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墨川番外(整)  他养的小可爱太甜了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墨川番外——

    黑漆漆的夜,车子正朝着墨家的方向行驶着。

    车内静悄悄的。

    身着一身酒红色衬衫的男人,正慵懒的靠在车内,盯着身边那个正一脸气鼓鼓,一路上一句话都没说的女人。

    “不说话,是生气了?”

    “……”车内静悄悄的,女人并未理他,甚至连看都没看他一眼。

    男人皱起了眉……

    当年她因冲喜嫁给他,到如今已经有五年的时间了。

    一向温婉听话,在他身边扮演着一个合格妻子的她,这是第一次与他置气。

    原因……

    是因为几个小时之前,她因墨夫人的身份被他的仇人绑架,他前去营救,对方将匕首抵在她的脖子上,逼他就范。

    他明白对方的手段,也知道即便他就范对方也不会放过她。

    出于理智的考量,他做了一些冒险的选择,谎称让对方杀了她,才从对方怀疑思考的间隙趁机将她救了下来。

    可自从他将她救下后,她便一直是这幅表情,将她当做空气一般。

    他竟有些不习惯被她如此的冷落忽视。

    这时,车子已经进入墨家,在宅子前停了下来。

    “墨总,夫人,到了。”

    司机的声音响了起来。

    听见司机的声音,一路上都没有理会墨川的温夏却忽然推开了车门,下了车,一路朝着宅子里面走了进去。

    墨川坐在车内,从车窗看向女人不将他放在眼里的身影,心情不禁有些许的不快。

    五年里,她从不敢这样对他。

    片刻后,他才跟着推开了门,朝着宅子里面走去。

    一路回到了卧室,墨川才在沙发上坐下,抬手看了一眼自己手臂上的伤。

    方才事情结束后,季风简单的帮他包扎了一下,现在伤口又在往外溢血了。

    咳……他轻轻的咳嗽了一声,这时,房门忽然被敲响。

    “墨总。”门外传来了佣人的声音。

    “进来。”墨川扫了一眼房门的方向。

    房门被推开,一名佣人拿着药箱走了进来。

    “我是来帮您包扎的。”

    “怎么是你?”墨川转头看了一眼佣人,妖冶的脸上透出几分疑惑之色。

    平日他若受了小伤,或者旧疾复发,送药包扎一向都是由温夏来的。

    这五年多,他倒也已经习惯了她在身旁伺候。

    “夫人说她有事走不开。”佣人小声的道。

    听佣人这么说,墨川不禁皱了皱眉。

    “她有什么事?”

    这五年里,除了她娘家的一些琐事,她便一直在围着他转,能有什么事忙?

    “这……”佣人面露难色。

    “说。”墨川命令道。

    佣人无奈,这边只好如实的回答。

    “夫人说,要跟您离婚。”

    佣人的话音落下,卧室内安静了下来。

    墨川的脸色变了变。

    离婚?

    那个一向对他唯命是从,这五年里连抱怨都没有过一句的女人,要与他离婚?

    未等他再开口询问些什么,房门忽然被再次敲响了。

    “是我。”门外,传来了温夏的声音。

    “进来。”墨川收起脸上的诧异,在沙发上坐好。

    房门被推开,温夏拿着一纸协议走了进来,直接来到了沙发旁。

    见她进来,靠坐在沙发上的墨川扫了一眼佣人手上的医药箱,而后一如往常一般,对她嘱咐道。

    “你来的正好,包扎。”

    然而他的话说完,女人却没有像往常那样乖乖的听话。

    “这个给你。”她直接将一致协议放在了面前的茶几上。

    墨川低头看了一眼茶几上的标题,而后皱起了眉。

    “你当真要跟我离婚?”

    “是!”温夏抬着头,一脸认真的说道,脸上分明还带着几分的愤怒。

    她的话音落下,墨川却是沉默了半响,而后不解的问她。

    “我亏待你了?”

    这五年里,他除了未曾给过她爱之外,其他的都并未亏待过她。

    他本以为,她是满足于墨夫人这个身份给她带来的一切的。

    却没想到她会在这个时候提出离婚……

    还是说,她还在为刚才的事情生气,气到要与他离婚如此严重?

    他的话说完,温夏脸上却露出了一个苦笑。

    “墨川,你以为我这几年是为了墨家给我的那些好处才留下的吗?”

