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七章 秋者,肃杀也!  我被困在同一天五千年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与此同时,魔边战场六万里某处。

    一片荒凉谷底,李秋水负手而立,白袍暗红,遍布血污,而在他四周或站或坐存在着四道魔影。

    李秋水目光平静的扫视而去,十阶魔将乌什,十阶魔将暗夜,十阶魔将无风,十阶魔将阴山。

    全都是魔族赫赫有名的十阶魔将,修为堪比人族蕴神十层的高手。

    而这些平日里难得一见的魔将,竟然齐齐现身这处魔谷,说明什么?

    “这是一个陷阱。”

    李秋水好似在陈述。

    魔将乌什是一个浑身长满黑色纤细鳞片,身高八尺的精壮魔人,相比较其他魔族稀奇古怪的长相,他显然更接近人族。

    其手中拎着一根七尺多长乌黑狼牙棒,看起来十分沉重,一丝丝黑气从乌什体表蒸腾而起,与那狼牙棒隐隐的相互呼应,一切都显得极为邪恶。

    “没错,这是针对人族高手的陷阱,但没想到我们的运气这么好,竟然捞到了一个剑修。”

    这乌什声音尖细,说起话来好似一只被人掐住脖子的野鸡。

    十阶魔将,相当于人族蕴神十层修士,而李秋水不过才是蕴神五层。

    虽然世人皆说剑修战力同阶第一,但是李秋水自己很清楚。

    今天,他是走不了了。

    魔族之人,等级划分很简单,最低级的魔物战力相当于人族炼元、元晶修士。

    魔物之上,便是魔兵,相当于人族破婴期修士。

    魔兵之上,才是魔将,相当于人族蕴神期修士。

    而后是魔帅,堪比人族合道期修士。

    至于魔帅之上,乃是魔族王者境界,相当于人族道境修士。

    每一个等级,都有十阶,对应人族修炼境界的十层。

    而此时,在李秋水身后,是上百名魔兵尸体,这些魔兵最低的也有人族破婴期一层修为,最高的堪比破婴十层。

    这便是陷阱的诱饵。

    魔族能够牺牲这么多魔兵去布置陷阱,怎么可能让猎物跑掉?

    既然走不了,李秋水也没想走。

    “那就杀吧。”

    李秋水心念一动,腰间秋水剑发出一阵剑吟。

    哧!

    一道剑气凭空出现,随后便是无数剑气轰然而出。

    只见李秋水身上的白袍瞬间漆黑如墨,剑气狂潮宛若狂浪滔天,但其范围,却只有两丈!

    无数剑气仿佛墨河之水,又仿佛秋初暴雨般咆哮着围绕李秋水呼啸旋转。

    那剑气所过之处,大地撕裂,草木崩碎!

    此时的李秋水,已经放弃了对剑气的掌控,而是全神贯注的将元力注入这一剑之中,只追求杀敌的威力!!

    秋水时至,百川灌河!

    此剑,取此意!

    “杀!”

    随着李秋水的一声暴喝,那漫天剑气骤然一顿,随后猛地朝着乌什铺头盖脸而去。

    魔将乌什脸色一变,只觉得自己眉心好似被针刺了一般,竟然隐隐作痛。

    “妈的,这剑修就是无趣,竟然直接动手了!阴山!”

    乌什暴喝一声朝后退去,而一旁那好似小山一般高大,浑身泛着金属光泽的魔将阴山脚下猛地一踩。

    嘭!

    巨大的力量崩碎大片土地,魔将阴山巨大的身体直接化为一道小山狠狠撞在李秋水的滔天剑气之上。

    轰!

    漫天剑气被这阴山猛地一撞,虽然将其轰飞出去,遍体鳞伤,但是却也后继乏力,消散大半。

    而那魔将乌什则是趁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