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5章 臣妾想念皇上了,担心皇上的龙体  嫁给暴君后本宫躺赢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紧接着,原主的父亲母亲,以及兄弟姐妹,包括顺安侯府所有人,都被她连累到斩首,所有人骂她是丧门星。

    后宫妃嫔,纷纷拍手叫好,说她这个嚣张跋扈、刺杀帝王、公然给帝王戴绿帽子、无视君威、欺君瞒上、作天作地的作精,早该被赐死几百回了。

    梦里的最后一幕,是帝凌渊背对着她立在天牢的铁栅栏前,他宽袖一扬,吩咐狱卒上前,喂她喝下毒酒......

    “啊——”

    云朵吓得身子一抖,惊叫一声,猛然惊醒了过来。

    她翻身坐起,惨白着脸,只觉得背脊都窜过了一抹冷意。

    这一恶梦,导致她接下来怎么也睡不着了。

    突然就想到了之前看到的~那名被帝凌渊扼杀的宫女,心惊胆战的!

    可眼下,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只能乞求假孕的事,千万不要过早泄露了!

    云朵觉得,要想不被扼杀,其实她还有另外一条出路!

    那就是搞定帝凌渊!

    放眼望去,帝凌渊是整个皇宫最粗的金大腿,为了吃饱穿暖,为了保住脑袋,只有想办法抱紧他,再度复宠。

    想着想着......

    忽而,她黑亮的灿眸滴溜溜一转,勾唇诡笑一记,拿起藏在袖口里的白粉就往脸上扑了起来。

    他让她等着,她就乖乖地等吗?

    机会是靠自己争取的,此时不主动,难道还想靠他主动吗?

    她决定了,现在立刻马上,提着膳食,去御书房门外候着,刷一波存在感!

    云朵出了龙吟宫。

    还未到达御书房呢,就被候在那里、和她怀有同样心思的令妃~顾临惜,给拦住了去路!

    令妃顾临惜,是原主旧情人的妹妹,也就是羽王顾北溟的妹妹。

    顾家祖祖辈辈,世代为将。

    顾北溟的父亲顾峥,曾是天烬国鼎鼎有名的大将军。

    顾峥常年带兵驻守边疆,在一次战役上,意外战死后,先帝追封他为羽王,命顾北溟袭爵。

    顾北溟年纪轻轻,也已是战功赫赫。

    原主本来是羽王顾北溟的王妃,却在成婚的当天晚上,被帝凌渊截胡了,成为了帝凌渊的后妃。

    如今,顾北溟因为和原主私会通奸,已被关押了起来。

    由于这一层关系,顾临惜看云朵不顺眼,平时没少刁难她。

    “嗨哟,这不是整日作天作地、不求荣宠、只求住进冷宫的宸妃娘娘吗?”

    “怎么,这如愿以偿进了冷宫后,又不好好的在冷宫里待着,深更半夜偷溜出来,是要搞哪样啊?”

    云朵被拦截,挑眉看向来人。

    宫灯下,可见女子身着一件薄薄的浅紫色纱质长裙,内衬淡粉色锦缎裹胸,一根玄紫色的宽腰带勒紧细腰,身段窈窕。

    三千青丝用发带束起,头插蝴蝶钗,一缕青丝垂在胸前。

    薄施粉黛,描着柳叶眉,红唇勾人。

    嗨呀,好一个妖艳货色!

    大半夜穿得这么清凉,是来勾引帝凌渊的吧!

    这一刻,她都有些羡慕帝凌渊了,能够坐拥三千佳丽,真真是幸福啊!

    见云朵打量自己,顾临惜高傲地将下巴一抬,“看着姐姐做什么,难道姐姐说的不对?”

    云朵知道原主和这女人有过节,并不想和她掰扯太多,只是淡淡地道,“我做什么,与姐姐何干?”

    “呵。”顾临惜红唇一挑,冷笑一声,“你怕是还不知道吧,昨日一大清早,你的父亲已被押送进天牢了,皇上已经下令,先皇祭日一过,你们顺安侯府就要被满门抄斩了,你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也别想有什么好果子吃!”

    云朵闻言,心中不可遏制地一颤!

    押送天牢?满门抄斩?

    这情景,怎么和梦境如此相似?

    在梦里,她假孕曝光后,顺安侯府是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