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9章 带他回家!  我家大佬是恋爱脑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正午,9月的烈日正猛晒大地,闷热空气席卷这方世界,就连偶尔拂过的微风也带着烫意。

    方舟遥正在打球。

    少年今天穿了身黑色运动服,黑色本就吸热,又在这闷热的正午时分运动。不稍一会儿,他便已大汗淋漓,衣服湿的如同水里拎出来那般。

    可他只想发泄。

    心里憋着火气,不奋消耗,生怕自己冷静不下来。

    今天,那个追求他妈的男人上门了。

    那是男人第二次上门。

    方舟遥还记得,男人上一次上门,是他爸妈领离婚证的那天,男人送他妈到家。

    他就看着很烦!

    父亲跟女人睡过,他烦!

    母亲离婚后无缝连接,他也烦!

    想到当初,是因为父亲出轨,他心里记恨父亲跟那个女人,所以选择跟母亲。

    可现在,连他母亲也找好下家了。

    不仅如此,他父亲为了避免孤独,还领养了个女儿。

    只剩他…

    只有他成了孤单的个体,没人管!

    真特么烦!

    方舟遥奋力抬球往篮筐里扔,没有投中的篮球砸在篮板上,力道颇重,发出“砰”一声响。

    即便如此,也还是觉得不够发泄。

    停下,方舟遥大口喘气,炎热与运动将他体力耗得不轻。可心里的愤怒,却没消灭多少,甚至越想越火大…

    “卧槽尼玛!”他怒骂道。

    话音落下,视野范围里,突然闯入一道娇小身影。

    篮筐后,女生捡起他的篮球,转头,又向他小跑而来。

    是她?!

    方舟遥的心‘咯噔’了一下,下意识的收起满腹火气,敛去面上的凶恶表情,但是……笑脸挤不出来。

    “你一个人打球啊。”

    余飘飘已经跑到他身前,嘴角挂着淡淡笑容,装作若无其事般的说:“现在中午12点,好热啊。你不怕晒吗?”

    方舟遥夺过她手里的篮球,嘴巴一撅,“不打了。”

    转身,他起步离开。

    瞧着少年倔强的背影,以成年人的眼光去看待,余飘飘轻易能看穿他那不加遮掩的心思。

    她小跑几步追上他,双手交握于身后,笑说道:“去你爸爸家吃饭吧,今天家里有客人,菜很好。”

    她故意用‘你爸爸家’这个词,就是为了让他知道,即使母亲很忽略他,他也还有父亲。

    即使离婚,即使养父收养了她,那也是他的父亲。

    而且他的父亲很爱他,很在乎他。

    “什么客人?”

    方舟遥也因为她的正确措辞,听的舒服。

    余飘飘说:“是你爸爸的弟弟,一个从S市过来的远方表叔。我不熟,不好意思面对客人,本来想到外面随便吃点。不过正好碰到了你,不然,你陪我回去吃饭吧。”

    她也是故意找的这理由,让他知道,那个家里他还是主人,她不是。

    给了他很大的台阶下!

    方舟遥果然痛快答应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来的是客人,你是主人,没道理你出去吃。走吧,我跟你一块去!”

    余飘飘应:“嗯!”

    方舟遥看了她一眼,见她点头,他笑:“小孩,你不能那么胆小。余航也是你爸啦,大胆点把自己当他女儿!”

    余飘飘配合他应:“嗯!”

    方舟遥笑道:“小孩!胆小鬼!”

    余飘飘:“……”

    要这样应付男孩,她太难了…

    ……

    余飘飘带方舟遥回了家。

    余航瞧这两孩子一块儿回来,表情非常吃惊!

    不过吃惊的同时,也很是惊喜。

    他马上拉着方舟遥一通嘘寒问暖,啰啰嗦嗦了很多。

    厨房里,余生在炒菜下厨,见余航儿子来了,他更加卖力。

    昨晚带来的高级食材还有吃剩的,拿出来炒炒,又是新的一盘,就是分量少了点。

    虽然紧急,但还是收拾出了一桌子荤素搭配,色香味俱全的菜色。

    方舟遥跟余飘飘坐在桌子一边,余生跟余航坐在桌子对面,四人吃了顿热闹哄哄的午饭。

    饭后,余生离开了。

    余航跟方舟遥、余飘飘两孩子在家。

    打球出了一身汗的方舟遥洗了个澡,从卫生间里出来时,余航已经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起来。

    而余飘飘在她房里弹吉他。

    循着音乐声,方舟遥擦着湿漉漉的头发,步步走向她房间。

    他的脑海里,余飘飘坐在乞丐身边弹吉他的画面还历历在目,新犹昨日。

    她那样子很帅,很酷,反正是迷住他了。

    这时再听到吉他声,方舟遥心脏跳的有些快,竟不自觉地紧张起来。

    房门虚掩,他推手一开就是。

    她睡的是原来家里的客房,进来时,见到她正弹弹,停停,然后拿笔在纸上写些什么?

    方舟遥站在房门口,敲了敲房门,理性认为,他一个男孩子不能进女孩子的房间。

    转头,余飘飘视线移落在他身上,她笑:“你要进来吗?”

    方舟遥转头四处观了圈,表情微尴尬,“不好吧!”

    余飘飘笑:“没关系啊,门打开就是了,可以进来。”

    方舟遥:“哦。”

    然后他进来了。

    余飘飘都忘了,他一直是个很彬彬有礼的男人。

    男孩也是。

    否则,他前世也不会像个闷葫芦似的憋了十几年,从来没跟她表白过。

    一次都没有。
本章结束,请点击下一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