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9章 喝水  偏执大佬的心肝又重生了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男人始终不曾回应少女,是漠视,真正的漠视。

    不好奇她的来历,不过问她如何能走到这里,也不纠结为何对她奈何不得

    更不曾对她的举止动怒。

    就像对方只是一抹空气,轻微到不用理会。

    “呵!”

    空气中传来少女清浅的笑声。

    不吃不喝,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这种自杀手段,也只有他能想得到。

    少女瑰丽的眼泛着冷意,她轻抬手,唇角抿了一口水。

    少倾,低头,唇角强制性压了过去。

    如画的眉眼不再淡致,幽谭乍现,冷意爬上男人俊美的脸,连线条都开始变的阴沉。

    磅礴的异能在身体里翻卷,若是释放在外,足以致伤上百位异能者。

    可他所有的力量在触碰到女人身上时,全部化开。

    一股风从屋内吹过,只听“噗通”,空气里传来各种物体倒地的声音。

    这是异能残余的威力,若不是少女体质古怪,化去墨闻之不少力量,凭他方才释放的威力,整座别墅都会在片刻之间倒塌。

    如今只倒塌了些许物体,已经是奇迹了。

    男人看见那些物体被毁,眼眸里的幽光更甚,一掌拍了去,本是极其有力的一掌,拍到少女的身上后,却像是打在棉花上,不痛不痒。

    更令人震惊的是,唇角尝到第一滴水时,口腔里溢满了甜蜜。

    一向与世隔绝的脸上,不复淡定,有的只是愤怒恶心。

    蜜香在口腔里肆无忌惮地扩张,一条柔软地物体压着他的口舌,将一缕清水送进心里。

    墨闻之的经脉一阵颤抖,一股电流从上到下。

    他的身体似乎很喜欢这种感受,清隽的脸色却泛着怒意。

    良久,江舒成功喂进一口水后,才松了口气。

    “恶心,离我远点。”

    男人低吼,清隽的面容带着红意,如画的脸俊美惊人。

    第一次,墨闻之体会到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受。

    若不是他布置了那些阵法,只需一声轻唤,便有无数人涌进。

    现在,那些人被隔绝在外,他的力量和异能完全被少女屏蔽,这种遭遇何其古怪。

    若是舒舒知道...

    空气中忽然传来女人的轻笑声,墨闻之抬头,对上的一双雅致的淡眸,夹杂着些许愤怒。

    “就这么糟蹋这条命,早知如此,当初我就应该让你...”死了。

    细微的风拂过,江舒剩下的话就此停住。

    来时,满室黑暗,窗帘紧闭,即使开了灯,满室的画也不曾有机会入目。

    如今,窗帘不知何时滚落,掩映在窗帘后的,是一幅幅美人图。

    有双十年华含眉浅笑,二八芳年秀丽瑰泽,孩童时期纯真清浅,一幅幅挂满了整个墙壁。

    每一幅画的主人公都只有一人,正是前世的江舒。

    脱口而出的真相就此打住,少女淡雅的面孔染了惊异。

    十年了,墨闻之还没放下她吗?

    她抬眉,面色复杂盯着眼前的男人。

    片刻间,少女面色恢复一片清冷。

    她将水杯放下,一个字也没说,淡淡转身离去。
本章结束,请点击下一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