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三百六十五章 大结局(终章)  嫁给暴君后本宫躺赢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嗯,真是好酒,香,醇......皇上,今日是什么日子呀?”

    帝凌渊轻点了一下她的琼鼻,“小傻瓜,你忘了,今日是你二十三岁生辰。”

    云朵着实怔了一下,“哎,您不说,臣妾还真忘了。”

    这是她穿越古代后,过的第六个生日了呢。

    “娘亲,生辰快乐!”

    这时,小宝从门外抱了一大捧玫红色的鲜花进殿,送到了她面前。

    “小宝祝娘亲幸福安康,青春永驻心中,如这九十九朵鲜艳的花儿一般,永远年轻漂亮,光彩照人!”

    云朵双手接过那大捧鲜花,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怪不得,总看到小家伙躲在房间里制作花瓣,原来是在为她准备生日礼物。

    “娘亲喜欢小宝做的这花吗?”

    “嗯,小宝真是心灵手巧呀,礼物娘亲很喜欢,便珍藏起来了呦。”

    云朵本想凑上去亲一口小宝。

    可眼角余光瞥见了旁边坐着的大醋坛子,于是便忍住了,只是伸手慈爱地摸了摸小宝的头。

    吃饱喝足后,小宝接受到了对面男人狠厉的眼神。

    这两年离开云朵在皇宫外的生活,让小宝变聪明了,学会了隐忍。

    他滴溜溜的黑亮眼珠子一转,走到宝宝推车前,摸了摸里面坐着的双胞胎弟弟妹妹。

    然后,叫上惜春和侍卫们,往屋外走去了。

    “父亲,母亲,今日月亮好圆好亮,小宝带弟弟妹妹,去广场上放风筝,看星星,赏月亮了呦。”

    “去吧。”

    帝凌渊大手一挥,看如今总算乖巧不再作妖的小宝,顺眼了许多。

    云朵吩咐惜春,“眼下虽然是春天,但夜里风大,给孩子们各带上一件狐裘披风吧,小心别着凉了。”

    “好的,娘娘放心吧,奴婢们会看着的。”

    惜春领着小宝走出了院子。

    云朵倚在院门口,看着小宝蹦蹦跳跳的背影,还有才八个月大的双胞胎,在推车上咿咿呀呀地唱歌,情不自禁勾起了嘴角。

    今日,她才刚满二十三岁,似乎还很年轻。

    可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娘了呢。

    “来,朕带你去看流星雨。”

    帝凌渊突然出现在了她的身后,将一袭雪白的狐裘披风裹在了她的身体上,并牵起她的小手往院子外走。

    “流星雨?您怎么知道,今夜会有流星雨呢?”

    云朵疑惑不解地说着,任由男人牵着她。

    走过一座座小桥流水,经过几个凉亭花坛,穿过两座空旷的宫殿,来到了龙吟宫和灵犀宫的交汇处~桃林。

    如今正是春天,桃林里的桃花全都盛开了。

    桃花一团团,一簇簇,如点燃了胭脂,于夜光照耀下,红得耀眼,美得醉人。

    她跟着他,走在一棵棵缀满粉色桃花的树下。

    春风拂过她的面颊,吹起她的秀发,撩起她的裙摆,令她心情愉悦舒畅。

    她抬头望天。

    就见无数的星星眨着眼睛,明亮的月光透过桃树的叶子和花瓣,在地面上撒下稀疏的斑点。

    “皇上,这就是您所说的流星雨么?”

    她转眸,看向身旁着白袍的男人。

    可一不小心,就被月光下~男人那张俊美到极致的侧脸,给迷住了心神。

    男人停下脚步,侧头看她,正好对视上她凝视他的水灵灵大眼睛。

    他轻启岑薄性感的唇,低沉地笑道,“小傻瓜,流星还未降落,再等一会,便能看到了。”

    说罢,便牵着她的小手,继续不紧不慢地踱着步子,在桃树下散步。

    最终,两人在桃林中央停了下来。

    帝凌渊扬起精致飞扬的长眉,问身侧的小女人,“和朕走在这里,有没有一种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感觉?”

    “好像没有哎......”云朵仰着小脸看他,双臂抱着自己,瑟缩了一下,“臣妾只感觉到有些冷。”

    他将她搂进怀里,用自己宽阔的胸膛,给她挡住沁凉的夜风,“很快,很快就能看到流星雨了。”

    他话音刚落,正前方的夜空中,突然出现了一串串瑰丽夺目的烟花。

    那些烟花,接连闪现出一个个五颜六色的字迹。

    “云、朵、生、辰、快、乐......”

