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墨川番外(整)  他养的小可爱太甜了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位上,有一男一女正在聊着天。

    男人一脸斯文,文质彬彬的气质。

    而女人一脸高兴的笑容,听着男人在说着些什么。

    她脸上的笑容,是他从未在她脸上看见过的。

    一个月不见,她瘦了一些,烫了卷发,衣服风格也跟以前不同了。

    墨川坐在车内,看着咖啡厅内男女聊的畅快,心口却像是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一般,开始疼的难受。

    这种感觉,他以前竟然从来都未曾发觉过。

    甚至……比当初看见小薰儿在沈寒之怀里那般幸福的样子,还要痛苦几倍。

    这一刻他才明白,她忽然决心离开他,也许并不是因为讨厌他,而是因为……她找到了他的幸福。

    从他嫁给她的那天,他便是这么打算的。

    他不会爱她,若她找到了幸福,可以随时离开他。

    可如今真到了这一天,他的心口怎么会如此的难受。

    墨川在车内坐了一个晚上,也看着餐厅里的男女聊了一个晚上。

    直到晚上十点钟,二人才从餐厅里出来。

    大约是喝了几杯酒,她的脸颊忽然变得红彤彤的。

    她穿了短裙和粉色的小外套,脚下的高跟鞋似乎有些踩不稳。

    见她没站稳,一旁文质彬彬的男士伸手扶住了她,带着她离开了餐厅。

    墨川坐在车内,手紧紧握着方向盘,看着二人从他的身边走过。

    后视镜内,他看着男人扶着她去了离餐厅最近的一家酒店。

    那张妖冶的脸上,脸色忽然白了下来!

    ……

    酒店的房间里。

    男人扶着温夏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又为她倒了一杯水。

    温夏伸手接过水杯,“谢谢。”

    “你这些天就一直住在这里?”男人看了一眼酒店里,问她。

    “嗯。”温夏轻轻点了点头。

    家里得知她放弃了墨家夫人的身份很生气,不让她回去。

    她只能暂时将酒店当成家住下。

    不过还好,她这些年在墨川身边也学到了不少,也找了个不错的工作,已经开始适应新的生活了。

    见她如此安静,男人脸上露出了几分的愧疚,在她的身边慢慢坐了下来。

    “对不起,让你这些年过的这么辛苦。”

    “这跟你没有关系。”温夏看向对方,摇了摇头。

    对方是她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在嫁给墨川以前,温夏一直以为,自己长大后的归宿会是跟他结婚。

    但是那年他出国留了学,而墨川正好重病,她被墨家挑选成为了冲喜的新娘。

    男人望着她,眼底却满是悔意。

    “当初如果我没有离开的话,他们就不会逼你嫁给那个男人。”

    “现在我回来了,温夏,跟我结婚吧,我会弥补你的一切,可以吗?”

    男人说着,便深情款款的看着她。

    温夏有些许的错愕,倒没想到对方特意回国会是为了她。

    见她不言语,男人便试探性的低下了头,温夏一惊,抗拒的缩了缩身子。

    ……

    ——碰!

    ……

    一声巨响,房门忽然被人从外面踹开了。

    温夏愣在沙发上,错愕的转头看了过去。

    便看见几名熟悉的身影……

    是墨家的保镖。

    她一愣,还正诧异发生了什么之时,墨川的身影忽然出现。

    那张妖冶的脸上,此时表情却有些可怖。

    “你们是什么人?”温夏身边的男人面露惊恐之色,下意识将她挡在了身后。

    温夏满脸错愕,还未反应过来什么之时,男人已经大步的走了过来,双眸通红的扫了一眼她身边的男人,抬手便将他提了起来,狠狠的朝着他脸上砸了一拳!

    男人被打的连连后退,正要还手之时,保镖走了过来,轻易的将他制住了。

    “你们要做什么?”

    墨川沉默不语,只是低眸看向愣在沙发上的女人,脸色变了变。

    她竟然和别的男人来酒店!

    “你怎么来了……”温夏错愕的看向他。

    墨川却没有回答她,只是面带愤怒的俯下了身,弯腰将她整个人扛了起来,扛在了肩上。

    “你要干嘛……”温夏大惊失色,下意识的伸手抓住了他背上的衣料。

    墨川扛着她大步转身。

    ……

    墨家。

    车子刚刚停稳,墨川便推开车门下了车,而后弯腰将车内的女人抱了出来,单手又扛在了肩上。

    “你到底要干嘛!”

