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700、六年11月25日 晴  宋北云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一把破锁又能有什么线索呢,这样的锁头当年那个铁匠不知道打造了多少,都是一些绝望的父母给自己的亲骨肉挂上的最后一程祝福。

    “我爹爹讲当年太惨了,那年遭灾我还小,可还记得那会还没有今年严重,可是今年苦是苦了一些,可到底是还不至于饿死人。那年……唉,别提了。”

    宋北云再三道谢之后退出了铁匠铺,回头看向巧云无奈的摊开手:“没戏,人家那会儿还不到十岁。”

    巧云本还期待的眼神默默的暗淡了下去,她走上前攥紧宋北云的袖子,低着头说道:“要不咱们回去吧,省的耽误你的正事。”

    “天底下还能有几件事比这事还正的?”宋北云叉着腰看向远方村镇上的袅袅炊烟和远处的日薄西山:“我还不信了,我大宋第一名侦探连这事都搞不定。走,回去制定作战计划。”

    巧云被他说得噗嗤一声乐了出来,但心中却是感动的,她嗯了一声,走上前紧紧挽住了宋北云的手,不催不促,跟着他消失在田垄的薄雾之中。

    “现在我们还是需要从这个锁头开始下手。”宋北云挠了挠下巴:“既然线索断了,那么咱们就得自己着手找线索了。明天我打算发个悬赏,就知道这个锁头消息的,有一个算一个,只要消息确凿就给一贯钱。”

    一贯钱对那些动辄千万贯的富商或者像宋北云这样接触的都是国家资源的人来说,连钱都算不上。但对于普通百姓的话,一贯钱可以让一家三口十日吃得饱饱的,一个青壮劳力没有技术光卖体力的话,一个月也不过三四贯钱,而这个钱是可以养活一家子人的。

    而只要提供一个消息就能赚到一贯钱,这绝对不会没有人来提供线索的。

    只是单靠他们的宣传力度可能不够,所以宋北云觉得这时候是不是该联系一下当地的富户了,请他们帮个忙。

    “如果你不亮出身份的话,人家会不会帮你?”

    宋北云摆手道:“没事,我从小到大一个一个的问,谁拒绝我我就查谁,谁给我使脸色我就抄谁家,谁对我动粗我就就办了他全家。总会有人配合的。”

    巧云一阵无言以对,她很难想象这样的权力代表什么,但既然宋北云这样说了,他一定就会这么干,而且对于他来说这种事甚至都不算徇私枉法,这帮人只要细细的追查下去,没有一个不是满门抄斩的罪孽。

    第二日,宋北云当真登门去了,不过第一户人甚至都没让他进门。

    宋北云掏出小本本在上头记了一笔,然后便转身回到宅子中去了,只是当日晚上临县的衙役就到了,手上拿着那户人家逼死农户的证据把他们家的家长给带走了。

    这件事闹得满城风雨,大家纷纷猜测其中缘由,但谁也想不到究竟是为什么,他们家的亲人跟了过去,找到了那一贯交好的县令想要个说法,但那个县令唯一能做的就是苦着脸说上头来人了,让他们最近办事小心一些,被上头的人逮了,谁来说情都不好使。

    这件事当天就在县里几个大户人家之间传开了,当时就闹的人心惶惶,所有的门户都不知道这其中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有人在连夜销毁证据也有人开始四处打听最近县里是不是来了什么陌生人。

    而他们能够打探到的人只有一对来寻亲的小夫妻,他们看着倒是富贵人家出来的,但手上那把锁在这边倒是挺常见了。

    这些大户人家都长了个心眼,所以第二日宋北云再上门时,这一次他不光被热情的迎进门,还被当贵客一样招待了一番。

    “晚辈这便多谢这位太爷了。”宋北云朝这户人家的上座的老太爷拱手道:“还请太爷多多帮忙。”

    “既然这位哥儿来这县中,那便是县里的客人,理所应当请勿挂怀。”

    宋北云满脸笑容的拿出路上买的一些土特产和纪念品交到管家手中,然后拱了拱手再三道谢便出去了。

    这夜,什么都没发生。顿时这帮子修炼成精的人精们大概知道其中缘由了,再这么一了解果然发现当时这个年轻人也上了门,但却被拒之门外了。

    好巧不巧,正在当天晚上他们家就出了事,这其中要是没有联系可就说不过去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这个人基本可以肯定就是京中来的人,而且可能是谁家的亲眷。但他好像并非是为了查办什么事而来,从这人这几日的行踪来看,他似乎是真的在找人。

    所以宋北云前脚刚走,后脚这几家大户的人就坐在了一起商议,有道是请佛容易送佛难,这样的人赶紧给他办完事让他滚蛋就是最大的恩赐了,招惹就绝对不能去招惹的,毕竟这种不知根不知底的人很可怕。

    第二日,甚至宋北云还都没起床,几个大户就开始为这件事操持了起来,他们的根本身就在这里,对这地方的掌控力即便是皇城司都比不上,大量的人手顺着宋北云给他们的那把锁头的线索便铺开了去。

    而等宋北云起床时,他喊来人这么一问,却只是轻笑一声没有说上半句话。

    但巧云却满头雾水了,她好奇为什么宋北云只是干了这些奇怪的事情就能够让这高高在上的大户们心甘情愿的为其驱使,而且看上去还是不遗余力的那种。

    真的,就像有魔力一般。

    “权力的真正魅力不是决定他人的生死而是改变游戏的规则。”宋北云洗漱完毕,端起巧云煮的热粥,小口抿了一下,烫得不行,连忙放下一抹嘴说道:“我给了他们一个新玩法,他们就得按照我的规则来。我不告诉他们我是谁,他们也不会去问,两边默契的把事情办完,大家相安无事,这就是江湖。”

    宋北云说完,拿起咸菜放进稀粥里搅拌,抬起头想了想,笑着说道:“江湖不是打打杀杀,是人情世故。”

    “那你查办的那个人……”

    “他犯法了呀。”宋北云一脸无辜的摊开手:“犯法就要被查啊。”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