    “那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什么,现在都已经不重要了。”

    “我现在什么都不要了,我要离婚,你当初答应过我的。”

    她嫁他时,他便应允,只要她想离婚,随时可以结束婚姻。

    她原本也以为这场婚姻是一场简单的交易,她为他冲喜,他帮助温家。

    可是……她却没有防住在这五年里,偷偷的将自己的心给丢了。

    她喜欢这个男人,其实一点也不意外。

    他长得很美,也很优秀,纵然有时脾气不好,但对于乡下长大的她而言,他已经是世上绝无仅有的好男人了。

    她控制不住自己的心。

    她本以,默默付出,总会得到他的回应。

    可今天的事情令他彻底的绝望了。

    他根本就不在乎她。

    他的心里面,只有那个远在C国N市,嫁给了其他男人的女人。

    她的等待,永远都不会有所回应。

    既然如此,不如爽快些。

    她在他身边伺候了他这么些年,也够了!

    既然这个狗男人不把她的命当一回事,她也不必再顾忌什么情面了!

    早在他无情的让绑匪随便杀她的时候,她就决定不再对他抱有任何的想法了!

    见她如此坚定,墨川的目光顿了顿,却有些诧异。

    “你想清楚了?这婚离了,你便不能后悔了!”

    “对,我想的很清楚,墨川!老娘一秒钟都不要再伺候你了!”温夏站在他的面前,叉着腰不爽的说道。

    “……”他怔了怔,目光错愕的看着眼前彪悍的女人。

    似乎与平日里在他身边那个柔柔弱弱的女人有些不同。

    “快点签字,我等着离开!”见他迟迟不签字,温夏有些不耐烦的催促道。

    “这么急?”墨川面露惊讶。

    “对!我早就已经忍受够了,一分钟都不想再忍受你了!”温夏看着他,毫不犹豫的说道。

    听着她这般无情的话语,墨川的脸色微微一片。

    除了小薰儿以外,他何时被女人如此羞辱过!

    片刻后,他的眸中划过一抹怒意。

    “好!”他答应下来,随手接过她手上的笔,快速的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下了大名。

    “手续我会让季风人尽快去办。”

    他放下笔,看向她。

    “现在你自由了。”

    “但是,你已经没有后悔的余地了!”

    温夏低头,看了一眼他的签字,而后露出了满意的表情。

    “谢谢。”

    “再见!”

    她转过身,决绝的离去,毫不拖泥带水。

    房门被用力关上,坐在沙发上的墨川皱起了眉,又低眸看向了面前的离婚协议书。

    他才知道,原来五年里一直在他身边温婉贤惠的女人,原来是如此的厌着他。

    与其他人一样。

    表面符合着他,内心不是怕他,便是厌他。

    他早已习惯。

    只是……为何此时他的心绪,却久久无法平静下来。

    卧室内顿时安静无比,佣人抱着药箱站在一旁,看着他手臂上的伤不停的下落,却一言不发。

    外面的大雨还在下着。

    温夏离开之后没多久,易风便来了。

    他看了一眼墨川手上的伤,从佣人手上接过了药箱,为他包扎。

    待到伤口包扎好,易风转头看了一眼窗外的雨,而后提醒着道。

    “墨总,夫人她走了。”

    “冒着雨走的,只带了一把伞,和一只背包。”

    闻言,墨川的脸色变了变,转头看向窗外的大雨和黑漆漆的天空。

    片刻后,他才收回视线,淡淡的道了一句。

    “算了,不用理她。”

    “我去给您熬药。”易风点了点头,拿着药箱起身,领着佣人一起离开了。

    墨川靠坐在沙发上,静静的听着外面的雨声,心情却忽然有些烦躁。

    脑海里,不禁回想起她被他的仇家绑架,用匕首抵在脖子上的场景。

    妖冶的脸上忽然划过了一抹不安之色。

    下一秒,他忽然从沙发上起身,大步的朝着外面走去。

    ……

    大雨下的正大,一辆车子自雨中开出去。

    一段路程后,墨川在墨家附近的公交站,发现了她的身影。

    大雨下的正大,她握着一把雨伞挡在身前,整个人卷缩在公交站的一角,在等待着车子的到来。

    一头长发都已经被雨水打湿,正在不停的滴着水。

    墨川将车子停在了离公交站不远处的地方,落下车窗,望着那个弱小的身影出神。

    妖冶的脸上表情沉下。

    她负气要与他离婚,就是为了来受这种苦的?