    “你是不是疯了!”温夏在他的肩上不安的喊着,可他却没有言语,一路扛着他回到了他的卧室,才将她丢在了床上。

    他目光有些愤怒的看着她。

    “我们还没有离婚,你就这么迫不及待找别的男人?”

    她在他身边时那么的温婉贤惠,怎么一离开他,便像是变了个人一般,竟会跟男人去酒店!

    闻言,温夏怔了怔,虽然被冤枉却并未开口解释,而是不满的看向他。

    “你已经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了,我要找什么人这是我的自由。”

    她不喜欢他再次插手她的生活。

    她已经下了很大的决心离开他了。

    听她这么说,墨川的脸色变了变,直接转身到床头柜里,拿出了那两份协议书,当着她的面,直接一分为二!

    看着被撕碎的协议书,温夏脸上露出了惊讶之色。

    他忽然俯身而下,双手撑在了她的身侧,低头看着她。

    温夏愣住,下意识的缩了缩身子,不解的看着他。

    今天的他,好奇怪……

    一个月不见,他似乎变了不少,比这五年里变得多要多。

    墨川盯着她看了片刻,才慎重的对她说道。

    “我反悔了!”

    即便他不想承认,但在她冒着雨离开的那天晚上,他就已经反悔了!

    他不敢相信,

    “我们原来说好的,你怎么能反悔。”她脸色一变,不敢相信的看着他。

    “我不在乎。”墨川紧紧的看着她,不在乎的说道。

    他只知道,在看见那个男人带她进酒店的那一刻,他便疯了!

    他无法忍受这些!

    当初小薰儿跟沈寒之在他面前卿卿我我之时,他都从未有过这种感受!

    他很愤怒,很愤怒!

    愤怒的想要杀了那个男人!

    他的声音落下,温夏却是顿住了,脸上露出震惊的表情看着他。

    紧跟着,一股委屈的情绪忽然涌了上来。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肯放过我。”她说着,双眼忽然红了几分。

    “我都已经愿意放弃你了,你知道你这样有多残忍吗?”她看着他,埋怨的说道。

    墨川沉默不语,看着她通红的双眼,他的心中却又泛起了一阵疼意。

    这些年她在他的身边不哭不闹,除了那日她被人用匕首架在脖子上以外,他从未感到如此心疼过……

    他沉默片刻,目光不经意落在了她的身上。

    因为他方才扛她的姿势,导致她身上的短款上衣上移,短裙腰间也下移了不少,露出了她小腹上的那块疤。

    那块疤他清楚的记得,是在两年前的一次仇家暗杀他时,她为他挡了一刀留下的。

    在那一刻他才知道,原来世上除了季风外,竟还有人愿意为他付出生命。

    手术时,她没哭也没闹,只是在听见医生说她以后都无法要孩子之时,她才红了双眼。

    此时此刻,他才发现,这几年她虽然静静的陪在他的身边,但每一次的记忆他都是记得清清楚楚的。

    想到这里,他的目光闪了闪,而后缓缓的伸出了手。

    手掌覆在了她小腹上的拿快疤上,男人那张妖冶的脸上,忽然闪过一抹痛苦之色。

    “不要放弃我!”他抬眸看向她,声音有些嘶哑。

    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有太多人放弃他了。

    他不想再被她放弃。

    纵使他知道,他并不值得被爱。

    他的声音落下,温夏却是怔住了,抬起发红的眼睛,错愕的看着他。

    “你说什么……”

    看着她那般惊讶的样子,墨川沉默不语,而是将她小腹上的手掌收了回来,而后握住了她的手,抚向自己胸口的位置。

    “这里,都是你的身影。”他看着她,动情的说道。

    温夏愣住,掌心都是他的心跳声,这一刻,她的心跳也猛地跳动了起来。

    她不敢相信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她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的将手收了回来。

    “那……那你那天为什么让他们杀了我。”

    那天他狠心绝情的样子,彻底让她的心碎了。

    她以为,他根本不在乎他。

    “只有这种方法,能让我们都活命。”墨川看着她,解释道。

    听他这么说,温夏这才恍然明白过来什么。

    当时她太过于生气绝望了,绝望到都不敢奢望他是会是为了救她才会说出那样的话。

    她愣愣的看着他,心里又惊又喜,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还离婚吗?”男人妖冶的脸上满是在意。

    “暂时不离了。”她想了想,然后回答道。

    “暂时?”墨川皱眉。

    只是暂时不离?

