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三百六十一章 大结局(十六)  嫁给暴君后本宫躺赢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张宇难受地闭上眼,重重地叹息了一声,“回娘娘,属下们护驾不力,皇上他......驾崩了......”

    “什么!?”

    云朵听了张宇的话,大脑一炸,眼有些花,突然有些站立不稳,还好惜春及时扶住了她。

    待稳住身形后,她笑了起来,“不可能吧,一定是你同本宫开玩笑的吧?”

    “帝凌渊修为高深,这世上多少人想取他性命,却都不能将他怎样。”

    “他弹指间灰飞烟灭,抬手间就能秒杀多少人,你知道吗?又怎会轻易死掉呢?”

    “一定是你们骗本宫的,如此拙劣的伎俩,以为本宫识别不出来吗?呵呵。”

    云朵眼泪都快要笑出来了。

    小宝站在她脚边,好奇地问,“娘亲,是谁死了呀?是爹爹吗?”

    云朵摸了摸小家伙的头,“他们说你爹爹死了,小宝,你信不信?”

    小宝稚嫩的面容上,浮现出一丝伤感之色,摇了摇小脑袋。

    “不信,小宝今日好不容易才找到了爹爹,怎么可能这么巧,爹爹就在今日没了呀?”

    毕竟是有着最亲的血缘关系的人。

    纵使在此之前,两人之间闹过不愉快,但在听说父亲没了时,小宝心底还是很难过的。

    他不想爹爹就这样没了。

    云朵又安抚地摸了摸小宝的头,看向一脸悲伤沉痛的大将张宇。

    “听见了吗?你这玩笑开的,连小孩子都不信!”

    张宇跪在地上,一本正经地道,“末将不敢欺骗娘娘,毕竟那是能炸毁一座城的炸药啊!”

    “咱们的将士都死伤了数千人,皇上当时正在巡视战况,一不小心就......哎,皇上伤得太严重,随行的太医抢救无效,已经......”

    张宇说着说着,难过地流下泪来。

    “让开,都让开......”

    这时候,远处将士里三层外三层,像护送着什么无价之宝似的,来到了营地里。

    云朵看到帝凌渊身边的新任太监总管,也在队伍前列,正声嘶力竭地哭喊着,“皇上,皇上呀......”

    队伍里有人在抹泪,有人在哭泣。

    不一会,就有将士小心翼翼地抬着一副担架过来了。

    云朵往那担架上躺着的人扫了一眼,当即双腿一软,跪在了担架前。

    “帝凌渊......”

    看着男人惨白且满是鲜血的面容,炸得稀烂的身躯,她忍不住呜咽着哭了出来。

    心像铅块一样,又凉又硬,在胸里坠着,几乎要掉出来。

    说不出来的痛苦和难受以及悲伤,从内心深处涌现,使得她眼睛发酸发胀。

    “帝凌渊,你这么变成这样了?”

    她跪在他面前,颤抖着伸出手来,触摸他沾染了鲜血的脸。

    他的脸异常的冰,异常的凉。

    寒意侵入骨髓,触感令她害怕。

    这不像活人的脸!

    她抬起袖子给他擦掉脸上的血,露出他白得诡异、却依旧俊美得令人惊心动魄的脸。

    嘴唇翕动着,颤声说道,“帝凌渊,你给我醒来,不是说要养好身体......不让我有机会找别的男人吗?”

    “不是说,要让我一直待在你身边......永远不会放开我吗?”

    “帝凌渊,你怎么能......就这么走了啊?你舍得丢下我......丢下我和儿子吗?”

    “帝凌渊......你给我起来,起来,快点起来啊......”

    她浑身剧烈颤抖着,一下一下摸着男人冰冷的脸,一遍一遍大声呼喊着他。

    似乎这样,他就会被她唤醒来。

    可她知道,他不会醒来了。

    因为,他的身体,已经四分五裂,已经破碎不堪了,已不是一个完整的全尸。

    “帝凌渊,你醒来......你若是再不醒来,那我就给小宝另找一个爹爹,那我就......就和别的男人跑了,我说到做到......”

    云朵伤心地吼着,眼眶一紧,一串泪珠滚落在了男人惨白的俊脸上。

    “帝凌渊,你感受到了吗?我在哭,我在流泪,如果你还有知觉,就睁开眼睛看看我啊......”

    可任凭她怎么喊,怎么哭,担架上躺着的男人都没有丝毫反应。

    云朵仍旧不相信,修为高深的男人,上一刻还霸道地拥着她不放,下一刻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