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十三章 祭奠  临死前想杀个神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虽然不是同一个时间,但是同一个厕所,现在开始第二次实验!”

    洪亮的声音,在郊外的一处公共厕所里响起,将正在小便池里放水的男人吓得一个哆嗦。

    隔间里,程海抓着一把鲜花,脚下是一圈由石墨绘制而成的法阵。

    这是他第二次绘制这个法阵,上一次还是在他引诱男巫上前的时候。

    法阵的中间放着一杯水,程海打算将它献祭给邪神,以证明自己的猜想。

    “开始吧。”

    程海低声轻语,手上的鲜花如烂泥般凋谢,微弱的生命力通过禁忌之眼的传输,注入到法阵之中。

    血色的光芒笼罩着阵纹,发生了邪异的变化。

    在程海期待的目光中,杯子被红光吞没,倏尔消失不见。

    “奥利给,干了!”

    也不知是兴奋的叫喊过于突然,还是阴森的法阵压抑了气场,外面的男人越发地慌张,小手一抖,加大了排水量。

    “上个大号还一惊一乍的,不会是个神经病吧?”

    仿佛灵魂都抽动了两下,男人拉起拉链就要跑,却又忙中出错,疼得弯下了腰。

    隔间内,异变突起!

    已经黯淡下去的光芒再次泛起,消失不见的水杯于半空出现,洒在程海早已准备好的雨伞之上。

    “祭品被拒绝了……”程海喃喃自语。

    这算是个好消息。

    至少,他的阵法生效了,他通过禁忌之眼传输生命力的施法方式也被证明是可行的。

    再者,他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适。这也就说明了,这个程度的戏弄,也并没有触怒到另一头的人。

    “这里毕竟不是公共厕所,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是要付出代价的。”程海冷笑道。

    像男巫记录里那种级别的大事件已经很久没有发生过了,比起说是他们没兴趣了,还不如说是他们在忌惮着什么。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

    程海这话才说完,外面就传来了摔倒的声音。若是他在此时走出去,还能看到一个连滚带爬跑出公厕的身影。

    “二十朵花凋了八朵,如果把八朵当作最基本的计量单位,那么施展稍有用些的唤鬼术,就要五倍的量。但耗费的心神就……”程海把花扔进了垃圾筐,略显疲惫。

    这个方式虽然可行,但也不大使用啊,他总不能捧着花圈和人打架吧?

    用拖把简单地清理了一番现场后,程海从厕所里离开。

    附近是一处位于郊区的公墓,方圆百里内没有其他的建筑,为了不被人目击,这里也是唯一可以练手的地点。

    至于为什么要来这,目的也很明确——为了触发那个自闭系统的任务。

    他本想拿艺术家来作为第一个练手的对象,但他手中的资源太少,徐秋凡不肯给他情报,也就无从下手。

    于是他便来到了这里。

    埋葬死人的地方,按理说遇到怪事的几率也会比别的地方大一些。

    午后的风,闻着很干燥。

    细碎的泥块被落叶卷积着,在灰白的石道上滚动。

    程海停在一座墓碑前,放下了一束鲜花。

    眼前是一座空坟,墓碑上写着两百多人的名字,用于祭奠当年在那场船难中逝去的人。

    “爸,妈,好久没来看你们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