    “罢了。”他叹了口气,不再纠结这个,便又认真的问她。

    “跟我身边会很危险,你会害怕吗?”

    她摇了摇头,不以为然。

    “有什么好害怕的。”

    就算是被坏人用匕首抵着脖子,她也没有害怕。

    因为她更在意的是他绝情的说让那些坏家伙杀了她。

    她当时手上如果有个什么工具,或许都能靠着愤怒自救成功了。

    听她说不怕,男人紧绷了许久的脸色,才终于有了一丝好转。

    他盯着她看了片刻,目光流转,忍不住缓缓的低下了头。

    温夏轻轻的闭上了双眼。

    双唇触碰的那一刻,一阵巨疼,忽然在他的心口泛开了。

    “咳……”他忽然咳嗽了一声,蓦地从她身上起身,靠在了一旁。

    见状,温夏一下子紧张了起来,忙的凑过去查看他的情况。

    “怎么了,是不是旧疾又复发了?”

    “不是病。”墨川看了她一眼,脸色有些发白的否认。

    墨阳那个家伙回来帮他治了几年,他的旧疾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那是怎么回事?”温夏不解的问。

    “是毒。”墨川的脸色变了变,表情有些许尴尬。

    他身中这种毒这么多年,今天还是第一次,如此真切的体会到毒发的感受。

    当初在面对小薰儿的时候,他竟也一次都没有毒发过,当时他还曾怀疑自己的毒是不是已经消退了。

    后来小薰儿跟沈寒之结婚,他便让快要研制成功的解药程序停了下来,因为他觉得那解药对他而言已经没有多大用处了。

    可却没想到……今天却她刺激的毒发了。

    这么想来,似乎在这五年里,他也曾有过这样的感受,但没有此刻这么严重,每次都是她在身边时才会有。

    但他只将它当成是自己的旧疾来看待,加上平日他跟温夏一直是分房睡的,所以从未如此透彻的体会到这种毒发的感觉。

    直到刚才他清楚自己弄了念头,才明白这种疼,原来是毒发。

    这毒发起来的感觉,心脏就犹如被针扎一般。

    一听他说是毒,温夏的脸色更是紧张的不行。

    “我去叫墨阳来!”她忙的从床上起身,要去打电话,却被墨川伸手握住了手腕,拉了回来。

    “没事,这毒死不了人。”

    “可是你看起来很痛苦。”温夏却急的双眼通红,他脸色都难看成这样了,怎么还说没事。

    “你离我远点,我的痛苦自然会消失。”墨川尽力不去看她,努力让心绪平静下来。

    听他这么一说,温夏面露出不解之色,但还是乖乖照做,下了床,与他保持了几米远的距离。

    她一离开,墨川的脸色便渐渐好转,身上的疼意便也慢慢消失了。

    见他慢慢平静,温夏这才敢继续靠近,可是又不解的看着他。

    “这到底是什么毒?”

    这毒好奇怪,难道靠近她就会毒发?

    怎么会有这样的毒。

    “咳……”男人妖冶脸上的表情有些许的尴尬。

    见他不说,温夏脸上的表情更加担心了。

    “可是这样的话,那我是不是就不能靠近你了?”

    好像有点奇怪。

    听她这么说,墨川皱起了眉,而后有些心急的道。

    “这毒我会马上解决掉!”

    这是他第一次,想要如此痛快的将体内的毒给清除完!

    以前他倒没觉得这毒有多痛苦,可今天来这么一出之后,他是一秒钟也不想忍下去了!

    于是乎,第二天一早,墨家的实验室便以最快的速度恢复了运营。

    三个月后解药终于研制成功……

    往后漫长的婚姻岁月里,墨川大概是满意的。

    除了妻子一不高兴便会说‘老娘不干了’然后离家出走,每次都要让他差点要翻遍R国之外,他基本觉得他是世上最幸福的男人。

    一定比沈寒之那个妻管严要幸福的多!
本章已完,请点击下一章。(2/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