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三百六十二章 大结局(十七)  嫁给暴君后本宫躺赢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云朵,只要你敢找别的男人,看朕不打断你的腿,灭你全族!”

    “帝凌渊,你骗我不算,还想威胁我?真是好大口气,好大能耐啊......嘶,放手!”

    云朵手腕被男人死死抓着,听着他那欠扁的话,就想抽出手来,狠狠打他一耳光。

    可男人捉住她的手腕轻轻一带,就将她扯进了他宽阔的怀抱里。

    与此同时,手里一松,小宝被他夺走,进了他的臂弯里。

    帝凌渊一手抱着小奶娃,一手拥着瘦弱的她,扬起长眉,“别跑了?嗯?朕都知道了,你心里是有朕的,何必还在这......假装冷漠无情?不累吗?”

    “我哭,是因为你是小宝的父亲,是被你那血肉模糊、惨不忍睹的样子吓到了,你不要自作多情了好吗?”

    云朵紧紧蹙着眉,用力挣扎。

    男人搂着她不放,暗哑性感的嗓音震得她耳朵发麻,低低地道,“看,这双迷人的大眼睛都哭肿了,丑死了,还说不在意朕?”

    “你哭起来有多好看啊?狗皇帝,你欺骗我的感情和眼泪,还很有理了?还敢笑话我嫌弃我丑?”

    云朵凶巴巴地朝他吼着。

    坐在帝凌渊手臂上的小宝,瞅了眼云朵红肿的大眼睛,忍不住插了一句,“娘亲,你眼睛哭肿了,像鼓鼓的青蛙眼咧,确实不如笑起来好看!”

    云朵捏了一把小家伙肉嘟嘟的脸,“小没良心的,娘亲白疼你了,这才多久的功夫,就开始向着他了呀?”

    小宝委屈地说,“我只是希望娘亲能多笑一笑,别生气啦,生气老得快呦......”

    帝凌渊也在一旁附和,“看,小宝都说你不笑很丑。”

    小宝摇头辩解,“才不是,我说的是娘亲笑起来更好看,娘亲怎样都好看,是爹爹说娘亲丑呢。”

    “帝凌渊,不会说话就少说两句,没人当你是哑巴!”

    云朵没好气地瞪了面前的男人一眼。

    由于男人是抱着小宝的,只用一手搂着她,她用力一推就推开了他。

    脱离他的怀抱后,飞身就下了地面。

    她前脚刚进帐篷,后脚帝凌渊就跟来了。

    营地里悲痛欲绝的将士们,望着进入帐篷的帝王,再看看担架上躺着的帝王,都震惊地瞪大了眼珠子!

    帝凌渊宽袖一抬,那担架上被炸得惨不忍睹的身躯,便化作一缕青烟消失不见了。

    亲眼目睹这一幕的将士,惊讶之余,也都反应了过来。

    “原来,这被炸的,只是皇帝陛下幻化出来的分身啊!”

    “皇上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大将张宇和太监总管,也是连嘴巴都合不拢了,欣喜地跳了起来!

    帝凌渊面无表情地迈着大长腿进了帐篷里,将怀里的小奶娃扔给了惜春。

    深沉黑眸一抬,便看到云朵那小女人正背对着他,站在窗口处,气鼓鼓地望着窗外。

    她一袭浅蓝色的软布长裙,勾勒出凹凸有致的瘦弱身躯,细腰带勒着那盈盈不堪一握的腰肢。

    如瀑秀发一半用琉璃发簪束在脑后,一半垂直披散在身后。

    背影清绝,袅袅娉婷,阿娜多姿。

    他不用看她冷漠的正脸,也知道她还在生他的气。

    这女人,失踪了三年,脾气越来越坏了,不能再惯着了。

    真以为不敢将她怎样?

    重逢的第一天,原本不想给她留下阴影,想着让她一会。

    不过,既然这女人如此不识别好歹,就怨不得他了。

    他大手一挥,示意惜春带娃娃出去玩儿。

    然后迈着沉稳的步子,冷着张脸走到了女人身后。

    云朵听到脚步声近了,知道狗皇帝来了,当即就转身要跑开。

    可帝凌渊就在她身后不远,修长的腿两个大步走过去,胳膊一揽,就将欲要逃跑的她紧紧抱在了怀里。

    她不悦地挣扎,挣扎不过,还被他打横抱起扔在了榻上。

    她翻身从榻上坐起,恶狠狠地瞪着她,“帝凌渊,你刚刚骗了我的眼泪,我还没找你算账呢,做什么?还想欺负我不成?”

    “欺负?朕的女人,想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

    帝凌渊沉冷无温的嗓音说着,如猛兽一般扑了过来,高大挺拔如同雕塑一般的身躯,将她重重压在身下。

    他仅凭一只大手,就捉住了她不安分推打的纤细双手,狠狠扣在她头顶。

    阴鸷的黑眸近距离俯视着他,冷酷扬起长眉,“朕还没找你清算欺君、弑君、叛国、挟太子私逃......这几大重罪呢,竟还敢给朕的儿子另找爹?朕看你是活腻了?”

    阴狠地说着,另一只大手撕碎了她的外衣,露出她薄薄的里衣和肚兜边缘。

    云朵感觉身上一凉,打了个寒颤!

    男人阴鸷冷肃的眸光落在她身上,令她头皮发麻。

    知道他是和她算总账来了,不由得害怕地说,“你你......你忘了你先前怎么和我说的了?”

    颤抖的话音刚落,就听“撕拉”一声,又有衣料被撕碎了。

    她吓得缩紧了身子,连忙又道,“你不是说你......再也不强迫我做任何事了......一切听我的,并尊重我的意愿吗......嘶......”

    “朕宠你,你就能无法无天了?”

    男人蓦地掐住她的小下巴,力气大到快要将她下巴捏碎,痛得她闷哼。

    他菲薄的唇贴近她的脸,冷冽的呼吸喷洒在她唇边。

    出口的话,已然变得沙哑,“朕得让你知道,惹恼朕的下场是什么......”

    “你......”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