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四百八十九章 谢礼  驸马他俯首称臣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心中有事的姜荷没有注意到盛娆的不对劲,两个人沉默又默契,等给盛娆梳完妆,已是半下午。

    在盛娆醒后,明瑶开了殿里的门窗,煦煦如流淌的熔浆的阳光洒满一殿,甚是瑰丽。

    盛娆盖着薄毯坐在外殿用膳,尚有余威的暖阳洒了她一身,仍暖不了她分毫。

    她的胃口比往日更差,怎么强迫自己都抬不起手,拿不起筷子。

    纤长的眼睫遮住了那双绝世的眸子,在她眼下投了一小片阴影,像是蕴了一汪戚愁。

    盛娆没有放任自己沉陷下去,楼阳长公主不会脆弱,无论何时都不会。

    她缓了口气,对姜荷和明瑶道:“有什么事说吧。”

    两个人隐藏得很好,就是太好了,让她在丢魂失魄的时候都感觉到了端倪。

    盛娆说完才直觉和薛崇有关,这让她立刻生了悔意,起码在此时此刻,在北都之中,她不愿想也不愿见薛崇。

    无意中伤他太深以至心疼是真,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也是真。

    她可以不为盛齐的死迁怒他,却释怀不了这个孩子。

    至少现在她没有心神去想他们的以后。

    可是转念想想,薛崇就在北都,她想与不想,总是躲不开的,何必自欺欺人。

    悔意来得快散得也快,盛娆抬眸看向二人,黑沉沉的眼眸让二人心中发紧。

    先认输的是姜荷,她和明瑶对视了眼,神情纠结,垮着脸道:“就知道瞒不过您。”

    盛娆没有出言打趣,静静地等着下文,姜荷隐约察觉到不对,可惜她此刻深陷在郁结中,没有去想。

    她眼神飘忽,吞吞吐吐道:“驸马……来了。”

    盛娆没有意外,下意识以为是薛崇昨日走时被姜荷撞上了,她不知道薛崇何时走的,大概不会太早。

    姜荷知道了,那段秦也知道了吧?这个念头一起,盛娆心头的阴霾越发浓郁了,她欠段秦的太多太多。

    千愁万绪打成了死结,盛娆头疼欲裂,耳畔突兀地传来明瑶的声音。

    “驸马爷代表肃国来访,欲将燕国三分之二的疆域赠与庆国,以谢皇上的按兵和对长公主的照顾。”

    盛娆慢了会才反应过来,眼中多了点错愕,也是,要是昨日姜荷在琼琚殿撞见了薛崇,必定知道她已然清楚,还瞒着她做什么?

    “什么时候?”

    “今日早朝,如今整个京城都疯了,皇上为了这事和朝臣商议到现在还没有结果。”明瑶回道。

    她说着还有些不敢置信,那可是三分之二个燕国,就这么轻易地让人了?不怕庆国独大?

    而且这种事是一个驸马能决断的?将肃国皇帝和长公主置于何地?

    明瑶一边猜测一边偷偷看着盛娆的反应,却没有看到预想中的惊色。

    盛娆面上淡薄如事不关己,唯一的动作仅是捏了捏眉心。

    她心里不似表现出的这么平静,但也没翻出几朵浪花,异常无奈之后,不得不深想。

    盛齐驾崩的消息压不了多久,薛崇暗中前来,带的人不会多,待盛齐驾崩的消息传出去,他们想离开北都就难了。

    届时三分之二个燕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