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百三十七章:顺水推舟的赌约  我的专属神级副本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奴家决然不相信,夕雪姑娘入魔、入堕!因此……奴家与贵客相赌,我赌尹夕雪没有入魔、入堕!只是这赌约,向来有彩头一说,就是不知道……花公子与贵客这之间的彩头……”

    辛容雪开了口,表明了她的态度,同时也是主动抛出来,询问了一下彩头的事情。

    花凌胭想也没想,淡然开口道:“这把鬼厉,辛掌柜想来应该是认得的。这本《剑酒录》,是剑酒山庄的秘法。”

    只是说到这里,花凌胭便闭上了嘴巴,没有再过多展开,自顾自泯上一口酒。

    “那不知……若是花公子赢了,贵客的彩头是……”

    听到花凌胭开口,辛容雪挑了挑眉,然后扭过头来,询问了一下李恒。

    李恒平静的说道:“若是在下侥幸输了,江道长、花公子、还有我本人,我想到什么有趣的事情,自然会给花公子说上一二。”

    “等……等等?江道长?!贵……贵客这……”

    原本辛容雪很有兴致,也是好奇的等待着李恒的下文,但随着李恒轻描淡写的陈述展开,她整个人都傻了,甚至下意识开口准备进一步询问,而且顿时变得有些结巴,声音里更加不具有,最早之前的“媚态”。

    更多的则是难以置信。

    辛容雪结结巴巴的说到一半,后续又想到了什么,开口追问道:“贵客!是那位江道长吗?”

    ——

    什么江道长?!

    李恒哪里清楚什么道长什么的,他第一次听见这个名字,还是他身后的花梦儿,主动开口说的,都还没有通过系统。

    他无非就是顺手装了个逼,然后在花凌胭的“衬托”之下,慢慢把这个面子给撑了起来,他哪里知道什么道长长,道长短的。

    但此时辛容雪问到,他总不能不回答吧,所以稍微顿了顿,“随口”反问了一句:“辛掌柜觉得呢?”

    辛容雪沉默。

    整整一分钟的时间,辛容雪都没有开口,而房间里的其他人,自然也是没有开口打扰。

    “虽然那位,百年前就已是半步神级的江道长,对于雪羽楼来说同样重要,但寒山……但眼下,若是奴家侥幸赢了贵客,还望贵客宽恕。而事后奴家却是想知道,贵客的一些事情。不知道贵客您,意下如何?”

    在沉默了一会儿后,辛容雪打破了沉默同时表态,她要是赢了李恒,后续想知道有关于李恒的事情。

    只不过说到这里,辛容雪的语气态度,要比最开始进入房间的时候,柔和很多。

    李恒继续淡然随口的问:“只是小事。但不知道辛掌柜的彩头,又是什么?”

    “走鸦道人的这三件重宝!若是贵客赢了赌约,这三件重宝,雪羽楼分文不取!”

    “我不缺钱!而且这三件东西,是我拍下的,辛掌柜这意思……想扣下我的东西?”

    “贵客说笑了!雪羽楼自然是不敢扣下贵客的宝物,更不会不知死活的在……与江道长、寒山宫有关联的贵客身上,做出克扣一事。”

    “呵呵!那辛掌柜此举……还请恕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