宝石项链是被托付给萨雅交给你。”

    “项链?”

    “没错,你没有收到吗?”李凯文不解的看了看莫雷太太。

    “什么?我在今年年初的一月份就已经按照地址邮了过去,并且特意嘱咐在十三号时必须送到。”

    正在喝茶的莫雷太太听闻陈昊二人的交谈,焦急的站了起来解释道:“陈昊,那是你的外公送你的生日礼物,你没有收到吗!我确信我没有邮错地方!”

    “不,我收到了。”陈昊有些懵,慢慢回忆起了过年时的事情。

    一月十三号那天确实有一份匿名的快递包裹,而且非常的陈旧了,陈昊将它拿回家后就没怎么管,甚至连拆都没有拆开便得知了爷爷生病住院的消息,而当从医院探望回来以后,那个包裹就不见了。

    “莫非它真的一直在我的公文包里?”陈昊不由得奇怪了起来,如果不是在自己的公文包里,那么为什么会在自己打翻了歹徒之后出现在自己的身边?难道说的不是同一串项链?

    陈昊这会疑问重重,但目前最主要的是继承四外公的遗产,所以便将宝石项链的事情抛之脑后,询问道:“那就是说我只能继承我外公的农场与牧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