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四百八十六章 不怪你  驸马他俯首称臣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盛娆嗓子忽然地就泛起疼,让她张不开口也发不出声音,那疼很快就朝四肢百骸蔓延,让她眼前一阵恍惚。

    她聚起清明不过是在下一瞬,身上却已多了个人。

    远在门边的人不知何时已近在身前,拥她入怀,更是将全部的重量都覆在了她身上。

    盛娆身子一颤,纤指捏紧了手中的书,而后就如被定了身,再无动作。

    熟悉的温度和气息密不透风地笼罩着她,才过去三个月而已,却彷如已过去了很久很久,久到有种隔世的错觉。

    她不开口,身上的人亦没有开口,就只是抱着她,素日沉稳有力的臂膀颤动不已。

    不,应该说他整个人都是颤抖的。

    盛娆描述不出那种感觉,不是畏惧,不是激动,也不是醋意和失而复得,是比万念俱灰少几分的绝望。

    她兀地就想起了八日前那个碎裂的茶杯,消沉到茫茫的脑中撕开一抹清明,心上最薄弱的地方尖锐地刺痛了一下,愈演愈烈……

    时间慢到像是被无止尽地延长,一个呼吸的功夫都如被定格了,苦涩在缓慢的时间中煎熬至浓郁。

    心中感觉度日如年,回神日仍高悬,在一阵凉风涌入殿内时,盛娆终于听到薛崇开口——

    “盛齐死了。”

    艰难嘶哑的短短四个字,遽然让盛娆遍体生寒,死死捏紧的指尖徒然地失了力气,书砸落在地上,发出重重的一声。

    这一声也砸在薛崇心上,在他黑漆漆的眼前砸出一小片乌光,很快被更深的黑暗淹没。

    他已经忆不起他是以什么心情安排好盛齐的驾崩,以什么心情来见她的了。

    他就如一具等着她审判的行尸走肉,从灵魂到心都空空荡荡的。

    但在亲眼见到她和段秦融洽无间的相处之后,他还是怕了,怕到濒临疯癫,最可悲的是他的无力。

    他能怎么办?

    薛崇颤抖的双臂紧紧地桎梏着盛娆,有千言万语想要解释,却再说不出第二句话。

    解释?他一直该明白的,她是给了他多大的信任,才会让他自己解决。

    而他呢?就给了她这样的结局。

    盛娆心脏被狠狠地攥着,眼前朦朦胧胧的,在朦胧消散后,她眼眶通红如血,像是随时会有血珠滑落。

    小腹一顿一顿地泛起疼,在薛崇的体温之下,更是凸显了那儿的冰凉。

    盛娆不允许自己昏过去,她放松身子倚靠着美人榻,阖眸缓过这阵心悸,很轻很轻地回道:“知道了。”

    薛崇冷不丁听到她开口,浑身一震,继而是更深的迷陷,知道了?

    知道什么了?

    他的心跳声要震破胸膛,耳中嗡鸣,但又听得到最细微的风声,两相折磨之下快要逼疯自己。

    在见到她之前,他甚至猜不出她会是什么反应,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一个什么反应。

    从越城到北都,千里之遥,这一路缓慢又骤然,他浑浑噩噩而至,终于得到了答案,然后呢?

    他不知道。

    薛崇呼吸发窒,脑中里雾蒙蒙的,千头万绪交织在一起,缠成了死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