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20、3月28日,晴,山雨楼外楼  宋北云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我给你算算。”

    宋北云喝着最贵的酒,吃着烧鸡、卤鸭,竖起油滋滋的手指头开始给左柔算账。

    “你跟我说过你是寡妇,有这事吧。”

    左柔侧过头,露出憋不住的笑容,小酒窝长睫毛的,窗外的春雨淋漓当她的背景,就如一幅画似的好看。

    “别急着笑,你还跟我说过你小时候带着弟弟逃难来这里,弟弟被饿死了,对吧?是你说的吧。”

    左柔一只手撑在桌子上,歪着头看着宋北云。

    “然后还告诉我,你爹娘在蝗灾的时候饿死了,对吧?”宋北云仔细回忆了一圈:“还没完,这才三个。你还说过你在老家不堪恶霸霸占,杀了恶霸偷偷跑出来的对吧?”

    左柔仍然没有说话,只是吃了一块宋北云的鸡。

    “别吃我鸡!”

    “我花钱的!”左柔嚷嚷着:“你这人怎么这样。”

    宋北云直起身子,一拍桌子:“嘿!有意思,我这人怎么这样,你没想过你这人到底什么毛病?”

    “我怎么了嘛。”左柔哼了一声:“本姑娘愿意跟你说就跟你说,不想跟你说就不跟你说,你管得着么。”

    “老子就该给你下个迷药,然后把你剥光了送春来苑,你这长相身材最少值三百贯!”

    “放屁!”左柔眼睛一瞪:“才三百贯?你看不起谁呢,本姑娘最少八百贯。”

    “那就八百贯。”

    左柔慢慢点头:“这还差不多。”

    宋北云揉了揉鼻子:“行了,反正你说什么我也不信了,你以后也少跟我说话,看你就恶心,满嘴跑火车,没一句实话。”

    “火车是什么车?”

    “干你屁事。”宋北云指着桌子上的酒菜:“吃完这顿,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天高路远,前程未卜,你好自为之,我们就此别过。”

    左柔捧着脸看着宋北云在表演:“那我被家里逼婚怎么办?”

    “嫁了呗,你这种脏东西,能有人要你就已经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了,你还指望个什么?指望当个皇后?”宋北云嘴上缺德的本事都施展在了左柔的身上:“真挺好的,等你嫁人之后,再让兄弟我爽爽,你就算是孝义两全了。”

    左柔愣了片刻,眨巴了几下眼睛:“为什么要嫁人之后?”

    “你不懂,你嫁了人,你就是人家妻子,这世上哪里还有比别人家娘子还好的东西呢?”

    “诶!”左柔喊了一嗓子之后,然后居然笑得直不起腰来,还用力的踢了宋北云两脚。

    宋北云白了她一眼,拍了拍裤子上的泥:”别给我动手动脚的。”

    “你就为了这个让我嫁人?”

    “不然呢?你以为我留你啊?我图你什么?哦,图你脾气暴、图你皮肤白?”

    左柔眼睛亮了起来:“真的白?”

    “脸上是挺白的,其他地方嘛……你撩开我看看。”

    左柔眼珠子一转,朝宋北云勾了勾手指,自己也往他那凑了凑,悄悄的用一根手指把领口往外拉了拉。

    “唉唉唉……别别别,辣眼睛。”宋北云把头侧到一边:“你冷静一点。”

    左柔面露不屑:“就知道你不敢,别废话了,赶紧给我出个主意,不然我把你那傻大个的弟兄给赶出去。”

    “你这人,不君子啊。这跟我那弟兄有甚的关系。”宋北云撩起袖子:“你要干这种事,可别怪我辣手摧花了。”

    “我在你眼里是花吗?”

    “牛屎花。”宋北云挠着头:“我说,你这人怎么就水火不侵呢?”

    左柔挑了挑眉头:“那自然是自小修炼来的,赶紧给我想个主意,不然可别怪我心狠手辣,到时有你好瞧的。”

    “那你骗我这事,怎么说?”

    “我请你吃喝了。”

    “不够。”

    左柔撑着下巴看着他:“那要不我亲你一下?”

    “恶心。”宋北云连连摇头:“从今日开始,药价涨三成。”

    “那可不成,两成。”

    “两成半。”

    “成交。”

    成年人的社交嘛,根本不用在意对方是否说的是实话,反正真话假话并不需要在意,只要在里头能捞到好处就行了,宋北云不图她的身子,所以能多从她那捞点就捞点,反正她有钱的很。

    “对了,前几日,我跟玉生哥去了一趟庐州府。”宋北云滋了口酒下去:“见到了个郡主,那郡主可漂亮了。”

    “瑞宝?”左柔脱口而出,但立刻补充道:“庐州府就一个福王,郡主也只有瑞宝郡主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