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三百六十五章 大结局(终章)  嫁给暴君后本宫躺赢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摆在了他的面前。

    那古琴在月色下闪烁着幽冷的光泽,深沉的紫檀木色,几近发黑,搁那里一看就知道不是俗品。

    他修长的指节覆上琴面,低哑的嗓音淡淡道,“朕自登基以来,十年未曾抚琴了,今日爱妃生辰,便送上一曲,以配合爱妃灵动的舞姿,此乃琴瑟和鸣。”

    说着,深沉如泽的黑眸睇向她,“爱妃,可准备好了?”

    云朵侧身摆了一道,淡淡地笑,“请皇上抚琴。”

    帝凌渊轻笑,骨节分明的修长指节抚上琴面,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

    他一袭洁白出尘的白袍穿在身上,面容俊美如斯,坐在那抚琴,仿佛高冷上仙一般,清贵天成。

    “呀,看不出来啊......”

    曲子还未正式弹奏,云朵便被男人那高超的调琴技术给震慑住了。

    她知道,纵然她获得了系统赠送的音乐精通,男人的琴艺都毫不逊色于她,无论今古,那都是世界顶尖的水平。

    很快,婉转清绝的曲子从男人指尖流泻而出。

    琴声一开始舒缓怡人,如空谷幽兰,撩动人心。

    云朵心中剧烈震颤了一下!

    这琴声......实在惊为天人!

    从未见他拂过琴,没想到竟藏得这么深!

    惊诧之余,她也不甘示弱,轻甩那飘逸的广袖,莲步轻移,轻扭细腰,柔软灵动地舞了起来。

    她本就是纤瘦S体型,该瘦的瘦,该细的细,该大的大,该翘的翘。

    精通舞蹈的她,身体更是柔韧轻盈,能随意折叠摆放出各种好看的高难度姿势。

    衣袂飘飘,置身于桃花林中,如翩跹的白色蝴蝶一般。

    帝凌渊微微抬眸,深沉如泽的眸光,落在灵动舞着的小女人身上。

    只觉得,眼前的美人儿,身轻如燕,柔美如蝴。

    他痴痴地望着她曼妙灵动的身姿,眼底迸出炙热的火光,蓦地,修长指节一个大的起落——

    曲子突然变得激越起来,让人听着心潮澎湃!

    婉转而又刚毅,大气磅礴,如高山流水,潺潺铮铮,颇有一番独特韵味。

    云朵也随着激越的曲子,舞得更加急切,旋转得更快,衣袂翻飞,黑发如瀑飞洒在身后。

    玲珑有致的曼妙娇躯,随着大幅度的舞姿扭摆晃荡。

    细小的胳膊,笔直的腿,大胸脯,小蛮腰,雪白剔透的肌肤,于明亮的月色下展现无遗。

    她笑靥如花,艳光四射,顾盼生辉。

    裹挟着千万种风情,令人无法招架。

    恰有夜风吹拂而过,树上的桃花纷纷扬扬落下,配合上舞动着的可人儿,画面绝美得令人惊叹。

    曲毕,舞闭。

    云朵俏脸已绯红一片,喘气连连,还不忘朝在座的男人微微屈膝俯身,淡淡地笑问,“臣妾跳得好看吗?”

    帝凌渊蓦地站起身来!

    他炙热滚烫的眸光似火一样,落在美得令人惊心动魄的小女人身上。

    如火的眸光里,夹杂着浓浓的喜欢,欣赏,爱意,欲望,似要将她焚烧殆尽。

    “好,翩若惊鸿,婉若游龙,朕甚是喜欢......”

    低沉的笑声中,带着无尽的沙哑。

    如此直白的夸赞,使得云朵浑身烧灼,似被他那如火的眸光点燃了似的,手心手背开始淌汗。

    他心情激荡,一步,一步,大步向她走来。

    到她面前时,他一把将她揽在了怀里,嗓音发颤而又低哑地道,“爱妃,今日的你,格外的美。”

    云朵秀眉一挑,甜甜笑道,“皇上您也不赖?今日让臣妾刮目想看了呢......”

    帝凌渊俯身轻咬了一口她的唇珠,“这辈子,能遇见你,是朕最大的幸福......”

