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百五十三章 同生共死  我不做阴阳师了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血满长空。

    天撕裂,地起伏。

    如今的彼世终于有了几分血色地狱,末日降临的光景。

    黄泉漫卷,风雨如晦,电闪雷鸣,尽皆倾斜在关俊彦头顶。

    世界树撑起的一方世界完全损毁,大树本身也在摇摇欲坠。

    而劫数不仅没有看到尽头,反而愈演愈烈。

    撕裂的血色天幕处,一个巨大的血色漩涡笼罩整条黄泉,规模与“天眼”差别极巨。

    少年面如金纸,仍是毫无动作,似是认命,仿佛气数已尽。

    是啊。

    这可是等同彼世的诸神掀起的神罚,是来自世界本源的排斥,只要身在彼世能怎么躲?又能躲到哪里去?

    更何况,撑开一方小大世界后,关俊彦的境界体魄都因为规则的改变消散一空,只留下规则体系内允许的数值,单项数值满值100.

    尽管没有改变正五边形战士的本质,但区区100的数值,不过堪堪踏过修行者的第一道大门槛,如何能与天地大劫相抗。

    而这个数值,在“小大世界”后依旧没有恢复——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自古都是放水容易蓄水难,下山容易上山难。

    既然结果不会有变化,不如省几分力气,至少能够多坚持一会儿。

    投身战场可以舍生忘死,面对强敌,可以放出豪言,甚至大劫来临,依旧可以豪情不减。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心气的平复。

    在漫长的等待,大道的逐渐消逝之中。

    关俊彦的内心免不了生起涟漪,终究是没有活够。

    的确,他有安排好后手,有托付的对象。

    但都不是由他自己完全掌控,这种将生死寄托在他人之手的感觉并不好受。

    除去穿越伊始,关俊彦几乎从不将自己置身必死之地。

    “莫非……我其实是个掌控欲很强的人?”

    直到此刻,他才后知后觉,久违地表现出软弱。

    “有没有人啊,快来救救我啊,我要挂了。”

    “真难得啊,你也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真有人回答。

    “还以为你实力暴涨之后,就目中无人,忘了过去是什么样。”

    “怎么会呢。”

    关俊彦喜出望外。

    来人,一身哥特风蕾丝洋裙,橙色的头发恰到好处的卷起,眉眼弯弯,巧笑嫣然。

    御门院第六代家主,传奇等级的傀儡师,御门院心结心结。

    “如果和伊邪那美一样高高在上千百年可能真会忘记弱小的自己,但我在去年暑假的时候,还是个修为尽毁的废人。”

    “炫耀?”女傀儡师白了他一眼,妩媚横生,手中牵动不止,一边拉扯关俊彦的身体,一边稳固精神与肉体的通道。

    “就当我是炫耀吧,没有这段经历我也杀不了伊邪那美。虽然杀完之后,又变回当年那个泥腿子了。”

    有这位早早结下因缘,后又成就姻缘的女傀儡师在,关俊彦很放心。

    她没有参加“天干地支式神大阵”,承担的责任却有过之无不及。

    她是关俊彦最后的退路。

    靠着N之领域。

    那是梦境与现实,物理与精神的夹缝,理论上有自主思想,有精神的地方,便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