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章 请输入密码  我不做阴阳师了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收缩的鼻腔中萦绕着没有闻过的特殊香味。

    双眼的眯缝间窥见陌生的天花板。

    身体异常的沉重,却能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力量。

    莫名的反差,给人一种怪异的感觉。

    但所有的感觉都在尝试移动身体的瞬间消失殆尽。

    疼痛。

    钻心的疼痛。

    比脚趾的小指不小心撞上桌角疼上十倍。

    连少年时代和人打架,不小心被人来了个猴子偷桃都无法与之相比。

    那已经是关俊彦二十多年人生中经历过的最大痛苦——蛋痛。

    我这是——怎么了?

    是在做梦吗?

    努力地睁开双眼,尝试着发出声音。

    “咳咳——”

    喉咙干涩,像是很久没有喝水,又像是重病缠身的病人。

    “哦呀嘎达撒嘛!”床边传来了声音。

    男性的声音,没有听过的声音。

    强忍着疼痛侧过头,将视线聚焦,看见的仍是一张陌生的脸。

    男人,年纪超过四十岁,圆脸,大眼睛,鼻梁有点塌,嘴巴也有点厚,总的来说长得一般,不美不丑,不过能让人一眼记住,也算是有特点。

    对上视线的时候,男人先是流露出一丝喜悦,接着像是意识到什么,立刻移开目光,对着外面大声呼喊。

    “哦呀嘎达撒嘛买咋卖玛喜达……”

    看得出来,是真的为关俊彦的苏醒感到高兴。

    不过——这说的都是什么玩意?我怎么一个字都听——

    不,不对,能听懂的。

    哦呀嘎达虽然比较陌生,但后面的撒嘛以及再往后的部分都能听懂。

    Sama是敬称。

    后面应该是醒了的意思。

    关俊彦大学的时候选修过日语作为小语种,虽然已经毕业好几年了,但因为是个常年混迹ACG领域的老二次元,所以一直没有丢下。

    当时选修的时候,也是因为学了日语就可以更方便去啃生肉,可以第一时间获得想要的讯息,不用眼巴巴地等汉化。

    由于只是选修,所以水准非常有限,一般的对话和行文能听懂看懂,稍微专业一点,就开始麻瓜了。

    为什么要说日文?关俊彦的心中升起了这样的疑问。

    趁着对方移开目光喊人的时间,他开始观察周围。

    地面是浅黄色的织物,如果关俊彦的知识没有错误的话,那应该是日本常见的榻榻米。

    房间很大,各种陈设都非常古典——日式的古典。

    至少中式古典不会用这种百鬼夜行图的屏风,墙上也不会有安倍晴明的画像——安倍晴明四个字用的是汉字。

    作为东亚文化圈的一员,日本文化深受中华影响。在平片假名诞生之前,一直都是用汉字进行书写。

    日本史上的很多名人也都有着能用汉字写出来的名字。

    越看,关俊彦越奇怪。

    不对劲,很不对劲。

    自己的记忆里绝对没有这样的场景存在,为什么自己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难道是二次元入脑,自己在做梦?

    疑惑的时候,远处传来了细碎的脚步声。

    很快,一群人一路小跑到了门口,却并没有进门,而是整齐地在门外排成两行,统一鞠躬。

    “当主Sama!”

    好吧,这回是听懂了。

    当主,也就是家主。

    连带哦呀嘎达的意思也想起来了,写作“亲方様”,日本古代对于一方势力首领的称呼,类似于中国的主公。

    这是在演大河剧吗?

    关俊彦冒出了这样的想法。

    正常人哪有这么叫的。

    等到所有人恢复站立,关俊彦一眼扫去。

    果然没一个认识的,全是陌生人。

    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站在最前面,一身白衣,宽袍大袖的少年人单独走了进来,开口道:“兄长,你的身体怎么样了?”

    又是一个非常正式的称呼。

    既然是被称呼兄长,身份应该就是弟弟了。

    关俊彦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弟弟”。

    身高大约在170公分级的中段,以日本标准算是比较高的。

    身材匀称,不胖不瘦,椭圆脸,浓眉大眼,属于非常传统的帅哥,一下子就把床边的中年男人比了下去。

    如果这真是在拍大河剧的话,中年男人最多是个龙套,而这一位绝对是主要配角起步,说不定还是个主角。

    毕竟自己这个当主明摆着身体出了问题,不是受伤就是病重,搞不好接下来的担子就得他来挑。

    “兄长?”没有得到回馈,少年又唤了一声。

    关俊彦知道这下子不说话是不行了,绞尽脑汁回忆日文的文法,憋出一个:“还行——”

    然后,他说不下去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