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16、3月22日,夜,豪饮江湖。  宋北云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人才……

    既然大家都这么有才,宋北云就画个地图吧。

    他用笔细细的描着,不多一会儿一副轮廓就出现在了小包拯的面前,看到这副奇怪的画,小包拯噗嗤一声乐了出来:“你这只鸡,有些潦草。”

    宋北云没说话,只是继续在上头加上了细节,按照他记忆中这个时代的名词开始在上头划分线条,然后细细的将各个地方都标注了出来。

    西夏、蒙古、回鹘、吐蕃、大理、辽、金、黑汗、宋,都被一一的标注在了这张地图上头,一目了然清晰无比。

    包拯开始还想嘲笑,但越看眼睛瞪得越大,这小小一张图上,就仿佛呈现出了万里江山的模样,粗粗的线是山、浅浅的线是河、细细的线是国界、断断续续的线是海域。

    随着宋北云的笔触在纸上环游,很快一张相对完整的东亚局部区域地图就呈现在了包拯的面前。

    “怎么样?哥哥是行还是不行?”

    “行……太行了!”包拯几乎都要趴在桌子上了:“这可比那书院里的地理图好上许多。”

    “哈哈哈,那是自然。”

    而他俩从头到尾的交头接耳也让上头的郡主看了个真切,她看到嬉皮笑脸的宋北云似乎根本就没有冥思苦想的意思,反而在和一孩童说说笑笑,心中不免有些恼怒,但却也不好发作,只是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半个时辰到了,北坡叫了停,这帮子才子纷纷停笔,有些人暗自摇头、有些兀自去看人家的诗画、有些拿起自己的作品来回欣赏,越看越满意。

    但宋北云却坐在那指着上头的回鹘和吐蕃给小包拯介绍着这两个地方,小包拯听得眼睛直发亮,看宋北云的眼神都有些不太一样。

    “都呈上来吧。”北坡拍了拍手掌:“甚是期待诸位大作。”

    玉生看着自己的画,还有一字未提的诗词,愤恨的想要将纸揉成团,但宋北云却直接按住了他的手:“玉生哥,稍安勿躁啊。”

    他接下了那张纸,看到上头画着一只燕子站在枝头,虽然不算是什么顶级的画工,但却也可以说是惟妙惟肖了,只是旁边的诗词却……

    “这个啊。”宋北云拿过那张纸略微思索,边写边默背:“采芳人杳,顿觉游情少。客里看春多草草,总被诗愁分了。去年燕子天涯,今年燕子谁家?三月休听夜雨,如今不是催花。”

    看了两遍,觉得没问题了,宋北云把东西往玉生那边一放:“顶着用吧。”

    玉生看着上头写着的词,愣神很长时间,然后又是品味了许久,才发现这短短小词字字无愁却处处愁思,一想到刚才宋北云说的话和自己看郡主时的失态,他立刻明白了其中味道。

    “北云……”

    “这会儿别当君子了。”宋北云小声说道:“圣人也当有成人之美。”

    在高尚的品德和如花美眷之间,玉生犹豫了一阵,然后急不可耐的投入了如花美眷的怀抱。

    他脸色通红的将这稿子递上去,但却已经不敢抬起头来,内心羞愧的让他几乎欲死。

    至于他这个没出息的样子,宋北云见怪不怪,只是继续逗弄着包拯:“怎样,这图喜欢是不喜欢?”

    “喜欢!”

    “来,叫声好哥哥,这便送你了。”

    “好哥哥!”

    他本以为包拯会挣扎一下,没想到他叫得如此干脆,这一声直接把宋北云给叫傻了,堂堂包龙图居然也干出如此没骨气的事了?

    “拿去拿去。”不过这都无所谓了,能让未来的龙图阁大学士叫自己一声好哥哥,这辈子都值了,真的。宋北云高兴的很。

    可就在包拯美滋滋的要接画时,突然一只纤纤玉手从上方伸来,夺下了这副地图。

    包拯和宋北云齐齐抬头看去,包拯暗道一声糟,悄咪咪的就跑没了影。

    “小兔崽子……”宋北云见包拯如此不讲义气,恨恨的骂了一嗓子。

    而站在旁边的瑞宝郡主看着那张地图,又看了看宋北云,脸上露出一抹笑容:“你好大胆子,居然敢私画舆图。”

    “唉唉唉,郡主。这可不是私画啊,可是你让我画的,这纸是你发的、这笔是你发的、这图是你让我画的。”宋北云挠着脸:“你可不能不认账,许多人都看着呢。”

    见到如此泼皮的宋北云,郡主皱起眉头,要放在往日她早炸了,但今天可是整个泸州的才子都在,她得小心克制。

    “好好好,好一个伶牙俐齿嘛。”郡主咬牙切齿一阵,看向宋北云:“既然是我让你画的,那你便说说,这图里的意思吧。”

    她说完,将手里的画扬了起来,几乎全场都看到了这张颇为精细的山川地貌图。

    “行。”宋北云站起来,从郡主身边擦肩而过,取下地图:“那我今天就给你说说好了。”
本章已完,请点击下一章。(2/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