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三百六十三章 大结局(十八)  嫁给暴君后本宫躺赢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什么!?”

    帝凌渊气得一掌拍在书桌上。

    云朵听了太监的话,却是乐开了花。

    她看着面前男人那阴沉的脸色,失笑道,“让您早点遣散人家,可您不听,非要留她在这宫中陪我。”

    “这下好了,人家送一顶绿油油的帽子,扣在您的头上,皇家几百年的威仪已荡然无存,您的一世英名,也在她手里毁于一旦了......”

    “不过,您也不用太过在意名声,毕竟您冷酷嗜血、残暴不仁的名头在外,无人不知。”

    “前有欣妃与狗私通,眼下又有虞姬与贤王产子,似乎也算不得特别稀罕的事了呢......”

    帝凌渊听了她这讽刺的话,本就阴沉的脸色越发难看了。

    “哼!”

    他宽袖一甩,顶着一张阴云密布的脸,抬腿就出了恋云宫。

    云朵忍着浑身的酸痛不适,急匆匆跟了上去。

    她担心大暴君将帝修和虞姬都砍了,把他们的孩子也掐死在襁褓之中。

    “臣妾觉得,此事不能完全怪虞姬和帝修,毕竟......唔......”

    话说到一半,前头的男人突然停住了脚步。

    一不小心,鼻子就撞在了男人硬实的胸膛上,痛得她眼泪都溢了出来。

    她摸了摸被撞痛的鼻子,抬眸对视上男人幽冷摄人的寒眸。

    当即瑟缩了一下,勾缠住男人的胳膊,对着他就是柔柔一笑,为虞姬求情道,“毕竟,您又不宠幸她,总不能让她在这宫中,为您守一世活寡吧,而且,她也曾几次和您提起过,希望能被遣散出宫的呀......”

    帝凌渊看着她溢满水雾的晶亮大眼睛,明明被他撞痛了,还强装欢笑,企图引诱他,也是被她气笑了。

    “朕早在三月前,便休了虞姬,她的事已与朕不相干,你难道不知?”

    云朵征楞了一下,嗔怪地道,“那您那么激动作甚?害我以为您要治他们的罪呢。”

    帝凌渊鄙弃地甩开了她抱着他胳膊的手。

    掐住她的小下巴,冷酷扬起长眉,“朕怎么瞧着,你比朕更激动?帝修是你什么人?”

    “......”

    被冷漠甩开的云朵,没想到他会这么问她,再次愣了一会。

    而后,滴溜溜的眼珠子一转,腆着笑脸道,“他是你我的皇叔啊!”

    “皇叔?”帝凌渊语气里裹挟着冰寒怒意,“呵,朕还以为帝修是你夫君呢,往日朕出事了,也不见你如此在意!”

    云朵听了他那话,也是醉了,就很不认同。

    撅着小嘴,小声嘀咕着,“哪有,臣妾和他,都三年没见面了,而和您,最近可是天天在一起的呢。”

    男人掐她下巴的手用力收紧,“怎么,你还想和他见面?三年未见,很遗憾是吗?”

    云朵忍着下巴处传来的剧痛,水灵灵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与他对视着,语气不卑不亢。

    “皇叔救过臣妾两次性命,对臣妾有再造之恩,关心他没毛病,不像您,是个忘恩负义的人!”

    “没毛病?好,好一个没毛病!”

    帝凌渊冷笑连连,蓦地松开了她的下巴。

    抬腿冷漠离开,并撂下狠话,“今日,朕必须弄死他!”

    云朵神色陡然一紧!

    她奔跑着上前,从后面一把抱住了他!

    由于两人的身高差很悬殊,所以,她抱着他时,双手并没有放在他的腰身上,而是......

    帝凌渊顿在原地,不悦地敛起长眉,微微侧头道,“这是作甚?”

    大手搭在她小手上,就想把她作乱的鬼爪子扒拉开。

    云朵双手抱着他不放,小脑袋埋在他挺拔倨傲的后背,咯咯笑着,“想您了呗,您难道不想臣妾吗?这是要去哪里?哎,臣妾想和您亲密接触一下,都没有机会......”

    帝凌渊听了她这不知羞耻、明晃晃引诱勾引他的话,太阳穴突突直跳。

    往日被他亲上一口,好似能要她的命。

    他用力扯开她的手,冷笑着道,“为了帝修,还真是豁出去了?”

    云朵被扒拉开,也不退缩,快步跑到院门口,拦在了他面前。

    他挑着凉薄寡情的唇,冷冷地俯视她,“今日,谁为他求情也没用。”

    她拦在院门口,撅着黛眉,摸了摸疼痛难忍的小下巴,“臣妾不为他求情,只跟您商量一个事......”

    “往后,能不能换个地方掐?我这下巴要碎了,要报废了,您也不想我做个没有下巴的女人吧?那样您还亲得下嘴吗?”

    她这下巴,整天被他掐来掐去。

    还能好端端地贴在脸上,也算是个奇迹了。

    帝凌渊显然没想到她会说这个,寒眸盯着她发红的下巴看了一眼。

    哪想到,她轻巧地纵身一跃,突然就跳到了他身上,双手迅速勾住了他的颈项!

    整个人像条八爪鱼一样,吊在他身上,缠着他不放了!

    “下来!”

    “不嘛,不嘛......”

    她厚脸皮地撒着娇,还歪着头对他灿然一笑。

    如瀑秀发拂过他的下巴,洒在他身上,令他感觉痒痒的。

    她笑靥如花般明艳动人,勾着他的脖子,对着他甜滋滋地道,“想和您在一起呢,一刻都不能分开,您去哪,臣妾就在哪,好不好?”

    说着,在他紧绷性感的下颔处,吧唧了两口。

    柔唇下滑,到他凸起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