    云朵仰头看着上空那漂亮绚烂的烟花,心底说不上来的开心。

    她激动地踮起脚尖,在男人线条紧绷性感的下颔处,印上一吻。

    澄澈的水眸一眨不眨地仰视着他,甜甜地道,“皇上,这是臣妾这辈子见过的,最美丽最动人的流星雨,谢谢您送的生日礼物。”

    “爱妃喜欢便好。”

    帝凌渊搂着她,走到不远处的石桌前,淡定地在石凳上坐了下来。

    云朵总感觉男人身上有些凉,便想着坐一旁的石凳上,可男人长臂一伸,将她扯得跌坐在了他的腿上。

    他圈着她柔软纤细的身子,在她耳边淡淡地道,“石凳冰凉,朕担心你受寒。”

    云朵:“......”

    说的好像他身上多暖和似的。

    帝凌渊不知从哪找出来一支上乘的玉笛,双手交错,修长指节捏住笛身,将玉笛横在菲薄的唇边,“朕吹奏一曲,给你听听。”

    云朵质疑,“您会吹笛吗?怎么从来没见您吹过呢?”

    帝凌渊没有说话。

    他骨节分明的修长指节按住笛眼,指尖轻动,交替按下音孔,轻缓地吹去,悠扬清婉的笛声便飘荡在了桃林中。

    她侧耳静静地听着,耳膜震颤,心中惊讶之余,曲已过半。

    好不容易从曲中回过神来,男人已放下了手中的玉笛。

    他垂眸俯视着她近在眼前的绝色容颜,低沉地问,“这是哪首曲子,爱妃可知?”

    “嗯。”她微微颔首,抬眸凝望他深邃的寒眸,“长街长,烟花繁,你挑灯回看,短亭短,红尘辗,我把萧再叹......”

    她晚饭时喝了不少酒,微醺微醉,导致脸蛋酡红,凝望着他的眼神妩媚迷离。

    出口的话又带着几分酒意,熏得那抱着她的男人也不禁有些醉了。

    他修长双臂缠上她柔软纤细的腰肢,摩挲着,一遍一遍低唤起她。

    精壮硬实的胸膛,紧紧贴着她瘦弱的脊背,突然凑近她绯红的小耳朵,哑声问她,“还冷吗?来做点发热的事吧?嗯?”

    “唔,皇上......”

    云朵被男人过近的暧昧气息,呼得耳朵麻了一下。

    瑟缩了一下小身子,不适地道,“您抱着臣妾,臣妾便感觉冷,您身上自带寒冰属性。”

    话落的瞬间,情不自禁打了个寒颤。

    帝凌渊嗤笑,“想脱离朕的怀抱不是?”

    “不是,臣妾说的是真心话,您浑身比那石凳子还要冰呢,不信,您摸摸臣妾的手吧。”

    她双手捧住男人的脸。

    可男人俊脸微凉,她觉得,他可能感觉不到她的手凉。

    正要收回手来,男人蓦地按住她的小脑袋压向他,俯身吻住了她的柔唇,摩挲她细腰的大手上移,进了她的狐裘里。

    她本就喝了酒有些微醉,被他强硬霸道地一吻,整个人更是迷迷糊糊的,大脑一片空白。

    两人唇齿交缠,你来我往,难舍难分。

    最后,一阵夜风吹来,冷得她打了个寒颤,一把就推开了他。

    望着男人喷火的眼神,她解下了身上的雪色狐裘,朝他躬身笑道,“既然皇上为臣妾吹奏了一首精妙绝伦的曲子,那臣妾也为皇上舞上一曲吧,臣妾只为皇上而舞,直至死伤别离。”

    说罢,便站在了离他约莫六米远的地方,广袖一挥,摆了个优美动人的舞姿。

    帝凌渊伸出去捉她的大手还停留在半空中,心头回荡着她的那句“臣妾只为皇上而舞,直至死伤别离”。

    “好一个只为朕而舞,直至死伤别离。”

    他深深望着她,沉沉地说道,心情竟有些激荡。

    “啪啪啪——”

    他拍了拍大手。

    远处候着的宫人,当即抬了一架备好的古琴前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