    一时之间,他的心中浮起一抹莫名的怒意。

    雨还在继续下着,大概是受到天气的影响,路上没有一辆空出租车经过。

    就连公交车也没有上班。

    墨川在车内静坐了许久,扶着方向盘的手微微紧了紧。

    按照他对她的了解,再这样继续下去,她会转身回墨家。

    他在车内等待了许久,公交站内的身影终于有了反应,她拿起了雨伞,背着双肩包转身离开了车站。

    却没有朝着墨家的方向走去,反而去了相反的方向。

    墨川的目光一变,看着她冒着雨费力前行的身影,脸色忽然变得有些难看。

    她就那么的厌他,厌到情愿一个人这样离开?

    他转动方向盘,下意识的想要追过去,但最终还是停了下来。

    那个身影越走越远,他的脸上却露出了一个讽刺的笑。

    下一秒,他抬起手,拿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而后吩咐道。

    “派一辆出租车过来。”

    ……

    温夏离开有一阵了,自从那日从雨中开车回来后,墨川便绝对不提温夏的事。

    尽管经常在让佣人为他倒酒的时候,还是会叫错名字。

    “温夏,倒酒。”这日,他一如往常的抬起酒杯,对身边的人吩咐道。

    “墨总,夫人已经走了有一阵了。”佣人一愣,小声的提醒道。

    墨川才反应过来自己原来叫错了名字。

    他皱眉,忽然没了兴致,干脆放下了酒杯。

    已经一个月了。

    这时,陆远崇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

    “把人家气走了,后悔了吧?”

    听见声音,墨川转头,便见陆远崇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

    他皱了下眉。

    “有何后悔的?”

    “这酒不喝也好,戒了更健康。”陆远崇在他身边坐下,抬手将他面前的酒杯拿了过去。

    墨川看了看了他一眼,有些厌烦。

    “你怎么又来了?”

    这家伙当年非得跑回R国,还拖家带口将女保镖苏贝也带了回来,这些年倒就赖在这里了。

    “大嫂不在,怕你一个人寂寞,陪陪你。”陆远崇笑了笑。

    “你若想找揍,我可以奉陪。”墨川冷笑一声,又将那只酒杯拿了过来,自己倒了一杯酒。

    “唉,你这无情的样子,怪不得连大嫂都不喜欢你了。”陆远崇叹了一口气,故意的道。

    他的话音落下,墨川脸上的表情变了变,像是被惊到了一半,露出错愕之色。

    “她……喜欢我?”

    话音,他脸上便又露出了一抹嘲讽之色。

    那个无情的女人,比小薰儿更加绝情……连夜冒着风雨都要离开,怎么可能会喜欢他。

    “你该不会真不知道吧。”陆远崇却是惊讶的看向他。

    “……”墨川沉默不语。

    “你说说,就你这样,当初怎么可能争得过沈寒之!”陆远崇又摇了摇头,“有哪个正常女人能受得了被你冷落五年,一直当成佣人伺候你,就这样你还不知道她喜欢你?”

    “算了,反正你马上就是前夫了,大嫂是个不错的女人,估计很快你便会收到请柬了。”陆远崇叹息着说道。

    他的话说完,墨川变了脸色,皱眉看着他。

    “请柬?”

    什么请柬?

    “你还不知道?”陆远崇惊讶的问。

    墨川一眼看透他的心思,便不耐烦的道。

    “有话直说!”

    陆远崇笑了笑,也没有直说,而是给了他一张写着一个地址的卡片。

    “这个地方,你今天自己去看吧。”

    “你自己慢慢琢磨去吧,我也就只能帮你到这里了,我得回去陪我媳妇去了。”他将卡片放下,便从椅子上起了身,朝着外面走去。

    餐厅内顿时安静了下来,墨川低头,看向卡片上的那行地址。

    那是一家餐厅的地址。

    ……

    晚上,秋天的天气有些许的凉意。

    墨川开着车,在餐厅门口的不远的树下停了下来。

    一眼,便看见餐厅靠窗的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