    她嘴唇被咬得发麻,隔着衣料,都感受到了男人那向来冰冷的身躯,此刻已变得滚烫起来。

    还有他身体上骇人的变化,令她脸颊烧红得厉害。

    他亲了她一口,微微一俯身,打横抱起她娇小瘦弱的身子,往龙吟宫的寝殿走去。

    她被他抱上了龙榻。

    他高大挺拔、如同雕塑一般的硬实身躯,重重压下......

    月光如流水一般,洒在探索生命奥义的两人身上,洒在他们滚烫的心头,就连沁凉的月光,也逐渐变得火热起来......

    次日。

    云朵无力地趴在榻上。

    黄昏时分了,她终于睁开沉重的眼皮,清醒了过来。

    便见帝凌渊坐在榻边,黑眸沉沉地盯着她。

    “醒了?饿了没,起来先吃点东西。”

    他大手一捞,将浑身酥软的她抱下了榻。

    还好耐心地亲自伺候她穿衣洗漱,用木梳给她梳着黑亮柔顺的长发。

    暴君这是化身超级奶爸了吗?

    云朵被这大男子主义严重的男人,按压着,伺候着,感觉很是诡异,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她软趴趴地靠在他怀里,用那叫喊了一夜、已然有些哑的嗓音道,“您不对劲呀,皇上......今日,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

    往日,他可跟个大老爷们似的,都是她伺候他的呢。

    “朕往后,每日都给你梳头,画眉,可好?”

    他清冷寡淡的嗓音说着,将她按在他腿上坐好,拿过梳妆台上的眉笔,给她描起眉来。

    一不小心,就给她脸上画了两条歪歪扭扭的蚯蚓。

    还自我感觉良好地拿过一旁的铜镜,给她照了照。

    云朵看着镜中怪模怪样的自己,差点笑岔气,一把夺过了他手中的眉笔。

    “还是臣妾来吧,您这双手,是批阅奏折的手,治理江山的手,是舞刀弄剑的手,画眉这种精细活儿,真的不适合您呢......”

    帝凌渊便喊了宫女进来伺候她。

    不一会,心灵手巧的宫人,就将她收拾成了精致妥帖的美人儿。

    虽然未施脂粉,但浅绿软裙穿在她姣好的身段上,明眸皓齿,俏丽若三春之桃,清素若九秋之菊。

    他牵着她柔软的小手,出了皇宫,上了一辆马车。

    马车扬长而去,皇室朱门渐行渐远。

    最后,马车停在了江边。

    天色已黑,他抱着她下了马车,跳上了一艘停靠在江面的画舫,将她放下。

    “咱们这是去哪儿?”

    云朵站在画舫中,茫然四顾月色下的青山和绿水,很是不解。

    帝凌渊身着一袭白袍,清贵出尘,长身玉立于她跟前,挑起她的下巴,“朕问你,可还愿做朕的皇后,在皇城里陪朕一辈子?”

    “若不愿,朕便陪你浪迹天涯,这天下少了你,不要也罢。”

    话落,他便转过头去,吩咐船家,“划船离开京城,远离这是非之地。”

    “慢着!”云朵却制止了他,“臣妾都还没回答呢,您就知道我不愿了?莫非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他蓦然一怔,扬起精致飞扬的长眉,“难道......”

    云朵澄澈的水眸,一眨不眨地凝望着他,微微颔首,“我答应您,做您永远的皇后,一直陪您到最后。”

    “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生生世世,臣妾都与您在一起。”

    帝凌渊听着她这异常坚定的话,惊诧之余,也不禁有些动容,“如果下辈子,朕不再是人,你怎么办?”

    “那么,臣妾也不再做人,您做什么,臣妾便做什么,死也要同您在一起。”

    一股暖流霎时涌上心头,他嘴唇翕动着,颤声道,“朵儿,别动,让朕就这么抱着你,抱一会。”

    “好。”

    她乖巧地扑进他怀里,唇边漾起一抹甜蜜的笑意。

    帝凌渊紧紧地将她抱入怀中,紧紧拥着,下巴靠在她的发顶。

    她也张开双臂回抱着他。

    辽远幽深的夜空下,黛黑的江水在无声地流动。

    这一刻,相拥而立的两人,谁都没有开口说话,但空气中流淌着温馨的气息。

    两人都恨不能把对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倾听着彼此的心跳,在那水天一色之中,仿若永恒!

    (全文完)
本章已完,请点击下一章。(2/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