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6章 不会有药  权宠京华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周嬷嬷纹丝不动,冷冷地道:“老身除了王妃,谁都不伺候!”

    落蛮气极反笑,一步上前抓住她受伤的手,“你往日伺候谁我不管,但是今日大家都沦落至此,你就少给我装高贵。”

    说完,她的手指钳住伤口位置,疼得周嬷嬷哇哇鬼叫,“放开,放……老身去打水,放开老身!”

    “最好别给我耍什么花招,惹恼了我,有你苦头吃。”落蛮放开她,转身出去。

    周嬷嬷骂骂咧咧地起来,提着茶壶出去了。

    落蛮回了六公子的屋中,摸他的额头,滚烫滚烫的,起码三十九度以上。

    她把毛巾浸入热水中,彻底浸泡之后拿起来扭干,为他擦着额头,脸,脖子,手肘的位置,一遍一遍地擦拭。

    六公子开始的时候还反抗,但是许是热毛巾为他驱散了寒冷,他贪恋这种温暖,慢慢地便不挣反抗了,任由落蛮为他擦拭着,闭上了眼睛。

    落蛮见他乖巧下来,一边擦一边道:“一会儿就有药送过来了,应该要跟大夫说你现在出现高热,要开一些退烧的药来。”

    “不会……”他睁开眼睛,眼底有着通透世情的悲凉,牙关打颤,却挤出一丝怪异的冷笑,“不会有人送药来,昨天已经没药了,我死定了。”

    落蛮一怔,“怎么会?”

    虽说他生母身份卑贱,但是他好歹是肃亲王的亲生儿子,应该说府中要给他专门备下大夫才是,就算没有,大夫也该每天问诊,根据病情斟酌用药。

    一般家里的公子得了病,都是全家焦虑担忧,寻求良医去救治的。

    而且,脑子里残留一些记忆,京中爆发天花疫情,肃亲王恰好就是处理疫情的官员,那他要为自己的儿子寻一个良医或者良方是最容易不过了。

    “别瞎说,一会儿就送药来了。”落蛮收敛心神,继续为他退热。

    周嬷嬷在门口用棍子掀开帘子,脸色臭臭地道:“水来了。”

    “拿进来!”落蛮头也不抬地道。

    周嬷嬷却把茶壶放在地上,转身就走。

    落蛮透过帘子看到她大步躲开的双脚,眸色冰冷异常。

    落蛮起身倒一碗水给他凉开,温度差不多了,就端过来给他喝。

    “发烧会消耗身体大量的水分,要活下去就得喝水,使劲喝!”落蛮道。

    六公子就着她的手,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看得出,他是真的渴得要紧。

    喝完之后,他躺下,张大嘴巴呼吸,伴随着哮鸣声,一喘一喘地,呼吸有些困难了。

    落蛮听得他喃喃地叫了一声大哥,看他双眼也呆滞起来,情况着实不乐观。

    等了半个时辰,药还是没送来,倒是阿柴来叫她吃饭了。

    落蛮问道:“有熬粥吗?他得喝粥!”

    “公子吃不下!”阿柴在门口说。

    “谁说吃不下?”落蛮凝眉。

    阿柴见她又凶起来了,脖子往后缩了缩,“公子自己说的,昨天就喝不下了。”

    落蛮看着六公子,“昨天病情就严重了,你今天还要跑出去,外头的天多冷啊?你是真不要命了。”

    六公子这会儿意识恢复了一些,用仇恨的眼光看着她,颤抖着嘴唇道:“你……诅咒我大哥,羞辱我大哥,我要为他报仇。”

    “拿你的命去报仇吧,我懒得里你,吃饭去!”落蛮转身便出去了。
本章结束,请点击下一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