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016章 慈圣太后  皇后是门技术活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当年郑氏生下皇三子祁洵,立刻被册封为皇贵妃,所有的人都认为皇帝下一步就是废了她这个皇后,好给郑氏腾位子,再名正言顺地册立郑氏之子为太子,继承大齐江山。

    包括她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

    所以那段时间,她惶惑迷茫,每天晚上睡觉时,都担心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以至于成夜成夜地睡不着觉,人一下子就憔悴委顿了不少,搽多少粉都遮掩不住。

    时间久了,自然被李太后瞧出了端倪。

    一日她照例到慈宁宫给李太后请安,没说两句话,李太后便屏退了宫人,拉着她的手,郑重道:“你不必担心,只要哀家活着一天,你就是我大齐后宫尊贵的皇后!就是陛下反对,也不行!”

    她当时满腹的惊慌和委屈像是一下子找到了宣泄口,伏在李太后膝上泪流满面,把李太后的裙子都哭花了。

    等她好不容易收住了眼泪,李太后指着哭花的裙子,笑道:“听说你最近在学裁衣,手艺连尚衣监的绣娘都甘拜下风,这裙子,你可得赔给哀家!”

    她忍不住破涕为笑,道:“赔!儿臣一定赔!”

    回宫之后,她便夜以继日地为李太后裁制新衣,用了约莫一个月,给李太后做了一整套的新衣,从选料裁剪到绣花合衣,全部都亲力亲为,半点不假他人手。

    记得她把新衣捧给李太后时,李太后笑道:“你这么孝顺,母后若是不帮你,都不好意思穿你这身儿衣服!”

    接下来,便是长达十五年的“国本之争”。

    最终,在李太后和群臣的施压下,皇帝被迫册立皇长子祁洛为太子,长达十五年的“国本之争”,至此终于落下了帷幕。

    ……

    前尘往事像走马灯似的在脑海里翻过。

    黄宜安当然知道李太后联手群臣迫使皇帝册立皇长子祁洛为太子,不只是为了帮她这个阻碍了郑氏封后的绊脚石,更是为了大齐江山稳固——立嫡立长,这是祖宗留下来的规矩,就算是贵为皇帝,也不能够任性而为。

    可即便是如此,在前世漫长而孤寂的宫中岁月里,李太后给予她的温暖与保护,都是她安然一生的依仗、弥足珍贵的回忆。

    因此,趁着刘季邀请之便,她定要尽自己的一份心意,为李太后的寿辰添彩,报答其前世的善意。

    “黄小姐?黄小姐?”刘秀见半天得不到黄宜安的回忆,探身询问道。

    黄宜安从回忆中抽身而出,怔了怔,歉然道:“不好意思,我刚才在想纸鸢的事……”

    刘秀连忙摆手笑道:“没关系。我是问,黄小姐什么时候有空,我们再约在陶然居细谈。”

    黄宜安笑道:“我随时都可以,要看张姐姐什么时候有空。”

    刘秀得了准话,便也不再多留,寒暄了几句,便起身告辞了。

    ……

    两日后,张溪乘车来接黄宜安,二人一同前往陶然居。

    到了陶然居,二人刚下马车,刘秀便笑着迎了上来。

    见礼后,刘秀领着二人上了二楼雅间。

    刘季早就在里面等着了。

    同在里面等着的,还有上次与五丈风签订契约时有过一面之缘的张池。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