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四百九十一章 最迟  驸马他俯首称臣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会让本宫安稳待下去?小产之后本宫元气大伤,回京能做什么?”

    薛崇喉结滑动,无力至极,无论做何选择,结果是一样的。

    他心里涌出股恨意,对那个暗中动手脚的人,出于好意也好坏意也罢,他和蕣华的事容不得外人插手。

    这句话他和父亲说过,和劝诫过他的所有人说过,还妄为就别怪他不留情面!

    “何时走?”盛娆不欲设身处地体会薛崇的心情,径直问出正事。

    薛崇哑声道:“明日一早。”

    “那明日宫城外见。”盛娆不客气地撵起了人,她还当要连夜走,明日才走,他今日来做什么?

    薛崇低头在她额上亲了下,温声道:“随我去行宫?”

    “你当知道本宫现在不想见你。”

    “我不放心。”

    “本宫不需要你担心。”

    薛崇听得出盛娆压抑的郁气,他轻叹了声,讨好地将她往怀中团了团:“别生气,你睡着了我就走,明日在宫城外等你。”

    “现在就走。”

    “娆娆——”薛崇柔声撒娇,“我疼。”

    盛娆非但没受影响,还不耐烦起来:“出去。”

    薛崇仗着自己脸皮厚,纹丝不动:“都说有孕之后脾气会变差,诚不欺我。”

    盛娆顿时恼了:“滚!”

    “不滚。”薛崇语气里多了调笑之意,但只要盛娆抬眸看一眼,就会看到他眸中仍是死寂一片,透不进光亮。

    “不想见我就快睡,我肯定不会入梦去扰你。”

    薛崇一向知道怎么招人恨,也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有恃无恐,比如现在,盛娆想对他严词厉色都有心无力,此时退缩谈何他时。

    果不其然盛娆没有再理会他,给他一个眼神他都能蹬鼻子上脸,不如放过自己。

    和煦的阳光洒在盛娆白皙的面容上,招来让她抗拒不了的困意,不消片刻,她已不省人事。

    薛崇屏着气息静静地注视着她的睡颜,生怕有个风吹草动就吵醒她,他掌心捂着的地方逐渐温暖起来,热度顺着掌心溜到心底。

    他们的孩子啊……

    要是个同她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小公主……

    薛崇苦涩地耷拉下唇角,她还愿意让他近身,已经是恩怨分明到了极限,没有迁怒和冤枉他一分。

    她怪的,就是他本身的错。

    他还想得寸进尺?脸皮再厚他也没脸。

    与其想这些,不如想想回京该怎么办,朝堂有苏执撑着,皇室又无人,兴不起风浪,他担心的是如果她登基了,他怎么办?

    以前当成胡话嬉笑而过,现在老天不当人了,将造化弄人玩得炉火纯青。

    他不介意当有史以来第一个男皇后,就怕不知不觉越了线,而且照她这个态度,他没准连冷宫的门都不进去……

    薛崇暗叹了声,去内殿找了件披风,小心翼翼地给盛娆盖上,抱起她出了琼琚殿。

    睡着了就走?她太看得起他了,时至现在他会这么自觉?

    天知道他昨夜是怎么过来的,再来一夜,他得疯。

    心虚还是心虚的,但比起再熬一夜,他宁愿迎接她醒后的暴风雨。
本章已完,请点击下一章。(2/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