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7章 怎会轻易放她离开?  偏执大佬的心肝又重生了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一大一小的目光就这样盯着江舒,小姑娘还算有些气势,但纪瑶忍着一双眼泪,看起来像是在控诉委屈。

    不得不说,这种感觉对江舒来说,有些新奇。

    这是江舒第三次生命,第一世她是来自修真界的修士,拥有灵根,一路修炼直至成为大能,后来因为和魔修战斗,以一敌十,不甚陨落,重生成了现代种花国的一名孤儿。

    第二世重生后,虽然那具身体没有灵根,但却在机缘巧合激发了异能。

    借着异能的力量,她和墨闻之一路携手打拼,冲破各种局限的规则,直至成为规则的改造者。

    两世虽然一直都在逆天而行的路上,但却从来没有这种体验。

    第一世的大哥丰神郎朗,举手投足如谪仙般的人物,一路教导她,儒雅细腻,在没向她吐露心迹之前,他之于她,如师如父,心中唯有敬爱。

    第二世的墨闻之,觉醒了极其稀有的异能,虽然开始艰难,却也一路所向睥睨。

    在她未察觉到对方的情感之前,墨闻之在她心中的印象,就如那晨起的骄阳,胸有乾坤,坦坦荡荡真君子,她视他为知己,为生死之交。

    但不管哪一世,江舒都从未有和这种水做的女人相处的经验,仿佛轻轻一碰就化了。

    她不过愣神了片刻,耳旁便传来一道嗤笑声。

    “算了,我也不问了,就你这种包子性格,怎么敢告诉家里,问也问不出来。”

    纪瑶本来见女儿半天不肯说话,就有些心软了,现在见难搞的小太妹都不打算追究了,当即松了语气。

    “好了,好了,舒舒肯定受委屈了,妈咪也不问了,等你身体恢复了,咱们就赶紧回家,不理这G城的烂摊子,谁惹的,谁去!”

    到了这个地步,江舒对于原身家人的印象总算是清晰了起来。

    她记起原身的母亲就是一个绵软的小白兔,一遇上事就喜欢哭哭啼啼的,说她悲观吧,偏又比谁都乐观,这么多年,一个人带着女儿,虽然生活穷困,但家里的欢笑却不少。

    准确的来说,就是一个心大又不能经事的傻白甜。

    偏又极其宠溺放纵两个女儿,两个女儿被她看得比命根子还命根子。

    记起原身母亲的性格后,江舒当即就确定,对方肯定还不知道原身自杀的事,若不然以她宠女的程度,绝不会这么平静。

    瞒着也好,免得她还要多费口舌去解释。

    基于此,江舒也没告知经过,只淡淡应道:“好。”

    虽然她知道,事情绝对没原身母亲想的那么简单。

    江家耗了这么大的力气,将她们全接到G城来,又怎会轻易放她们离开?恐怕,现在医院里布满了他们的眼线。

    更别忘了,原身已经向墨家那边认了罪,若不是突发自杀事件,小姑娘现在还不知道人在哪呢。

    昨日醒来时,那江夫人在医院里演了好一场戏,这一场戏,难道只是演给她一个人看得?

    恐怕,这周围早就布满了墨家的人,她们母女三人想要从这里走出去,谈何容易。
本章结束,请点击下一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